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在處理麗嬪這件事上,太后為什麼會護著華妃?

「格局觀」或者「戰略眼光」這些詞匯大家都會說,然而,關于這些詞匯具體涵蓋的內容,大抵很多人會覺得比較虛。

實則不然。

其實「格局觀」和「戰略眼光」這些都是具體且可感的,今天就以太后對麗嬪的處置為例,深扒一下太后這個后宮老江湖的格局觀和戰略眼光。

三姐妹團聯手拿余鶯兒的死做了一番文章,目的就是外強中干的麗嬪,不出所料,麗嬪被嚇瘋了。

這給皇后看到了借此痛擊華妃的機會。

皇后把麗嬪帶回宮后,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把甄嬛、沈眉莊、安陵容和富察貴人等圍觀了麗嬪被嚇瘋的四個當事人叫來了,想要詳細了解一下麗嬪被嚇瘋的情況,目的就是想把這事搞大。

結果,華妃在軍師曹琴默的指點下,一大早去求見了太后。趁著皇后還沒細審麗嬪,沒把事情擴大化,就把太后帶來了。

太后前來的說辭是:「華妃一早來請安,說麗嬪不大好,哀家過來看看。」這話就是告訴皇后:這事你別審了,我來處理就行。

于是,太后處理麗嬪這事,不同的人,就有了不同的看法。

三姐妹對這事的理解是這樣的:

眉莊對太后的插手感到意外:「今日的事怎麼驚動太后了?」

甄嬛回:「我想大約是華妃怕被疑心,就先告訴太后撇清自己。」

甄嬛比眉莊更有格局觀,她第一時間就覺察到了華妃的意圖。

眉莊卻覺得華妃這麼做行不通:「她膽子倒大,太后是皇后娘娘的自家人,自然是護著皇后的。」

甄嬛則持不同意見:「她敢這麼做,必然是有幾分把握的。」

眉莊反駁甄嬛:「再有把握也比不上骨肉血緣哪,皇后一直被華妃壓著,太后心里肯定不高興。」

從眉莊和甄嬛這番對話,就足以看出這時的眉莊不僅對后宮職場沒有深刻的認知,而且她也完全不懂太后這種上位者的特質。

對太后這種上位者來說,她最關注的就是集團利益和權力勢力的平衡,親情、血緣這些并不會影響她的判斷和決策。

這麼說太后可能會顯得她無情,但是, 太后能做到這個位置,就是因為她做到了沒有情緒,不根據個人好惡去處理問題——這就是她作為上屆宮斗冠軍的優秀之處。

安陵容則說:「昨夜的事鬧得那麼大,如今人人的眼睛都在盯著景仁宮,現在卻沒什麼動靜。」她這是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

皇后對這事的理解是這樣的:

審問完麗嬪,皇后便在第一時間提出:「太后聽過就算了,臣妾會請太醫好好醫治麗嬪的。」

到這里皇后對太后前來插手的意圖并未認清,她也以為太后會向著她。

所以,她打算按照原計劃進行,把麗嬪治好,當作有效證人,去給華妃一個重創。

皇后苦華妃久矣,雖然她一直忙于給華妃使絆子,但是都收效甚微。如今新人們終于作妖起浪,攪渾了水,她現在就要抓住機會發起對華妃的反擊。

但是,她的計劃,被太后一口否決了。

太后回她:「不必了!瘋瘋癲癲的話就這麼難聽了,更別說她醒了的話了,讓她離開景仁宮,去冷宮,省得臟了你這塊地方……」

太后這意思很明確,這事不需要再做文章了,直接處理了麗嬪,讓皇后從這件事上抽身而退。

看太后有把麗嬪這事壓下去的意思,皇后便跟進:「……可是麗嬪說是華妃指使的。」

太后反駁:「華妃指使的又如何,麗嬪的話只能當是瘋話。」

太后的意思很明確,不能拿麗嬪當作重創華妃的籌碼,要放過華妃。

皇后聽了很不甘心,覺得太后偏心華妃,她哀怨道:「太后……」

太后只好給皇后做心理輔導:「哀家知道,華妃壓了你這些年,她也是太不知收斂,自從進了王府就恃寵而嬌,可是皇帝喜歡她,她的哥哥又是年羹堯,現在麗嬪瘋了,誰都知道瘋子的話是不能信的。」

太后這話強調了兩點:第一,華妃一直壓制著你,的確很討厭,但是,皇帝喜歡她,而且她的家世背景很硬,現如今輕易動不得;第二,麗嬪只是華妃手下的一個打手,如今還瘋了,用這麼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去撼動華妃是不可能的,沒啥意義。

這就是提醒皇后,你不能只想著進攻,要回身想想,在這種時候和華妃挑起明戰,會對自身有什麼影響。

皇帝喜歡華妃,加上對年羹堯的倚重,皇帝勢必不會嚴懲華妃,反而會招致皇帝對皇后的厭惡,因為皇后這麼做會讓皇帝陷入兩難困境,屆時他處置華妃不是,不處置也不是。

這就是太后的格局觀:不僅看眼下,也看未來,不僅看得,更要衡量失。

皇后只好同意說「是」。

太后繼續點撥她:「所以小懲大戒,點到為止就行了,對外就說宮中流言四起,必須你這個皇后來管理,才能鎮得住。」

太后所謂的「小懲大戒」,就是太后的戰略眼光。大地方看得細,小地方看得粗。不值得下功夫的事情,點到為止、一筆帶過就算了。

太后也不忘安撫皇后,趁機樹立維護一下皇后在后宮的威嚴。

皇后不甘心,還想趁機多要點好處,便暗示太后:「那皇上那邊?」

太后也沒讓皇后失望:「皇帝回來,哀家會告訴他,是你處置了六宮,平定了謠言,至于莞貴人她很聰明,沈貴人也沉穩,有些事你可以讓沈貴人試著歷練著去辦。」

太后很有識人之能,經此一事她就看到了甄嬛和眉莊各自的能力和優點,并囑咐皇后要懂得會用人、御下。

說直白一點,她就是示意皇后多去利用甄嬛和眉莊,多把她們當槍使去制衡華妃,不要動不動就自己親自動手。

最后,太后又頒了道懿旨:「那就傳哀家的懿旨,讓華妃好好休息,協理六宮的事,用不著她操心了。」

這看著是對華妃的懲罰,實則是放了華妃一馬。

就如曹琴默所說:「……娘娘眼下雖然失權,倒能明哲保身……」

雖然曹琴默算計的是太后和皇帝會疑心,但礙于證據不確鑿,只能放過華妃。

其實,太后和皇帝心里跟明鏡似的,他們這時還能放過華妃,完全是因為還不到算總賬的時候。

有個細節,太后處理完麗嬪這事,皇帝是這麼敲打甄嬛的:「凡事皆有兩面太后行使一向有分寸……就是告誡后宮,不要再這樣烏煙瘴氣。」

麗嬪這事是甄嬛三姐妹團挑起來的,她們本來想借皇后的手去重創華妃,沒想到皇后被太后攔下。

太后這麼一干涉,不僅避免了皇帝落入左右為難的境地,且輕松實現了太后利益集團和年羹堯利益集團的勢力平衡。皇后的中宮地位被扶正,華妃被去掉了六宮協理之權。

太后是如何看待后宮全局的呢?

整體上就一個思路:「秉綱而目自張,執本而末自從。」

抓住幾大關鍵的管理目標和底線,只要不碰她的底線,不威脅她的目標,隨便后宮這些人作妖。一旦有碰觸底線的可能,她就會及時出手。

雖然皇后是她陣營的人,但在管理的「棋盤」上,皇后和華妃、眉莊、甄嬛……等人一樣,都不過是她可以調動的「棋子」,她的個人感情和私人好惡都非常克制。

雖然從個人感情和利益集團等角度來說,她都很討厭華妃,但是該護著華妃的時候,她也會護著華妃。

私以為,情緒穩定,一定是培養戰略眼光的先決條件。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不說一句魯莽的話,不做任何沖動的決定。

只有這樣穩下來、靜下來,才能從容地去看清局面、思考對策、衡量得失、周全應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