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模范生盛長柏最優秀之處,不是守規矩,而是「兩面三刀」

說盛長柏對父母「兩面三刀」、「陽奉陰違」,一定有人笑我是胡扯。

要知道,盛長柏可是盛家的優秀兒郎,生來就是「別人家的孩子「。

從小就懂事,學習從不讓爸媽操心。大家都上一樣的輔導班,可就只有長柏一舉即中金榜題名。

樂得王大娘子臉上都放光,實在是太長臉了!

盛長楓也是個聰明的,卻不肯在學業上下苦功。為了他屋里那群鶯鶯燕燕,林小娘恨不得天天站在院子中間罵街。

可盛長柏屋里,凡是長得妖媚些的,全被他攆走,只留下幾個樣貌性子都樸實的。饒是這樣,還給改了名字,叫什麼羊毫、鼠須,總之一點軟玉溫香的痕跡都不能有。

這般做派,若叫怡紅院里的賈寶玉看見,不定怎麼嗤之以鼻呢。一心只想著仕途名利,這不就是個「祿蠹」嘛。

可盛長柏不是「祿蠹」,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模范生,謹言慎行,絕少犯錯。但如果僅如此,豈不成了個木得感情的機器,只知道按照指定軌跡刻板運行?

好在,這位盛家大公子,只是外表像一架機器而已。

01

汴京城里,有不少紈绔子弟。但像顧二這麼聲名狼藉的,也不多。

忤逆不孝,私養外室,還流連于勾欄瓦舍,名聲那叫一個渣。以至有侯府的顯赫門第和萬貫家財,整個汴京城里也沒哪戶人家肯將女兒許配給他。

更糟糕的是,老侯爺吐血而亡,顧二百口莫辯,成了氣死父親的不孝子。還得罪了官家,50歲前不準他科舉及第。

人情薄如紙,一時之間,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但盛長柏,是個例外。他深信顧二不是品性不堪的人。

顧二最落魄之時,趕來安慰他的,只有盛長柏。那些酒肉朋友自不消說,連一貫跟屁蟲一樣的盛長楓,也忙著去巴結炙手可熱的權貴子弟了。

真心待顧二的,只有盛長柏。

顧二落魄時,長柏不離不棄。他不怕顧二的壞名聲,拖累自己的前途。

顧二發達時,長柏反而不往前湊了。他不愿靠這份交情,去搞利益上的攀爬。

顧二被逐出侯府、落魄離京前,對女兒蓉姐兒說:侯府里你那些叔伯都是假的,只有盛家這個叔叔才是真親人。

盛長柏對明蘭,也是如此。

他欣賞她的性情,心疼她的不易。從不因不是一母所生排擠她,更不因庶女身份輕慢她。他最看重的,依然是人心。

盛長柏少年老成的刻板外表之下,最可貴的,便是這份真性情。他選朋友,看的是人品。他待朋友,用的是真心。

02

封建時代,評判一個孩子是不是孝子,通常就兩個標準。一是有沒有出息,二是聽不聽爹娘的話。

盛長柏作為盛家的模范生,是眾口一詞的大孝子。他對父母,看起來是一向恭順的。可你再看他的作為,又明顯是不那麼恭順,甚至是兩面三刀陽奉陰違的。

盛纮曾交代他,要他交友謹慎,不要連累自身。他一如既往恭敬稱喏,可轉過頭去,該干啥還干啥。跟名聲不好的顧二,依然打得火熱。在他最狼狽之時,反倒更加情比金堅義薄云天。

后來,顧二時來運轉,炒冷飯成了京城新貴。說親的人,踏破了門檻。他卻獨獨看上了盛家的庶女明蘭,為求娶成功,繞了好大一個圈子。

而他安插在盛府的「內鬼」,恰恰又是這個從不違抗父母的盛長柏。

他在父母面前耍起了花招,然后袖手以待,等著盛纮和大娘子一步步踏入「陷阱」之中。

這個「乖孩子」,可是一點也不乖啊。

對父母「是是是」的背后,他很有自己的主張。職場爭斗和后院算計,都沒能熏染他的心。他始終正直真誠,且不迂腐,秉持著自己的做人之道。

相比盛纮表面正人君子,內里一堆花花腸子,盛長柏的外表規矩、內里方正,才真是盛家的一股清流啊。

03

盛長柏最難得處,是他對老婆的態度。

王大娘子是個「威風控」,動不動就想耍一番。對新過門的兒媳婦,凈琢磨給新婦立規矩,給她一個下馬威。

這般情景,有不少做丈夫的,可是只顧親娘顏面、孝子名聲,從不顧忌妻子委屈的。盛長柏卻不僅在父母面前,替新婦開脫,還暗中教著媳婦兒,怎麼化解婆婆的刁難。

婆婆無端為難媳婦,結果只有兩種。要麼是媳婦受盡委屈,要麼是婆媳之間劍拔弩張。哪一種,都不利于家宅安寧。既如此,不如一開始就打消母親這個念頭。

對比劇中其他男子,才更明白盛長柏的可愛。

小公爺元若,金尊玉貴,卻一直活在母親的控制之中。愛情無力爭取,仆人無力保護,人生無力做主。

書童不為,身份雖是奴仆,卻是小公爺的「知心人」,且對他忠心不二。而他卻護不住不為一條命,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被母親杖擊而死。

如蘭跟文炎敬私情暴露時,王大娘子氣極了,命人打死貼身的丫鬟。如蘭沖出去就撲在丫鬟身上,替她保住了性命。

可小公爺呢?他連如蘭的勇氣都沒有。

難怪顧二會對明蘭說,小公爺是個好人,可他根本扛不住事。小公爺折騰半天,在母親面前跪求半天,結果只是害人又害己。

《孔雀東南飛》里的焦仲卿,更是愚孝到可恨。

母親折磨媳婦棒打鴛鴦,他無能為力。媳婦被驅逐,他又說什麼堅如磐石。聽聞前妻高嫁,他又跑去冷嘲熱諷。非得讓劉蘭芝搭上一條命,再弄到「自掛東南枝」才算消停。

這麼一比,咱們盛長柏才是真優秀。

后來盛家祖母被人下毒,盛纮都想息事寧人算了。只有明蘭和長柏堅持懲罰真兇。

明蘭這麼做,是為情,因為祖母是她最親的人。長柏這麼做,卻是為公道。

他跟祖母既無血緣,又不是自幼養在身邊的,不像明蘭祖孫間那麼親昵。但他無法容忍,盛家上下對祖母的不公。祖母為盛家操持一生,不該落得這般結局。

他不顧利害也要這樣做,靠的依然是那顆正直之心。這跟他對顧二的義氣,對明蘭的厚道,如出一轍。

有句話這樣說:人類的進步,就靠下一代人不聽上一代人的話。

有獨立的思考,有自己的主張。打破「天下無不是父母」的謊言,不被陳腐的觀念洗腦,家族才能在生生不息中,完成一次次的迭代更新。

內心正直,待人真誠,不迂腐不愚孝。盛長柏作為盛家新一代掌門人,一定會比父親盛纮,更令人信服。

讀圣賢書,做君子事,盛長柏是真「學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