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白氏的悲劇告訴女人,從天而降的可能不是餡餅,是坑

生母白氏,是顧廷燁心里的一根刺,也是他怨恨父親顧偃開和寧遠侯府的主要原因。

在寧遠侯府的眼里,白氏只是低賤的鹽商之女,上不了台面。她做了寧遠侯夫人,是整個寧遠侯府的恥辱。顧廷燁的姑姑更是因為白氏的事情,遭到了婆家人的嘲笑,才會那麼討厭白氏和顧廷燁母子。

而顧偃開呢,白氏與大秦氏的死并無直接關系,他不是不知道。白氏對寧遠侯府有大功,他很清楚,可是,他自私自利,光沉浸在對亡妻大秦氏的思念里,冷落了白氏,讓白氏受盡委屈,在寧遠侯府的日子更加難熬。

白氏何其委屈,明明是寧遠侯府上門提親,主動提出要娶她的,自己帶了百萬兩嫁妝,替寧遠侯府還清了欠款,保住了寧遠侯府的爵位和榮華富貴,他們卻嫌棄自己出身卑微,如此羞辱她。

當白氏得知真相了之后,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婚姻居然是一場赤裸裸的算計,挺著肚子跟顧偃開大吵一架,最終引發了難產,一尸兩命,只留下了兒子顧廷燁遭人作踐。

如果顧廷燁沒有時來運轉,機緣巧合下跟對了人,成為了新皇帝最器重的大臣,而寧遠侯府又跟逆王扯上了關系,危在旦夕,不得不依靠顧廷燁,只怕顧廷燁早被寧遠侯府除名了,白氏的牌位都會被丟出去,沒人供奉香火。

「若四王爺不謀逆,三王爺就會順當即位,就沒八王爺什麼事了。然后,寧遠侯府一切照舊,那些吃著白家血肉存下來的依舊富麗繁華,那些踩著我們母子的繼續安享尊榮。父親過世了,我又不在,怕是沒多久連我娘的牌位都會從祠堂移走,而我,則繼續在下九流里混江湖。」

白氏的悲劇告訴女人,從天而降的可能不是餡餅,是坑。記住,當看起來很好的姻緣從天而降的時候,千萬別被驚喜沖昏了頭腦,一定要對對方家里的情況有個清晰的了解。

01.

顧偃開之所以會求娶白氏,不是為了別的,正是為了錢。

那個時候,顧偃開正與大秦氏十分恩愛,大秦氏還生下了嫡長子顧廷煜,若不是寧遠侯府出事了,面臨著生死存亡的危機,顧偃開斷然不可能舍棄大秦氏,迎娶別人。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當時,靜安皇后去世了,武皇帝性情大變,調查靜安皇后的死因,殺了很多后宮妃嬪和大臣,而負責管理戶部的大臣被殺了之后,武皇帝又開始清查戶部,查處了不少虧空,都是那些勛爵子弟弄出來的。

本來,這不是什麼大事,慢慢把錢還上去就可以了,可是,失去了愛妻的武皇帝脾氣暴躁,下令限期還錢,否則就要奪訣抄家。

當時,人人自危,根本沒人敢幫寧遠侯府求情,而寧遠侯府欠了八十八萬兩白銀,連夜點算了財產,怎麼樣也不夠。若是還不上錢,寧遠侯府將不復存在,他們這些人只怕過得比平民百姓還要凄慘。

厚道的老老侯爺當即中風,全家一片雞飛狗跳。這時,一位知交老友來告,他江南老家曾來信說起過一事,海寧有一鹽商,真真家財萬貫,膝下只有一獨女,正當妙齡,欲尋佳婿。

寧遠侯府打起了白氏的主意,想用白氏的嫁妝挽救寧遠侯府,可是,指望人家救命,自然要拿出誠意,讓人家做妾,絕無可能。

更何況,白老太公去了一趟京城,見到了顧廷燁的兩個叔叔,對他們毫無好感,不可能把女兒嫁給他們。

于是,讓顧偃開與大秦氏和離、迎娶白氏,以下一任你寧遠侯夫人的身份為籌碼,是寧遠侯府唯一的辦法。

顧偃開雖然不舍得妻子大秦氏,但是,作為嫡長子,他不能不管寧遠侯府的死活,不能不管父母和弟弟妹妹。

那位好心又多事的老友把話傳到后,老老侯爺硬是不要命地叫人把自己抬上馬車,火急火燎地去了西南,他拉著長子的手無聲懇求,上頭是快哭瞎了眼的老母,下頭無助惶恐的弟妹們,旁邊是深愛的妻子,顧偃開幾乎一夜瘋癲。

而大秦氏呢,她本來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作為宗婦,她沒辦法為寧遠侯府解圍,也知道自己抵擋不住白氏進門,心里充滿了憤怒,加上產后虛弱,很快一命嗚呼了。臨死之前,為了給即將進門的白氏添堵,也為了兒子顧廷煜有人照顧,她不顧身邊的丫鬟已經有了不錯的婚事,強迫她給顧偃開做妾。

白氏進府之后,帶了一百萬兩銀子,寧遠侯府拿這筆嫁妝還清了欠款,保住了爵位和榮華富貴,卻開始嫌棄起了白氏,認為她是寧遠侯府的恥辱。

娶商家女為侯夫人,本是顧家的奇恥大辱,白夫人的存在是昭顯顧家曾陷入絕境的標志;為此,老侯爺任憑污蔑白夫人的謠言傳播,卻不曾為她辯白,看著顧廷燁憤懣絕望,一步步墮落,卻不曾坦言說明。

錢沒了,命也沒了,死了之后還被潑臟水,兒子也過得不安生,白氏的婚姻成為了一場徹頭徹尾的笑話。

而這一切的悲劇,是顧家造成的,也是白老太公造成的。

他光知道心動女兒會由鹽商之女變成侯夫人,認為這是天降喜事,卻沒有仔細調查寧遠侯府求娶鹽商之女做侯夫人的目的,沒有仔細了解一下寧遠侯府的情況和顧偃開的為人,就這麼把女兒嫁了過去。

天底下沒有掉餡餅的好事,有的話,那掉的十有八九不是餡餅,而是坑。一旦你中計了,被眼前的利益沖昏了頭腦,就會有可能為此需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