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海氏過得越幸福,華蘭就越嫉妒,王氏也越生氣

「我那弟妹好福氣,比我強多了,納個妾也死不了。」

劇粉應該都很難相信這句話是從華蘭口中說出來的吧,而且對象還是她嫡親弟弟長柏的妻子,但原著的華蘭私下里對海氏就是這麼一個態度,只因她嫉妒海氏過得比自己好太多。

而華蘭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恰逢她生下第二個兒子,大兒子和大女兒卻在婆婆那里被香灰燙傷,導致華蘭在月子里都沒能安生。

同一時間段里海氏也生了二胎,只不過比華蘭早上一個月,卻養得白白胖胖紅光滿面,兩相對比之下不僅讓華蘭十分嫉妒,王氏也看得十分難受,母女倆都無法接受,生了兒子的比生女兒的產婦好過。

于是王氏回到盛家后故意拖延不給孫女辦滿月酒,這在現代看起來或許沒什麼,但是在當時社會大戶人家來說,是一種輕慢兒媳婦的表現,王氏不能給海氏立規矩,就用這種法子來惡心人。

海氏當然也明白婆婆和大姑子的心理活動,對于她來說,只要不給長柏納妾,她是可以忍氣吞聲的,滿月酒推遲一個月再舉辦若能讓王氏消停些,海氏倒也樂得清靜。

不過海氏這副委曲求全的樣子落在明蘭眼中就有些讓人同情了,可她作為出嫁女也不好說嫡母的不是,只能把這事兒當成閑話說給華蘭聽,順便也說了王氏為了給長柏納妾做的一些行動。

本以為同樣被婆婆欺壓的華蘭對弟媳婦會生出同病相憐的感慨,明蘭也沒想到一向賢良淑德的大姐姐能說出這樣刻薄的話來,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在心里輕嘆一聲,然后轉移了話題。

這件事情雖然是明蘭安慰華蘭時無關緊要的一個小插曲,但卻能明白看出華蘭對海氏的不滿,海氏過得越幸福,她就越嫉妒,王氏自然也就越生氣,因為她們都遇不上這樣的好夫君。

那為什麼沒有人嫉妒明蘭和如蘭呢?

明蘭雖是高嫁,在原著里卻是續弦,顧廷燁不僅是二婚,婚前還有兩個外室生的子女,娶了明蘭之后,澄園也住著兩個有名分的妾室,以及一個別人送的無名無分的女子。

如蘭倒像是嫁給了愛情,可誰都看得出來她婚后過得不怎麼樣,婆婆刁蠻,丈夫又是個媽寶,單憑王氏去文家鬧過好幾場,大家就能想象到如蘭過的是什麼日子。

唯有海氏,夫君疼愛,公婆也算省心,王氏雖然喜歡找她麻煩,但至少不能日日給兒媳婦立規矩,最重要的是,長柏不近女色,完全把后院交給海氏管理,王氏想把他的通房抬為妾室都做不到。

對了,長柏唯一的通房還是海氏留下來的,長柏一個月也去不了一次,如此自在,誰見了不說一句羨慕嫉妒恨?尤其是古代那些長在深閨里的怨婦,哪怕是賢惠了十年的華蘭都不能免俗,何況暴脾氣的王氏。

因此海氏也只能在其他地方低眉順眼的退讓,這樣才能叫王氏和華蘭順氣,若什麼好事兒都讓她給占了,本來沒仇,日日看著也嫉妒出仇恨來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