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若林殊沒以梅長蘇的身份回來,靖王一定是被林殊附體了

靖王去宮里,又看到那些太監責打庭生了。他十分憤怒地奪過太監的鞭子,雖然那些宮里的太監,對他這個不受寵的郡王并不放在眼里。但是只要有他在,斷不會讓庭生受到傷害。

不過老這樣下去終究不妥,得想一個一勞永逸的法子,讓庭生永遠地脫離了掖幽庭的奴籍才行啊!

靖王總是會想當年他不在金陵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的摯友小殊,還有一直愛護他的祁王哥哥,他們怎麼就都死了呢?還被冠上了謀逆的罪名。

讓他相信小殊謀反,他是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靖王太想知道當年都發生了什麼了,他進宮見到母妃,他說他要奪嫡,靜妃娘娘以為他要輔助太子,或者是譽王,靜妃娘娘嘆了口氣,表示同意。雖然這并不是靜妃娘娘心里想要的,但是為了更好的生存,站隊一方也是權宜之計了。

靖王重審,是他要奪嫡。他要得到那個至高無上的尊位,他要為小殊,還有祁王哥哥翻案。

這恐怕也是說到靜妃心坎里了。

她說好,我們母子同進同退。

私炮坊爆炸了,靖王最先到達了現場,他從軍需里挑來物品,搭建賬篷,安撫傷民。

向來靖王一絲不茍的做事,這些裝備一定會絲毫不差的報備軍部。

但是這一次靖王卻鬼使神差的沒有這樣做。

結果被兵部查出來,兵部尚書在皇帝面前狠狠參了他一本。

但是這一次群臣卻一反常態的都站出來給他說話,父皇也一反常態地叫他事后補上就了事了。

靖王這些年備受冷落,姿態有些放軟人們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倒不在乎別人怎麼想,怎麼看。他只是不想小殊也以為他靖王最終服了軟。即是在天之靈,小殊當知他心。這一切都是為了翻案,為了還祁王哥哥和小殊一個清白。

衛崢被夏江所俘,他是赤焰軍唯一的幸存者。靖王明知這是陷阱,但是他卻不能不救。因為衛崢是小殊的部下,如今小殊不在了,這便是他靖王的責任。

那一夜,靖王見到衛崢,聽衛崢起前當年的情形,也是小殊曾經遭遇過的。靖王眼里蹦出血來。但為了翻案,靖王需要忍耐。

九安山上傳來譽王謀反的消息,靖王和蒙統領趕緊布防。

蒙統領負責拖住譽王的軍隊,靖王負責下山去調援軍。

靖王知道有一條小路,是當年他和林殊在那里游玩時發現的。

幸虧有此小路,才能避開譽王的包圍,下到山下調兵救援。

九安山危機已解,靖王畢恭畢敬的上交兵符。

皇帝看著他這番模樣,心里泛起了嘀咕。

他靖王才不稀罕什麼皇位,也不會提什麼要求。他想得到皇位,也不過是為了給小殊翻案而已。

但是為小殊翻案,必須是皇上在位之時。雖然太過艱難,但是靖王不怕。

從九安山下來,靖王的太子之位已定。而且靖王如今的實力,也已經完全把皇帝架空。

于是,靖王逼皇帝重新徹查當年赤焰冤案。

短短一周時間,所有事情已被靖王查得明明白白。

靖王讓皇帝頒布詔書昭告天下,又社祠堂以慰死者在天之靈。

若林殊沒有以梅長蘇的身份回來,那麼靖王一定是被林殊附體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