十溫《知否》才懂:為何明蘭應對康姨母,選擇「家丑外揚」

原著中,康姨母與小秦氏一唱一和的,要將康兆塞給顧廷燁為妾,逼迫明蘭接受時,康姨母提起了賀家:

「白石潭賀家知道吧,那家老太太就最喜歡我這外甥女,恨不能討回家去做媳婦,明蘭親事沒定之前,賀老太太三天兩頭往我妹妹家跑呢。」

雖然,明蘭與賀弘文差點結親。可是,這與康姨母塞庶女來顧家做妾,有什麼聯系呢?

而明蘭更是直接來了一個家丑外揚,又是為何呢?

小秦氏與康姨母集結,各有目的

其實,對于康姨母和小秦氏成為閨蜜這件事,小仙兒不止一次說過「事出異常必有妖」。

因為,康姨母和小秦氏都是京城人。哪怕兩家沒有姻親關系,卻也能在其他權貴人家的宴會上,碰個臉熟。

然而,在顧廷燁迎娶明蘭之前,小秦氏和康姨母友好的像兩條平行線。

可是,明蘭嫁入顧府后,小秦氏和康姨母卻在長楓的喜宴上,一見如故。而當時明蘭對此事的想法就是:

按照物以類聚的原理,太夫人很神奇的和康姨媽搭上了話,居然相見恨晚,明蘭猜測她倆在說自己壞話方面,應該很有共同語言。

而且,小秦氏和康姨母的交好,也各有目的:

小秦氏:結交不了王大娘子,結交康姨母,一來可以打聽明蘭未出閣前的事情,最好抓住她的小辮子,拿捏她;二來可以找個長輩來壓一壓明蘭,哪怕壓不住,惡心她一下也是好的; 康姨母:就看不慣庶出的女子過得好,更不能過得比自己好。明蘭是庶女的身份,又得嫁高門。對于出嫁女,娘家是依靠。所以明蘭想在夫家過得好,就需要依靠娘家,就不能得罪王大娘子,自己又是王大娘子的姐姐。所以,明蘭不敢輕慢自己,還得尊重自己。那樣,康姨母不僅可以拿出長輩的款欺壓明蘭,又能打秋風。

所以,小秦氏和康姨母為利而聚。

塞庶女做妾的康姨母,為何提賀家

明蘭與賀弘文的事情,盛家人都知道。所以,康姨母也知道了。

康姨母想把庶女塞給顧廷燁做二房時,怕明蘭不答應,就提了賀家威脅明蘭:

提賀家的事情,會壞了明蘭的名聲; 當時盛家對外宣稱五女如蘭許配文家,六女明蘭嫁去顧家。這時候,牽扯出賀家的事情,盛家也要落個欺瞞的名聲; 如果顧廷燁不知道這件事,恐怕會與明蘭夫妻反目。

其中的厲害關系,明蘭怎麼會不清楚。所以,她立刻用顧廷燦的事情反擊:

「年前一日,原錦鄉侯馬家上門來求見。這般獲了罪的人家,我是不愿見的,只叫管事去敷衍,誰知人家卻說,望我家看在兩家交好的份上,周濟些個銀子。還說,在獲罪前,馬家幾位少爺小姐都是太夫人的座上常客,尤其是原世子馬玉,自小和廷燦妹妹一道玩,太夫人喜歡的跟什麼似的,恨不能招作女婿……」

而且,明蘭也擊中了要害,太夫人臉色慘白,眾人也變了臉色。

所以,用賀家的事威脅明蘭,同意康兆兒進府為妾,是萬萬不能的了。

溫柔恭順的明蘭,為何對康姨母來了一個「家丑外揚」

「賀家」這個把柄,被明蘭擊退后,康姨母想塞庶女給顧廷燁做妾的要求,就從「二房」降為普通的「妾室」。

這時,明蘭又開始反擊,并且來了一個家丑外揚,先是點名盛老太太不愿見到康姨母,又把康姨母做的「好事」數了一遍:

「我祖母為人雖嚴厲些,但這般得罪親戚的話,也是不會輕易說的。可是,康姨母性子歹毒,無半分慈悲之心,只一味算計害人,實非正人君子所為。姨媽手中送掉過多少性命,真是說也說不清。只我祖母知道確鑿的便四個,五年前藥死一個,兩年前尋釁打死一個,就在年前康府有位室,一尸兩命的叫人抬出去的。」

明蘭的這一番話,點出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直接把小秦氏和康姨母的名聲搞臭,讓她們無法再繼續出招:

小秦氏能與康姨母交好,說明秦氏也不是什麼好人; 嫡親的婆婆都不大插手媳婦房里的事情,您這位與顧廷燁關系不好的繼母,軟硬兼施的逼迫明蘭接納妾室,肯定沒安好心; 小秦氏一直以賢惠自居,如今如此不要臉,已經是司馬昭之了。

明蘭已經做好準備給顧廷燁納妾,為何康家女,她卻不接受?

原著中,明蘭已經做好準備給顧廷燁納妾了。可是,不管從明蘭出發,還是盛家出發,康家女都不是妾室最佳人選:

明蘭視角:康兆兒是康姨母的庶女,也算王大娘子的娘家人,所以,她過門就是貴妾; 顧廷燁視角:康兆兒并非絕色美女,縱使顧廷燁不喜歡,卻也要顧忌盛家主母的面子,不好輕易動手; 盛老太太視角:康姨母欺人太甚,居然算計到自己心愛的孫女頭上; 盛纮視角:親閨女和權貴女婿剛剛成婚,自己得到了些許助力,被皇帝重用,而家族興旺,兒子仕途也是和顧廷燁綁在一起的。這麼好的是事情,怎麼能讓他人來分一杯羹? 華蘭視覺:明蘭是跟王氏沒血緣關系,但跟自己兄妹有呀,難道那什麼康兆兒還能比明蘭更親近?唉,只望明蘭不要生了嫌隙才好!

不過,盛家還是有個糊涂的王大娘子不懂其中厲害,還覺得康姨母說得對,只要康兆兒進了顧家門,就能壓制明蘭。而且,康兆兒的母親在康姨母手里,康兆兒能比明蘭聽話,方便她們「掌控」顧廷燁。

最后,還得華蘭磨破嘴皮子,給娘親王大娘子解釋:

「娘,您仔細想想,姨父都白身多少年了,只表哥擔個主簿差事,京里還有幾家肯買康府面子的。六妹夫如今正得圣眷,門庭煊赫,明蘭是欽封的一品誥命夫人,姨母算哪根蔥哪顆蒜,依著她以前待明蘭非罵即貶,明蘭做什麼要敬她,重她?連您都不大去顧府,姨母倒好,大搖大擺上門去擺架子,耍威風,說句不好聽的,姨母這是狐假虎威。拿咱們盛家的臉,去充她的面子!」

而且,康兆兒本身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明蘭不想招惹康家,可她又可憐康兆兒作為庶女,生活的不容易。于是,明蘭給了康兆兒兩條路:

進府為妾,與明蘭一起服侍顧廷燁;

雖然,明蘭嘴上這樣說,卻也想好了,只要康兆兒愿意為妾,就把她塞給長梧,讓康兆兒與嫡姐康允兒共侍一夫。

讓做了盛家大房兒媳婦的康允兒做主,將庶妹康兆兒嫁去宥陽。

還好,康兆兒是個好的,不愿為妾。最后,盛家大房,在宥陽給康兆兒尋了一門親事。

編后語:康姨母和小秦氏是為利兒聚,所以,這次塞妾的計劃失敗后,二人再也沒有合作過,閨蜜情也沒了。

甚至,小秦氏還罵康姨母是個「廢物」:

「好一招釜底抽薪,便是叫我戳穿了,人已送走了,一時半刻,我也拿不出第二個親戚姑娘來鬧的。哼,那沒用的東西,白費我許多唇舌,叫的嗓子響卻是個廢物」。

其實,小秦氏這樣做,就是想讓明蘭孕期心情不順暢,生不下孩子。最好,壞了身子,再也無法生育。

那樣,小秦氏的兒子就可以襲爵了。

可是,人若懷了壞心思,上天都不會幫妳。所以,被小秦氏打壓的顧廷燁,順利襲爵,而明蘭也順利生下了顧廷燁的嫡長子。

您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