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祖母和甄嬛都具備的「層次等級劃分」的能力究竟有多高級

甄嬛初入宮就展露了她的政治家特質,不管是內部團隊的搭建、還是盟友的選擇上,她都是有一套成體系的策略的。

一般來說,策略層面做的好,都是因為戰略認知到位。

甄嬛一入宮就對浣碧和流朱說過: 「在這宮里過日子,若是身邊人不可靠,就有如盲人走在懸崖峭壁邊,時時有粉身碎骨之險。」

甄嬛這話很好地體現了甄嬛的戰略認知:

第一,這不她一個人就能完成的戰斗,必須發揮團隊的力量;第二,「秣馬厲兵迎鏖戰」,上真正的戰場之前,必須要保證大后方不會起火。

基于這種認知,甄嬛對「身邊人」是有「層次等級設置」的。

解釋一下, 這個「層次等級設置」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概念,我想表達的意思就是,在為人處事中,要根據情感、認知層次、價值觀等等問題劃分等級。

比如甄嬛的「層次等級設定」就是流朱浣碧這樣的心腹、崔槿汐和小允子這樣的團隊核心、佩兒等這樣的靠譜傭人等等。

在職場中做好這種「層次等級設定」,不僅是一種自我保護,更是一種節省精力和能量的更高效的社交方式。

說得直白些,社交是一項繁雜的事務,一個人的精力和能量有限,不能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同樣對待。

舉個很小的細節來說,合宮覲見太后之前,佩兒端著奢華的大氅給甄嬛做穿搭建議:「小主,這件大氅顏色鮮亮,既明亮又暖和,是前兒個內務府特意孝敬的。」她的意思是甄嬛要光鮮奪目地出現,爭取眼壓群芳。

甄嬛不爽地反問她:「你覺得合適嗎?」

還是崔槿汐最懂,她趕緊給甄嬛換上低調的:「闔宮朝見的日子,實在不需要穿得太出挑,這樣溫婉謙卑最相宜了。」

顯而易見,佩兒和崔槿汐的認知層次差別太大,領悟力那也完全不是一個段位的。

佩兒就像皇后身邊的繪春一樣,人雖然忠誠靠譜,但受限于個人能力,只能做些伺候灑掃等方面的基礎性工作。

因此,對佩兒就不用像對崔槿汐那般的精力和關注度。

所以,皇后也只跟繪春講一些場面話,也沒有耐心和精力給她解釋和提拔(這一點我在皇后對不用香料的四次不同回答中分析過這一點,點這里復習)。

根據我過去幾年的經歷,我發現現實職場中有很多人做管理時不懂這種「層次等級設定」,對誰都一樣好,一樣用心思,結果收到的反饋和結果完全不同,很容易大失所望。

比如有的人對佩兒那樣的同事也和對待崔槿汐一樣用心、一樣坦誠,結果就是累死了自己,最終卻收效甚微。

其實不僅職場中,生活感情中同樣是如此。

很多人不懂得對身邊的人進行這種層次等級的設定,受傷受挫很多。

其實我曾經也是不懂這點的人,對身邊人、家人、親戚朋友都一樣真誠用心思。但是,漸漸地我發現,有的人根本不值得我全心全意地對他好,因為有的人就是很自私,很低級,只考慮自己,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我對他的好會被他當成一種可以無限度利用和榨取的資源。

受傷受挫多次之后,我終于認清,給情感圈和生活圈劃分三六九等的層次等級是很有必要的。

《知否》里的盛家大娘子就是不懂這種層次等級的劃分,識別不出來她的親姐姐康姨媽是那種毀滅破壞型人格,才會輕易就上了親姐姐的當,把自己的婆婆差點害死,成為罪人。

而《知否》里祖母對明蘭的教育就非常注意培養這種劃分層次等級的能力。

有個非常小的細節。

祖母問明蘭覺得賀家哥哥如何。

明蘭說:「賀家哥哥是個好人。」

祖母便追問:「怎麼個好法?」

明蘭回答:「他比我們年長一些,又溫順謙和,處處都照顧我們。」

祖母回:「這是做哥哥應該做到的,不值當拿出來說,還有別的嗎?」

于是明蘭就細細地說道:「賀家哥哥最可貴的是知道女人的不易,我想,能為天下女人發一聲嘆的想必是個好人。」

雖然這個對話非常簡短,但這是一種很重要的情感層次等級的劃分。

作為哥哥的優點是賀家哥哥的本分,懂得女人的不易才是賀家哥哥身上真正寶貴的點。

一層層看到本質,所以祖母才像明蘭推薦說:「若嫁得這樣的郎君,這一生想是泰康安穩。」

現實生活中,很多人是不懂去這樣層層判別一個人的好或者壞的。

舉個情感生活的例子來說。

我發現一個規律:如果一個女生總抱著在感情中無條件被寵被哄的訴求找男朋友,她遇到渣男的機率就非常高,或者她很容易找到價值遠比她自己低的伴侶。

要知道,一個男人早上起來給你做早餐,夜里給你倒熱水,這些事情你都可以自己做,一個女生真正需要的是一個人生伴侶,不是保姆。而所謂伴侶,不是他能說幾句甜言蜜語,也不是無條件地寵著你慣著你,作為一個與你相互扶持的人生伴侶,他最重要的質量應該是他的學識、眼界、格局和成長力等等。

只有當我們學會了在社交和為人處事中劃分層次等級,才會對「好」和「壞」有全面的清晰的了解,就不會被別人幾句話輕易忽悠。

更重要的是不會再被別人輕易用所謂的「好處」捆綁或者PUA,因為我們已經懂得了什麼是真正的「好」,知道如何辨別,也就懂了如何應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