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為啥盛家3個兒子,無論嫡庶,都能娶到高門貴女

在原著里,盛紘有三個兒子,四個女兒,在這七個子女中,除了嫡幼女盛如蘭為愛低嫁給了文炎敬外,其他的都是高嫁高娶。

嫡長女盛華蘭嫁給了忠勤伯爵府嫡次子袁文紹,遭遇了惡婆婆欺負,吃足了婚姻苦頭,好在,盛華蘭有手段,加上娘家越來越給力,日子越過越幸福,與丈夫袁文紹也十分恩愛,留下了貌美賢惠能生養的美名。盛墨蘭和母親林噙霜精心算計,得罪了盛家,嫁入了永昌侯府,雖然日子過得不怎麼樣,是姐妹倆最差的,但是體面還是有的。明蘭就不多說了,她是姐妹里嫁得最好的,與寧遠侯顧廷燁恩愛一生,生了四個兒子。

而盛家的媳婦,都是高門貴女,這也是一個有趣的現象。盛家第一代媳婦也就是盛老太太,出身最高,是勇毅侯獨女,為愛低嫁探花郎,可惜,探花郎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讓盛老太太吃足了婚姻的苦頭。

第二代媳婦王氏是太師嫡女,由于不擅長經營婚姻,經常鬧笑話,讓盛紘感到頭疼,給了林噙霜可乘之機,一直被妾室壓得抬不起頭來,后來還因為對婆母盛老太太起了不孝之心,被罰去宥陽老家面壁思過。然而,王氏兒女有出息,讓其有著幸福的晚年生活。

到了盛長柏這一代,不管是嫡子還是庶子,都娶了高門貴女。

盛長柏考取進士后,盛紘和盛老太太親自為其張羅婚事,求娶了江寧海家嫡女海氏。盛長柏能成為已入封名臣閣的兩朝元老,四次入閣,三度拜相,履及六部十三省,門生故吏遍布天下的傳奇,海氏這個賢內助的功勛絕對不可以忽視。

而盛長楓呢,因為林噙霜的溺愛,一直很不著調,讀書也比不上哥哥盛長柏,自制力很差,又是庶出,本來,他娶不到門第太高的姑娘。

然而,盛長楓運氣好,撿漏了高門貴女柳氏,以柳氏的出身,嫁給盛長柏都綽綽有余了。

在老婆和父親盛紘的嚴格管教下,盛長楓變得著調了不少,也成為了兩榜進士,撐起了自己的小家,沒有拖盛家的后腿。

盛家最小的兒子叫作盛長棟,是妾室香姨娘的孩子。香姨娘出身卑微,是王氏的陪嫁丫鬟,身契握在王氏手里。王氏善妒,林噙霜惡毒,香姨娘不得不謹小慎微,不敢爭寵,不敢抱怨不公平的待遇,忍氣吞聲,把兒子盛長棟撫養長大。

因為母親不受寵,出身最差,盛長棟也是最不受寵的孩子。好在,盛紘雖然偏心,但是對每個子女還是盡到了義務,盛長棟作為兒子,學業也得到了盛紘的關注,加上盛長棟懂事孝敬,為人上進,最終也成為了兩榜進士。

盛長棟的姻緣也是從天而降,是他做了好事的獎勵,娶了皇親國戚沈從興親戚的嫡女,一位嫁妝豐厚、家族給力、心地善良的美女。

為啥盛家3個兒子,無論嫡庶,都能娶到高門貴女?只因兩點。

第一,男人最大的魅力,是本事,只要你兒子有本事,就不愁沒人看得上;

在原著里,盛紘對待兒女的教育,尤其是兒子的,不是一般的重視。

為了讓兒子可以有名師教導,盛紘寫了很多封信,花了大價錢,才把莊先生請到家里教書,連齊國公府的公子齊衡都得來盛家讀書,可見盛家對教育的看重。

盛紘雖然是標準的士大夫,但思想不古板,支持女兒讀書,只因他很清楚,不管男女,為人處世,明理是最要緊的。

「雖說女孩子家無需學出滿腹經綸來,但為人處世,明理是第一要緊的,多懂些道理也是好的,免得將來出去一副小家子氣被人笑話,我與莊先生說好了,以后你們三個上午就去家塾上學,下午講八股文章和應試章法時便不用去了。」

對待兒子,盛紘恨不得是拎著鞭子,整日跟在兒子后面,督促兒子讀書。尤其是不著調的盛長楓,不知道為此挨了多少頓打。他也會想盡辦法給兒子找更好的教育資源,連最不受寵的庶子盛長棟的學堂都是盛紘親自出馬尋的。

有盛紘這樣嚴格管教兒子、逼迫兒子讀書上進、有一番出息的父親,盛家的孩子自然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當一個男人有本事了,能讓人家父母看到他前程似錦、女兒跟著他必然可以享福,自然不愁娶不到老婆。

就像盛長柏,求娶海氏的時候,海家還嫌棄盛家家室單薄,可是,架不住盛長柏不僅外表玉樹臨風,是個帥哥,而且年紀輕輕就是新科進士,前途一片光明,海家還是爽快地答應了婚事。

第二,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家風,都是擇偶的加分項。

盛家兩個庶子之所以可以娶到高門貴女,就是因為家風。

柳氏作為柳家嫡女,本來是有婚約的,可是,她運氣不好,遇到了好色無德、不孝、人品差到極致的未婚夫和盲目護短、拎不清的準婆婆。

柳氏的未婚夫在為父守孝期間,絲毫不把孝道當回事,居然與丫鬟茍合,生下了庶長子,這擺明了不把尚未過門的柳氏放在眼里。而且,能讓男人不顧孝道和前程、讓她生下庶長子還不被處置,可見這個丫鬟的手段有多麼厲害,一旦柳氏嫁過去,就要面對如此受寵、有庶長子傍身、心機頗深的妾室和溺愛兒子的婆婆,這日子能好過才怪。

其一,蔣公子孝期做出這等事情來,顯是不孝無德之人,人品和自制力都高明不到哪里去;其二,居然連孩子都生下來了,足見蔣家家規不嚴,至少蔣夫人逃不掉一個溺愛放縱之責,攤上這麼個婆婆,也是麻煩不小;其三,到現在也沒答應去母留子,估計那丫鬟頗有幾分本事,讓蔣公子喜歡得很。

柳氏雖然婚姻不順,但好在有個不錯的原生家庭,有疼愛女兒的父母。可是,柳氏的父母再愛女兒,也不能直接跟蔣家鬧翻了,或者直接悔婚,留下不好的名聲。

「這事的確不容易。蔣柳兩家是幾輩子的交情了,就算做不成親家,也不好結仇不是。這親事若黃了,柳家若要撇清自己,便得說出蔣家公子的不孝行徑,我朝最重孝道,如此一來,那蔣公子以后的前程便要壞了;可如若不張揚,那破除婚約的錯處就得落在柳家姐姐身上了,再說親事就不容易了……」

于是,柳氏的爸爸便看上了同事盛紘的兒子盛長楓,只因他對盛家知根知底。

盛老太太治家頗嚴,盛紘也對兒子管教很嚴,有盛老太太和盛紘在,盛長楓就算想離譜,也離譜不起來。而且,盛紘跟他是好朋友,很要面子,絕對不會讓他的女兒受委屈。

至于盛長棟的姻緣,得益于他的人品和盛家家風。

盛長棟為人熱心,樂于助人,幫助了沈繡巧的母親。而沈繡巧的母親既看上了盛長棟的人品和前程,也看上了盛家的家風,覺得像盛家這樣的家族不會出現離譜的子孫。

而且那倆口子還打聽到,長棟眼看就能考出童生了,這才多大年紀,前途總不會太差;雖然那常姓少年雖讀書更好,可到底家世薄了些,要盛家這樣詩書傳家,有長輩有規矩有家底,兒孫多半不會太離譜,何況還有諸多顯貴親戚,就算靠不著,拿出來說說也好。

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而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太少見了,因此,真正愛女的父母一定會看男人的原生家庭,會看對方的家風,絕對不會把女兒嫁入家風不正的家庭里,以免毀了女兒的一輩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