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雙亡的忻貴妃:唯一與令妃抗衡的女人,卻讓乾隆愧疚半生

乾隆一共有十個女兒,孝賢皇后與孝儀皇后分別生有兩個,此外,還有一個為乾隆生過兩位公主的妃子,她就是忻貴妃,忻貴妃生前備受寵愛,卻遲遲得不到晉升,直到死后才被追封為貴妃,不得不說,是乾隆后宮的一個悲情角色。

關于忻貴妃的家世,《八旗氏族通譜》是這樣記載的:

「色赫由包衣佐領征大同,全收察哈爾時斬敗賊眾。又圖錦州擊敗承疇,定鼎燕京時入山海關擊流賊,敘功授騎都尉,其侄子噶魯遇恩詔加二等輕車都尉,仕至內務府總管兼佐領。色赫之子襲騎都尉。」

這里明確交待忻貴妃的祖上(色赫)是內務府包衣,清朝初年立下不少戰功,獲得騎都尉的世襲職位,色赫的侄子噶魯從康熙七年開始任職內務府總管,一直到康熙二十七年去世, 據說康熙那個大阿哥胤褆小時候還是在噶魯家里撫養大的

這一切都說明: 忻貴妃的祖上是內務府包衣世家,深受皇帝信任。

不過,后來忻貴妃家族卻被抬到上三旗之首的鑲黃旗,為何呢?

只因一個人,她就是忻貴妃的堂曾姑祖母成妃戴佳氏。

成妃是康熙后宮的一名妃子,曾受寵愛,生下皇七子胤祐, 舉族在康熙十九年被抬入鑲黃旗,從這里可以看出,康熙對戴佳氏家族確實很不錯,畢竟康熙妃子中,能夠享受抬旗待遇的也不多。

到了雍正、乾隆朝,戴佳氏家族越發興盛,尤其是忻貴妃的父親那蘇圖。

康熙晚年,那蘇圖曾在宮中擔任藍翎侍衛,雍正繼位后,他官運亨通,被提拔為兵部侍郎,后又在雍正四年出任黑龍江將軍,可以說是火箭式的提拔了,乾隆繼位后,那蘇圖先后擔任兵部尚書、刑部尚書、湖廣總督、兩江總督、閩浙總督、兩廣總督等職。

乾隆十四年,那蘇圖卒于河道總督任上,賜祭葬,謚號恪勤,牌位入賢良祠。

可見,在乾隆的那些后妃中,忻貴妃的出身也是幾乎排在最前列的,這是她獲得天子寵愛的前提和基礎。

據記載,忻貴妃有一個姐姐比她大了三十多歲,可知,忻貴妃應該是那蘇圖的小女兒,而且, 忻貴妃是參加乾隆十八年的八旗選秀入宮的,當時她的父親那蘇圖已經不在人世,從這種情況來看,似乎之前,忻貴妃已經達到了選秀的年齡要求,因其父親去世才被推遲。

乾隆十八年,已故河道總督那蘇圖之女戴佳氏參加八旗選秀,被選入后宮, 與戴佳氏一起被選入宮中的還有一位秀女,她就是祥貴人。

我們都知道,忻貴妃結局不太美好,可是一起入宮的這位祥貴人,比她還要慘。

祥貴人曾經兩次被降為答應,于乾隆三十八年病故,乾隆甚至沒有將她葬入皇陵,而是埋在了曹八里屯,至于這位祥貴人的家世,全部刪除,甚至就連她的姓氏都沒有記載。

這位祥貴人,堪稱乾隆后宮最慘,比短發失寵的繼后還要慘得多。

與祥貴人相比,戴佳氏(忻貴妃)的道路就要順暢多了,別的八旗秀女入宮一般初封為貴人,可人家戴佳氏直接封了嬪,封號為忻,居住在鐘粹宮。

此后,乾隆對戴佳氏的賞賜也是不斷,單乾隆十八年的七月份,乾隆就三次對戴佳氏進行賞賜。

當然,妃嬪之寵最終會反映在她的生育方面。

乾隆二十年,入宮才兩年的戴佳氏就為乾隆生下一個女兒,為六公主,兩年后,戴佳氏再接再厲,又生下一個女兒,為八公主。

乾隆二十八年的八月,乾隆下詔封戴佳氏為忻妃,從結果來看,戴佳氏的這次晉升,極有可能與懷孕有關,也就是說,戴佳氏是被確定懷孕以后,才封的忻妃。

我們可以看看從乾隆二十年到乾隆三十年,乾隆后宮的生育情況,這十年里,「生育達人」令妃生了五個兒女,剩下的就是戴佳氏所生的六公主與八公主,這不,戴佳氏在乾隆二十八年又懷上了身孕。

也就是說,從乾隆二十年到乾隆三十年,只有令妃與忻妃(戴佳氏)給乾隆生育過兒女,戴佳氏成為唯一能夠與令妃相抗衡的妃子。

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乾隆二十九年的四月,宮中卻傳來了戴佳氏病逝的消息,從時間分析來看,正好差不多是戴佳氏分娩的時間,說明, 戴佳氏極有可能是死于難產,母子雙亡。

原本想生下孩子,高高興興地接受忻妃的冊封禮,誰知老天卻向她開了一個玩笑,把她給收去了,這個玩笑開得屬實有點大了。

面對愛妃的離世,即使身為一國之君的乾隆也沒有辦法,只能忍住悲痛,接受一切。

值得一提的是,別的妃子去世,乾隆一般不會親自參加喪禮,但戴佳氏去世后,乾隆親自致祭奠酒,下令輟朝三日,皇后、令貴妃等妃嬪也多次前去祭奠戴佳氏。

戴佳氏死于端午前夕,為此,乾隆特意寫了一首詩懷念愛妃:

「午日承歡寧可缺,西宮新戚祇宜忘。(注:時有忻貴妃仙逝甫過輟朝五日之期)無悰未免猶些子,懶看椒涂進艾囊。」

還有,戴佳氏去世時,忻妃的金冊和金寶已鐫字,這個沒有更改,但在絹冊和絹寶上面寫的卻是貴妃的字樣,也就是說,相當于戴佳氏被追封為貴妃, 她的名分最終定格在了忻貴妃

忻貴妃薨逝后,寧夏將軍曾上了一道滿文奏折「奏以欣貴妃回家謝恩折」,欣貴妃「回去」的日期和玉牒里忻貴妃戴佳氏薨逝的時間是同一天。由此推論,「回家」即為隱晦的「去世」意思。

參考資料:《清史稿》《清高宗實錄》《八旗氏族通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