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坐上太后之位,新皇乾隆前來拜見,槿汐的眼神為何充滿恐懼?

公元1711年,愛新覺羅·弘歷登上帝位,年號乾隆。鈕祜祿·甄嬛作為乾隆帝的養母,被尊為圣母皇太后,享盡榮華富貴。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曾與甄嬛一起出生入死、伴其左右不離不棄的侍女槿汐,也成為了統管內宮奴才的姑姑。

有一次,乾隆皇帝來壽康宮向甄嬛請安,槿汐在一旁伺候。

然而,母子兩人接下來的一番談話, 卻讓一向穩重端莊的槿汐大驚失色、滿臉驚恐。那麼,乾隆帝到底與甄嬛說了什麼?

主仆結緣碎玉軒

話說當年,崔槿汐剛入宮時只是一個每日做灑掃差事的小宮女。

因為年紀小,宮里又沒什麼人照應,所以剛開始槿汐經常受到管事姑姑的使喚和欺負,各種臟活累活都丟給了這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做。

偶然間, 槿汐遇到了當時還只是雍親王福晉的純元皇后,純元心善,將其收為了丫鬟。

對此,槿汐一直感激在心,可還沒等到她報答純元皇后的大恩,純元便因為難產去世了。

經過多年的歷練,槿汐在宮里也有了立足之地,成為一宮的掌事姑姑。

就在這時,或許是命中注定,又或者是因緣際會, 槿汐結識了一位長相頗似純元皇后的常在——甄嬛。

甄嬛對于入宮選秀并無興趣,本打算走個過場的她,卻被皇帝一眼相中。

「柔橈嬛嬛,物美姌嫋。」這是雍正帝第一次見到甄嬛時發出的贊許。

甄嬛被直接封為了常在,賜號「莞」,這樣的殊榮在秀女中是獨一份,可見雍正帝對于甄嬛的喜愛。

當然,個中原因很多人都清楚,甄嬛長相與已故的純元皇后有幾分相像,而雍正帝內心最放不下的就是純元。

無心爭寵的甄嬛來到了偏僻的碎玉軒,而瑾汐則是被分派給了甄嬛做侍女。

剛開始很長一段時間,甄嬛一直以稱病回絕皇帝的寵幸,她只想在這小小的碎玉軒安穩度日。

身邊的下人眼見甄嬛并無進取之心,紛紛另攀高枝,很快碎玉軒只剩下甄嬛和流朱、浣碧、槿汐幾人。

流朱與浣碧是甄嬛從家中帶到宮里的丫鬟,自小跟她一起長大,她們的忠心并不奇怪。

但槿汐作為一個整日目睹后宮勾心斗角、爾虞我詐之事的宮女,為何也要守在甄嬛的身邊?

這其中有兩個原因 ,一是因為甄嬛與純元皇后相像,二是槿汐看出甄嬛絕非池中之物,這才敢將身家性命與她捆綁在一起。

然而,對于這樣一位「外來」的侍女,甄嬛心里總是存有戒心的,主仆二人第一次敞開心扉是在湯泉宮侍寢的時候。

甄嬛逃避恩寵的事情,槿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當雍正帝又一次宣甄嬛侍寢時,槿汐抓住時機,小聲對甄嬛耳語道:「后宮之事不是逃避可以應對的,早晚都要走到這一步。

且后宮唯有恩寵二字最為重要,沒有恩寵,不光自己會被六宮上下踐踏,甚至會殃及家人。」

其實甄嬛自己也想到了這些,再經由槿汐的勸說,她也只能俯首認命。

此事之后,甄嬛放棄了原本天真的想法,逐漸融入到六宮這場爭斗戲當中。

槿汐在宮中服侍多年,閱歷豐富、穩重細心,在甄嬛周旋于后宮之中時,不管是通風報信、結交勢力、還是出謀劃策,槿汐都給了她很多幫助。

甄嬛一路走來披荊斬棘, 數次死里逃生、化險為夷,槿汐功不可沒。不知不覺中,槿汐在甄嬛心目中的地位已經可以比肩流朱、浣碧。

二人名為主仆,實則早已建立起深厚的姐妹感情。在槿汐的幫助下,甄嬛在宮里的地位節節攀升,深得皇上寵幸,一度到了要被封妃的地步。

然而,隨著華妃倒台,宜修皇后注意到了甄嬛這個潛在的威脅,于是便命人在甄嬛封妃所穿的衣物上動了手腳。

封妃典禮當天,甄嬛發現禮服有破損,只能草率地穿上了內務府送來的另一件禮服。

她不知道的是,這件禮服正是當年純元皇后的衣服。

宜修皇后深知純元在皇帝心中無人可以替代的地位,想要借此讓甄嬛觸怒龍威,讓其失寵。甄嬛就這樣一步步走進了宜修皇后的陷阱。

當皇帝走進甄嬛的房間時,看著眼前無比熟悉的衣服、相似的面容,雍正不覺中喊出了純元的名字。

很快,皇帝反應過來眼前這人是甄嬛,龍顏大怒,厲聲斥責道: 「誰讓妳穿這身衣服的!」

看著滿腔怒火的皇帝,甄嬛一時間心痛不已,全然沒有了辯解下去的欲望,更無為自己的前途擔憂的心思。

這一刻,她仿佛已經意識到自己只不過是純元皇后的替代品。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甄嬛看到皇帝寫給純元皇后的懷念書信, 其中一句「莞莞類卿」,更是徹底磨滅了甄嬛對皇帝的情意,所有的真情、愛意終究是錯付了。

甄嬛受到刺激,腹中的嬰兒面臨早產的情況。

在痛苦之中甄嬛誕下一女,皇帝龍顏大悅,想要重新為甄嬛封妃,可此時的甄嬛早已對皇帝絕望,于是請愿到甘露寺帶發出家修行,以保女兒平安。

事情發展到如此地步,是槿汐始料不及的。不過再三思慮之下, 槿汐還是選擇了與甄嬛一起出走甘露寺。

浣碧作為甄嬛的貼身丫鬟,離開甄嬛后沒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只能一起去甘露寺。

槿汐作為宮里的老人,離開甄嬛照樣可以活得很好,但她斷然放棄了宮里的繁華富貴,甘愿與甄嬛一起受苦,這讓甄嬛非常感動。

而槿汐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一方面是因為她被甄嬛的性情所折服,主仆之間親如姐妹。

另一方面,宮里這麼多年的生活讓槿汐意識到,危難時刻背叛主子的人,最后都沒有好下場。

兩相比較之下,還不如跟在甄嬛身邊賭一把。

而後來的事實也證明,槿汐的這一步棋下得是如此正確、如此高明。

甘露寺主仆患難見真情

到達甘露寺之后, 失寵的甄嬛并沒有受到一眾僧尼的善待,一應吃喝用度都要靠主仆三人親力親為。

浣碧自小也沒有受過累,許多臟活累活全都落在了槿汐的身上。

等到甄嬛產后虛弱的身體慢慢恢復之后,她們才算在寺中立足下來。

此時的甄嬛已經目空一切,對于未來不抱任何希望,但命運就是如此捉弄人。

甘露寺附近還有一座道觀,這里是果郡王母親的清修之地。一次偶然的機會,甄嬛與果郡王重逢了。

早在甄嬛入宮之前,果郡王就對她有意,現如今佳人在前,他心中的愛意又迸發了出來。

在果郡王的悉心陪伴和照料下,二人感情急速升溫,甄嬛慢慢地對果郡王也產生了愛意。

最后,兩人走到了一起,成為了這荒郊野嶺中的一對癡情男女。

世事無常,不久后邊境爆發戰爭,果郡王被皇帝派往前線督戰。甄嬛一面癡癡等待郎君歸來,一面安心養護腹中的胎兒,她懷上了果郡王的孩子。

然而造化弄人,甄嬛最后等來了果郡王戰死的消息,人生剛剛燃起一絲希望的甄嬛,再一次被命運狠狠地拍下了深淵。

冷靜下來之后,甄嬛開始思考接下來的生活, 她的首要目的就是保住腹中的孩子,其次便是要向皇帝復仇。

果郡王的死、父親及家人遭到流放,甄嬛將一切苦難與不幸都算到了皇帝的頭上。

深思熟慮之后,甄嬛決定重返皇宮,只有這樣才能讓孩子平安健康長大,也只有如此才能完成復仇。

對于甄嬛的想法,槿汐自然表示支持,只是究竟要怎樣才能重返皇宮?

眼見甄嬛的肚子開始出現孕相,槿汐急在心里,最后咬牙做出了一個決定——找皇帝身邊的太監蘇培盛幫忙。槿汐向甄嬛說了自己的想法:

「蘇培盛這般精明,怎麼可能心甘情愿地出手幫我?」甄嬛問道。

「收買他最好的方法,不是金錢不是權勢。」

槿汐頓了頓,接著說道:「蘇培盛與我是同鄉,相識多年,早年入宮時多受他照拂,後來他曾明里暗里向我表明過心意。我若與他結為對食,必能得其相助。」

所謂的對食, 就是宮女與太監之間類似夫妻的一種關系,正如字面意思一樣,兩個人日后要在一起吃飯、搭伙過日子。

在深宮之中,結為對食的宮女太監不在少數。

只不過,對于太監來說能夠與人結為對食自然是好。可宮女最好的歸宿卻是被主子送出宮去,找一戶正常人家出嫁。

槿汐這麼做無疑是犧牲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對此甄嬛雖心有不忍,但也無計可施。

面對槿汐的投懷送抱,精明的蘇培盛很快就明白其中的深意,但架不住內心對于槿汐的喜愛, 他心甘情愿地被槿汐和甄嬛利用,幫她們圖謀了回宮之事。

彼時恰逢二月二龍抬頭,雍正帝正思索著去何處踏春游玩,蘇培盛在一旁趁機建議說: 「甘露寺景色秀美,不如去上香祈福?」

或許是出自對蘇培盛的信任,亦或是雍正的內心仍留有對甄嬛的余情,他同意了甘露寺之行,甄嬛也借此順理成章地回到了宮里。

半生努力仍不得自由與解脫

回到皇宮后, 甄嬛開始了自己的復仇,皇后、安陵容、祺貴人,皇帝,每個人她都沒有放過。

在復仇的過程中,槿汐一直發揮著很重要的作用,為甄嬛出謀劃策。

中間,皇后抓到了槿汐與蘇培盛結為對食的把柄,這在宮里本是一件平常事,但奈何雙方一個是皇帝身邊的貼身太監,一位是如日中天的熹妃,這就不免讓人起疑心。

槿汐和蘇培盛被雙雙抓了起來,皇后想要借此撬出甄嬛的把柄。

面對言行逼供,蘇培盛攬下了所有責任,沒有透露半分關于甄嬛的秘密,槿汐同樣守口如瓶。

很快甄嬛便誕下了皇子,雍正帝高興之余免除了蘇培盛與槿汐的罪責,并同意了他們結為對食一事。

通過這件事,槿汐意識到蘇培盛是一個可以托付的人,對他開始產生了別樣的情感。此后,二人齊心協力輔佐甄嬛。在她們的策劃和布局中,一個又一個對手被除掉,最后只剩下了皇帝。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 整個皇宮已經落入了熹妃甄嬛的控制,這時的雍正帝已經病入膏肓,甄嬛終于要實現多年的夙愿。

雍正彌留之際,甄嬛來到了他的跟前,一邊給他喂下毒酒,一邊向其坦陳了自己當年懷上的是果郡王的孩子,以及惠妃生下的是太醫溫實初之女這兩件事。

并稱: 「后宮一切爭斗皆由皇上而起。」雍正帝聽完,一口氣沒有提上來,咽氣而亡。

玩弄了一輩子人心的雍正帝,最后得到了報應,被自己喜愛的女人用自己最擅長的方法毒死。

雍正帝駕崩后, 甄嬛并沒有讓自己的親兒子弘瞻當皇帝,她深知行走于宮廷、朝堂之險境,不愿兒子被卷入到勾心斗角的爭斗當中。

甄嬛扶持養子弘歷做了皇帝,也就是後來的乾隆帝,自己則是被封為圣母皇太后,享受著大清朝最高等級的榮華富貴。

槿汐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成為后宮權勢最盛的掌事人。

故事發展到這里似乎已經落下了帷幕, 槿汐也非常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可後來乾隆帝與甄嬛的一次談話,再次擊碎了她原本已經平靜、安穩的內心。

這天,乾隆帝前來向甄嬛請安,槿汐全程在一旁服侍。母子二人始終談笑風生、笑臉相迎, 可當槿汐仔細聽他們的談話內容時,頓時面如死灰。

乾隆帝談到了《左傳》中的典故——鄭伯克段于鄢。

春秋時期,鄭莊公與弟弟共叔段為了爭奪王位不惜手足相殘,母親武姜偏愛共叔段,鄭莊公便刻意縱容母子倆, 最終抓到共叔段的謀逆之舉,將其處死,武姜也被遷到了潁地。

甄嬛與槿汐都聽出了乾隆帝的言外之意,他是把自己比作鄭莊公,把甄嬛和弟弟弘瞻視作武姜、共叔段, 意在暗示甄嬛不要動篡權謀位的心思。

槿汐本以為乾隆帝在甄嬛的扶持下登上帝位,會心存感激。

但眼見主子已經位居圣母皇太后之位,仍然受到新皇猜忌和警告,這才明白她們這麼多年的努力,仍然沒有獲得真正的解脫和自由。

與此同時,槿汐聯想到了蘇培盛的失蹤之事。

雍正帝駕崩之后她就再未見過蘇培盛,她一直懷疑蘇培盛已經被人加害,如果這個猜測是真的,那又是誰害死了他?

眼下宮里有這個能力的人只有皇帝和甄嬛,那他們又為何要除掉蘇培盛呢?

于乾隆帝來說,他對先皇駕崩一事多少有些懷疑,蘇培盛有沒有參與到此事尚未可知,皇帝對他起殺心實屬正常。

再者,乾隆新皇登基,殺了皇太后的心腹太監,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而甄嬛殺死蘇培盛的理由更加充分。

從甘露寺開始,蘇培盛便參與到了甄嬛的回宮、復仇計劃中,他知道甄嬛太多秘密, 讓一個人保守秘密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他永遠閉口。

在腦海中分析完蘇培盛的死因,槿汐大為驚恐,相較于蘇培盛,自己似乎具有更大的價值,也更具被殺害的可能。

對乾隆帝而言, 槿汐沒了意味著甄嬛失去了左膀右臂,可以大大削弱其力量。

在甄嬛這里,槿汐知道她更多秘密,除掉槿汐之后自己便可高枕無憂。

念及于此,槿汐不僅為自己的前途和性命感到擔憂,生怕步了蘇培盛的后塵,內心生出一種世態炎涼、人性淡薄之感,以致在二人面前露出了驚恐、懼怕的表情。

在封建王朝皇權至上的背景下,似乎這就是所有人的命運, 到頭來都逃不過統治者的一句生死評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