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馴馬女出身的葉瀾依,為什麼會嫌浣碧身份卑微?

浣碧在全劇中,有幾個飽受爭議的片段,小像事件便是其一。

不過,這里不想分析太多,她是否故意的問題。因為劇版和原著差異,大家見仁見智。

讓我感興趣的,是這一幕場景里,活躍度極高,卻很容易被忽略的一個人——葉瀾依。

自從果郡王荷包掉出開始,葉瀾依就蠢蠢欲動了。

她先是幫助甄嬛撇清關系,將皇帝的懷疑矛頭,指向玉嬈,并全力促成果郡王和玉嬈的婚事。

浣碧提出小像上的人是自己時,葉瀾依又開始一次次責難,發問,對浣碧表達會阿姨和不滿。估計連皇帝都好奇:生性不愛說話的她,怎麼這次這麼多問題?

不過,葉瀾依的發言,倒是句句在點上:

浣碧說果郡王荷包里有杜若,因為那是自己最喜歡的花。

葉瀾依便反問:「我記得妳日日插一朵杜鵑花在發上。怎麼,妳喜歡的華竟不是杜鵑,而是杜若嗎?」

浣碧分辯自己和果郡王情緣深重,已經相識多年。

葉瀾依便諷刺地說,當日果郡王病重,浣碧前去侍疾,原來是有這段緣分在。

眼看事情無可轉圜,皇帝非要把浣碧嫁給果郡王,甄嬛便出言請求,自己想收浣碧為義妹,風風光光嫁入果郡王府為福晉。

葉瀾依則退而求其次,最后一搏,對浣碧的身份提出質疑:「浣碧作為貴妃的陪嫁去服侍王爺,做個侍妾也算抬舉了。貴妃心疼浣碧也要適可而止,將來命婦入宮朝見,難不成浣碧作為福晉,要與咱們平起平坐嗎?」

如果說之前的出言都無疾而終。葉瀾依這句話,算是起了點作用。

最終,皇帝沒有同意讓浣碧做福晉,而是稍微放低,給了側福晉的位置。

當然了,作為急于了解事情真相,結束這一話題的皇帝,只聽到了葉瀾依語言中的邏輯合理性,卻忽視了這句話,之于這個人的反常。

葉瀾依是馴馬女出身,之前她自己也說過,自己算是宮里最卑微的人了。

而且,從她平日的行事作風來看,她不在意自己的位份,也不在意別人的位份,只喜歡活在內心世界里。

這種人,怎麼還會嫌棄浣碧的身份呢?

說她只是一個陪嫁,不配嫁給王爺做正妻?

許多人將這種行為,歸因于愛情的自私。大概就是,人會對情敵產生天然抗議,就是反對,瞧不上。

但這種解釋太籠統。否則,葉瀾依怎麼會嫌棄浣碧,卻撮合果郡王和玉嬈呢?

說到底,她所嫌棄,所憎惡,看不起的,只是浣碧這種強行索取的方式罷了。

沒錯兒。當浣碧提出自己愿意陪伴王爺時,果郡王第一個站出來反對。說自己心里已經有人,不愿意娶其他女子。

照理說,話到這份上,正常人就該識趣了。

可浣碧不在意。不管果郡王愿不愿意,她認定了他,想得到他,所以用盡一切手段,去促成這件事。

這哪里是愛,分明就是自私啊。

我們可以看看其他人對待愛情的態度:

甄嬛對果郡王,既然自己已經入宮,兩人注定無法圓滿,那就拉開距離,默默祝福,不去打擾他。

葉瀾依對果郡王,即便愛到無法自拔,也從不隨便逾矩,而是遠遠的觀望,悄悄地守護,為他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

沈眉莊對溫實初,也是愛得要死要活。可是,她從不利用自己身份上的優勢,或者耍手段,去強迫他,壓制他。

可是浣碧呢?

管妳喜不喜歡,我喜歡就好。

管妳愿不愿意,我能得到就好。

更何況,浣碧此舉,雖說是為了解決所有人的麻煩,卻又頗有「趁火打劫」的味道。因為當著皇帝,料想果郡王也不敢一味拒絕,否則事情如何收場?

所以,等于是吃定了果郡王,吃定了所有人。

在葉瀾依的眼中,這種卑劣的手段,自然就顯得上不了台面,令人嫌惡、厭棄了。

當然了,除掉這種自私的愛,葉瀾依所看不起,應該還有浣碧的虛偽。

記得和皇帝請求時,浣碧說自己不在意位份。

可真到了準備出嫁之時,她又是覺得自己的名字從玉不從女,不像甄嬛親妹妹。又可惜自己不能穿正紅。

哪里有半分不在意名位的感覺?

因此,看著十里紅妝遠去,葉瀾依才會感慨:「我情愿是妳(甄嬛)。」

好歹,甄嬛這個人還算真實。她愛果郡王,也承認自己對果郡王的辜負。

她不強迫別人,愿意成全。哪怕浣碧如此傷她,她依舊愿意去伸出援手,幫她一把。

不過,到頭來,命運也算公平。

浣碧本以為只要到了身邊,日久生情,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可事實上,從她嫁給果郡王起,生活就充滿了苦澀和無奈:

她被忽視。即便自己近在咫尺,依然得不到他的心。

她要頂著兩情相悅的空殼,遮遮掩掩地,和另一個人去爭奪寵愛。

她要看著自己的丈夫,對別人表達深情和思念。而這種東西,自己從未擁有。

她無法阻攔丈夫為別的女人賣命,跳火坑。眼睜睜地等待厄運的降臨。

甚至最后,看著他死,并為他賠上自己的性命。

茨威格曾在書中寫到:「適度的堅持是執著,執著是良藥。過度的執著是執迷,執迷是毒藥。」

在浣碧強行入府前,她的愛情,雖然那麼邊緣化,可終究是值得感動的。即便這種感情,看似并不般配,甚至來得有點莫名其妙。

但說到底,她始終保留著一點界限。

直到她選擇了不擇手段,天平被徹底打破,這場感情,也就不再美好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