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為什麼郡主會同意齊衡娶明蘭為正室?答案就藏在這些細節里

《知否》里,明蘭和齊衡的愛情,讓很多人心疼又意難平。

他們最終未能在一起,固然有很多原因,但郡主不接納明蘭,無疑是大家認為最大的障礙,而且似乎難以逾越。

然而,回頭再細細看一遍劇情的發展,就會發現多處細節充分說明,盛明蘭最終會讓郡主接納她。

1、平寧郡主同意齊衡娶明蘭,只是反對讓明蘭做正室,理由是明蘭庶出。而盛老太太把明蘭記在王大娘子名下,明蘭就是盛家嫡女,這個障礙就沒了。

齊衡精心為母親過生日,專門從樊樓請廚師,還為母親作畫并制在宮燈上。郡主看到兒子懂事,喜極而泣。

齊衡順勢說自己喜歡盛明蘭,想讓父母去提親。

父親說,齊衡從小不讓他們操心,比顧二那孽障好太多,他們很知足。 既然如此喜歡明蘭,就娶過來做個貴妾吧。

齊衡態度堅決地說,求娶盛明蘭是要做正室,而且從此不再納妾。

「齊國公府嫡子的妾室,你的盛六姑娘,倒是眼睛長額頭上,還看不上了?」郡主有些生氣地說。

所以,郡主和齊國公是同意兒子娶明蘭,只是因為明蘭庶出,不同意她做正房大娘子罷了。

齊衡又忙不迭地解釋,明蘭雖是庶出,但自小養在老太太身邊,而老太太是勇毅候獨女,這樣一來足以匹配得上齊國公府。

看兒子如此堅持,郡主說第二日全家去盛家拜訪吧。齊衡高興壞了,以為母親答應自己,是去盛家提親娶明蘭為正室。

這里還有個有趣的細節,郡主最后說要去盛家時,齊國公也開心地不得了,好似放下了很大的擔憂,滿眼慈愛地看著兒子。看來這個齊國公,并非執著嫡出庶出的人,是真心希望兒子能如愿啊。

由此看來,庶出這個梗,只有郡主一人介意。而這個梗,很快也不存在了,因為盛老太太回宥陽老家,在宗祠族譜上,把明蘭記在了王大娘子名下,明蘭便是盛家嫡女了。

2、郡主看不上盛家五品官銜的門第,而盛長柏一舉考中后入翰林,不久成為皇帝器重的朝臣,連配享太廟的姥爺王家都要仰仗,可謂門第節節攀升。

「你要娶盛家五品官宦的庶女為正房大娘子,我和你父親還丟不起這個人!」

齊衡第一次求母親提親時,郡主說了這句話,言語中還是嫌棄盛家門第太低。

然而,盛長柏高中后,入職翰林院,和父親同朝為官,并且深得皇上器重。皇上最重視的鹽務,派了親兒子桓王去辦,特意欽點盛長柏去輔佐,還有隨行的段將軍、小鄭將軍,那都是陪皇上從禹州登上皇位的親信。

而且,王家的兩姐妹因為害盛老太太,事發后在盛家吵架,長柏回來斷案,說半路上已經寫了辭官的申請,屋里的人一聽都急了。

母親王若弗痛哭流涕,說長柏圣眷正濃,怎能辭官?王老太太也怔住了,半晌沒回過神。 王家嫡子夫婦,也就是長柏的舅舅舅母又是嘆氣又是抹淚,說長柏是他們家最有出息的孩子,以后還指望他呢。要知道,王家姥爺可是配享太廟的人呢。

盛長柏又和顧廷燁交情好得像穿一條褲子,顧廷燁是什麼人?當朝皇帝的新貴寵臣,力助皇帝登基,幾次救過皇上和桓王的命。

再者,盛家累世官宦、書香門第,祖父得過探花郎,祖母又是勇毅候獨女。盛紘在朝自是清流,素有雅望。

想想海家一門五翰林,都同意和盛家結親,讓嫡女海朝云嫁給盛長柏,那還是盛長柏剛剛一舉中榜的時候,他們就是早早看中了盛家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當初盛家門第不高,如今也是很高了,而且還會越來越高。娶了這樣人家的女兒,不僅不會丟人,還會讓別人夸有眼光,更會讓夫家連帶受恩寵。郡主又不傻,怎麼會看不到這些呢?

3、郡主心高氣傲,看不上明蘭做正室,那是因為她有傲嬌的資本,即先帝和太后娘娘。先帝去世,太后在和新皇的權力斗爭中徹底敗了,郡主沒了仰仗,也就沒法橫了。

平寧郡主,在汴京城官眷貴婦眼里,那就是心高氣傲的代名詞。她之所以會這樣,最核心的原因,是她自小養在無兒無女的太后身邊。

有了先帝和太后娘娘的疼愛,別說郡主心高氣傲,就是橫著走路也有絕對的資本。

然而,先帝駕崩后,禹州的趙宗全因救駕有功繼承皇位。

太后在和新皇的權利斗爭中,利用劉貴妃和她姐夫,發動了一場宮變,結果敗了,去了宮外頤養天年,徹底把統治權交給了新皇。

平寧郡主失去了先帝和太后這個強硬的后臺,新皇又和她不熟,還有啥可高傲的資本?

再加上,郡主當日在榮妃的宮中,為了躲避殺身之禍,當著所有官眷的面裝瘋賣傻,后來又被榮妃下令扔在汴京城大街上,讓她受萬人笑千人嘲,看她是否真的瘋了。

經歷如此失臉面的事,郡主昔日心氣再高,如今也高不起來了吧。

因此,齊衡中榜后,一路狂奔回家,想讓母親去盛家提親,他話還沒說完,郡主就忙連連答應:「母親這就沐浴更衣,去盛家,一定把這門親事說成。」

到了盛家,郡主說話也是相當客氣,全然沒有第一次提親時的驕傲。得知明蘭許了人家,還再三追問確認。

就連王若弗的冷嘲熱諷,鄙視郡主先前看不上盛家,郡主都沒有絲毫回懟。

如此低姿態的郡主,還真是讓人沒有想到。如此一來,明蘭入齊家做正室,那就又少了一個阻礙。

4、齊國公府門第高只是徒有虛名,其實外強中干,新皇登基后郡主失去依靠,齊家日漸衰敗。這也是郡主對齊衡中榜那麼執著,寄予厚望的緣故。

一日,齊衡得知母親讓他娶邕王的女兒嘉城縣主,死活不同意,郡主聲淚俱下地向他解釋。

原來,齊家這些年 人丁不旺,郡主和齊國公膝下只有齊衡這一個獨子,其他房的 子侄也不爭氣,沒有一個考中功名的。說白了,齊家自身就沒有實力發展壯大。

郡主的丈夫齊國公,原來還有個鹽務的差事,現在又沒了,只領個 虛職,在朝無實權,也 不受先帝的賞識

所以,這些年,全憑郡主在先帝和太后身邊長大的情分,得了他們的一點青眼,才保了國公府這十多年的興旺。

如果有一天先帝去了,新皇上位, 郡主說自己的靠山倒了,就再也沒有能力維持齊國公府的榮耀了。

可見,齊國公府只是外人瞧著家世顯赫罷了,實則外強中干,后勁不足,這一點,郡主心里比誰都清楚。

然而,郡主先前嫌棄的盛家,卻眼看著如日中天。即便后來齊衡中榜入朝為官,盛家的發展勢頭還是遠遠好于齊家。因為長柏官職比齊衡高,受新皇器重,長楓后來也考中了。

所以,郡主后來去盛家提親前,對兒子齊衡說了這樣一段話:「 如今,也算是有功名在身了,再去提親,也不算是委屈了明蘭。」

這足以說明,郡主沒有底氣和實力,再嫌棄盛家門第不高了,接納明蘭成為齊衡正室就沒這項障礙了。

5、郡主也曾保護過明蘭,反對齊衡娶明蘭為正室是有-不得已。

齊衡第一次讓母親去盛家提親時,他不知道,郡主已經被榮妃叫進宮兩次,因為榮妃的妹妹喜歡齊衡。

而此時,邕王妃也找郡主試探,意思是自己的掌上明珠嘉城縣主,對齊衡一見鐘情,就是在明蘭和齊衡聯手打馬球的那一次。

等到齊衡告訴母親想娶明蘭時,榮妃和邕王妃還等著郡主回話,這兩邊齊國公府誰都得罪不起。所以,郡主一口回絕了齊衡的要求。

緊接著,就發生了榮妃妹妹被人在元宵節燈會上擄走的事,失了女兒家清白之身的她,最終一根白綾結束了年輕的生命。別人都以為這是反賊所為,只有郡主清楚,這是邕王夫婦的手筆。

這事過去沒幾天,邕王妃在顧家家宴上看到坐在遠處的明蘭,說要叫明蘭到跟前來問話,郡主立馬搶過話頭,講了一個笑話。

她說自家的燒水丫頭罵了貼身女使,邕王妃問她怎麼處置的,郡主說根本入不了眼,自不量力,太可笑了。

這個笑話,其實是郡主向邕王妃保證,齊衡不會娶盛明蘭,打消邕王妃把明蘭當成女兒情敵的顧慮。否則,明蘭就是下一個榮飛燕。

果不出郡主的所料,不久后,邕王妃便扣押了她丈夫齊國公,逼她兒子上門,又用盛明蘭的命,威脅齊衡就范。

看清楚這些事件的時間線,我突然有點明白,郡主為何那麼強烈反對齊衡娶明蘭做正室,甚至不惜打死不為,連一個長得像明蘭的丫鬟都不放過,她就是想要徹底斷了齊衡的念頭。

因為她知道齊衡再執念下去,明蘭和盛家、齊家都有災禍。

因為她太清楚邕王一家是什麼德行了,仗著邕王極有可能做太子,連正受寵的榮妃妹妹,他們都敢下狠手,還有啥事做不出來?

郡主因為一直反對齊衡娶明蘭,很多人都討厭她。我之前也不喜歡她,覺得這個人太執拗了。明明那麼愛兒子,就像明蘭和盛紘說的,「視他為眼珠般珍貴」,卻因為嫁娶問題把兒子快逼瘋了。

然而,太多跡象表明,郡主并不是這樣一個不通情理的人。

因為她能培養出齊衡這樣人品佳、又善良的兒子,說明自身品性不差。丈夫齊國公出了名的謙和又對她鐘情專一,若她跋扈蠻狠,怎能夫婦舉案齊眉?

況且她受先帝疼愛,在太后身邊長大,而先帝更是仁慈有愛,口渴了都忍著,因為不忍心讓失職的宮女受罰。耳濡目染的郡主,豈能不良善?

郡主并非大惡之人,大可不必刻薄地指責她,她反對齊衡娶明蘭做正室,只是因為她用了自己認為好的方式愛兒子。

也因為這份愛,她不會看著兒子一直傷心,所以不會做惡婆婆。如果顧二未提親,郡主定會接納明蘭,齊元若和盛小六便不再是觀眾心中的遺憾。

怪只怪這世間太多事,看清了也未必能明白背后的不得已。所以,心懷善念,常存悲憫之心。能看到別人的不得已,就不會心生怨憤,多一些美好的感受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