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華蘭忍了十年的婆婆,卻被兩個妹妹一朝收拾

在古代,女子嫁了人,不僅要從夫,更要聽從婆婆的命令,媳婦只能任由婆婆拿捏。這時的婆媳關系就是婆婆單方面地將媳婦當成了敵人。

《知否》中的華蘭就是這個活得非常憋屈的媳婦。被心地腹黑,不擇手段的婆婆欺負時,她簡直過得暗無天日。而丈夫無能為力,娘家父母就算心疼,也不好過多干預親家的家事。

所幸的是,華蘭有兩個好姐妹,如蘭和明蘭。如蘭性格潑辣,天不怕地不怕,敢直言不諱。明蘭嫁了豪門,身份尊貴,能以勢壓人,說話還相當有水平。就是這兩個狠角色,狠狠地教訓了華蘭的婆婆,為姐姐出了口氣。

華蘭被婆婆欺負,無還手之力

華蘭高嫁到忠勤伯府袁家之后,一直被婆婆看不起。這個惡婆婆不停地為難她,不是讓她大著肚子站規矩,就是讓她掌管家事,但又不交出家中經濟大權,逼得華蘭拿自己的嫁妝補貼家用。

不僅如此,婆婆還總是企圖破壞華蘭與丈夫的關系,不停給兒子納妾,華蘭只好哭訴到公公跟前,借以壓制婆婆。

盡管如此,這個惡婆婆還總不消停。自從華蘭懷孕后,她借口華蘭懷孕辛苦,無力照顧孩子,又是裝病,又是請神婆,說華蘭的兒子旺她,提出將華蘭的幼兒養在她身邊。這無疑是將孩子當作把柄拿捏在手,逼迫華蘭乖乖聽話。而愚孝的丈夫,也不敢違逆母親。

華蘭此時懷有身孕,正是身體虛弱,容易胡思亂想的階段,她不敢反抗婆婆,丈夫又幫不上忙,就只能虐待自己。整整兩個月,她日思夜想,吃不好,睡不好,幾乎要發瘋。

華蘭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婆婆對孫子根本無心照顧,她丟下孩子在房內睡覺,自己去喝茶聊天,也不安排下人看管。孩子剛剛學會爬,醒來時掉到地上,臉上被熏爐多處燙傷,恰巧被華蘭的女兒撞見,為救弟弟自己也被燙傷,但狠心的婆婆卻把責任歸咎于華蘭的女兒頭上。

整個孕期,因為婆婆刻意刁難,華蘭一直在為孩子的事操心,根本不能安心養胎,身體越發虛弱,孩子生下來也非常瘦弱,一副營養不良的面相。

你看,華蘭是盛家的長女,才貌雙全,也是管家能手,當初因為她能嫁入豪門,也曾令父母非常驕傲,但豪門生活卻并非幸福如意,不僅被惡婆婆拿捏挾制了十年之久,還差點搭上性命。

可見,嫁入豪門也并非女子的幸福歸宿。而華蘭丈夫一味愚孝的觀點,也是在縱容母親對華蘭的傷害,這也是造成華蘭婚后生活不幸福的根源。

如蘭三連問,當面打臉華蘭婆婆

華蘭的孩子洗三禮時,親戚們都會到場觀禮,見見孩子。此時的華蘭,衣服雖然刻意整理過,也算干凈整齊,但整個人看起來特別憔悴,面色蠟黃,像是剛剛經歷了生死劫難。

面對華蘭生完孩子后的一臉殘相,眾人都疑惑不已,這哪像伯爵府的兒媳婦,但婆婆袁夫人絲毫沒有覺得羞愧,反倒數落華蘭不當心。

而華蘭為袁家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幾乎搭上性命,婆婆不僅沒有體恤她,反而當著娘家人的面讓她難堪,對此,華蘭只能暗自垂淚,雖然母親王氏也覺得沒面子,只是礙于身份,不好當面責問親家。

說到底都是為了面子。

這時,如蘭的性格優勢就體現出來了,她于是連發三問,一句比一句更犀利,把袁夫人平時刻薄華蘭的卑劣行徑都擺到了明面上,一點面子都沒給,把別人不敢說的話都講了出來,狠狠地打了袁夫人的臉。

第一問,敢問袁夫人,我姐姐怎麼這般瘦,是不是病了?如蘭這句話還算是客氣,但她氣勢奪人,雙眼直直地瞪著袁夫人,一點也不畏懼。

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華蘭如今面黃肌瘦,是由于懷孕時沒有養好,絕不會是生病,但如蘭一點不顧體面,撕破臉跟袁夫人算賬。

第二問,你是不是又往我姐姐房里塞一大堆妾室通房了?大姐夫房里的人怕比伯爺都多了吧?你做娘的倒是體貼!

雖然這是袁夫人經常用來打壓華蘭的手段,華蘭及丈夫都是敢怒不敢言,哪怕華蘭為此流過產,卻仍然不能反抗婆婆的做法,怕失了體面。但如蘭從小可是不要體面的人,什麼話都敢直說。

接著是第三問,那就是你又逼著我姐姐挺著大肚子給你站規矩,不然就是你硬叫我姐姐懷著身子替你管家。這下如蘭更加氣勢洶洶,揮動手指在袁夫人面前指指點點。

如蘭說的的確是事實,袁夫人整華蘭的招都是些上不得臺面的小伎倆,但華蘭為了體面,不敢頂撞,如蘭可是天不怕地不怕。這就讓袁夫人很有些吃不消,一時無招架之力,還引得眾賓客的嘲笑,很是丟了臉面。

生活中,職場里,我們總會遇到像袁夫人這種壞心腸的人,面子上做得光鮮,卻暗里下狠手,對這樣的人,不如撕破臉,把話說個明白,不能為了面子吃啞巴虧,面子固然重要,但里子才更重要。

明蘭不退讓不妥協,逼得華蘭婆婆沒有退路

袁夫人被如蘭的話一激,人都快要氣暈了,這完全不是官宦家的千金小姐該有的套路,袁夫人是個蠻橫之人,她立即拿出豪門貴婦的姿態:

袁夫人話里的意思很明顯,要休妻。這下事情就有些嚴重了,華蘭急得不行,賓客也勸慰袁夫人消氣,但袁夫人其實就是想嚇嚇盛家人,因為她以為這句話能幫她挽回面子,能讓盛家人來求她,給她道歉,然后她就坡下驢。

但明蘭看不過眼了,本來之前如蘭懟了袁夫人幾句,出了氣,她也覺得暢快,沒想到袁夫人不僅沒有反思自己的過錯,竟然拿休妻說事,那就不能再忍讓妥協了,她直接問袁夫人:

被休妻是件很丟人的事,沒想到明蘭卻明明白白地指了出來,放到了臺面上來講,還讓袁夫人給個說法,這件事就鬧大了。

誰都知道,如今的盛家如日中天,兒子和女婿都得勢,勢頭壓過了袁家。若袁家敢談休妻,簡直是在自斷前途,而罪魅禍首的袁夫人也會被休掉。

而且此時明蘭的身份是二品誥命夫人,地位尊貴,夫家又是功勛之家,按資歷可壓袁夫人一頭。袁夫人面對明蘭的責問,不敢再接話。

但明蘭說話極其圓滑:

明蘭這話就說得相當有水平,表面好聽,不傷大雅,實則句句帶刺,也是在拐著彎兒地罵袁夫人刻薄華蘭,但又沒有指明是她,不僅讓袁夫人無話反駁,還惹得親眷們一陣嘲笑。

平時袁夫人暗地里對華蘭使壞,華蘭忍氣吞聲不敢多說,就算丈夫知道,也以孝順的名頭,對華蘭的委屈視而不見,華蘭也不可能事事求到公公面前,如今全被兩個妹妹攤在桌面上,當著眾親戚的面,好好地將袁夫人的底子掀開來,也算是幫華蘭出了一口惡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