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原配之歿,顧二頭頂一片綠,改寫了四房格局

顧廷燁原配妻子余嫣紅之歿,是寧遠侯府一樁丑聞,顧家不提,余家也不提。

余嫣紅與顧廷燁四叔的庶子顧廷炳私通成孕,老顧侯歡歡喜喜告訴兒子要當爹了,盼他日后穩重周全些,莫再意氣執拗。

可顧廷燁好久不曾與嫣紅同房了,這個孩兒,自然不是他的。顧廷燁回家,余嫣紅著急慌忙落胎,用藥猛了,歿了。

余嫣紅是余閣老家的嫡孫女,雖然父親平庸,母親亦夠不上端雅賢淑,養得她性子嬌縱,可她到底是個官家小姐,自幼也是規矩教養著長大,怎麼就與丈夫的堂兄弟私通起來?

論其原因,不過是夫妻不睦,外室煩擾,而外室曼娘故意讓嫣紅知道自己的存在,引得嫣紅打上門去,曼娘再在顧廷燁處示弱哭泣無盡委屈。顧廷燁本就與嫣紅爭鬧不休,為著曼娘受欺,更厭惡冷淡嫣紅,常年不在家。嫣紅是父母嬌寵著養大的,婚后這般狀況,自然又氣又灰心,于是顧廷炳一出手勾引,她便上鉤了。

顧廷炳不是個風花雪月的人,整日鉆營于權勢錢財之中。他趁虛而入勾搭堂弟婦余嫣紅,既非情深不能自抑,也非貪戀余嫣紅姿容,甚至連逢場作戲都不是。 他垂涎的是余嫣紅的豐厚陪嫁,除卻田莊鋪子,至少還有兩萬兩現銀。

事情起初,是顧廷炳與生母劉姨娘一同謀劃的,待第一筆銀子弄到手后,顧廷炳的爹,也就是顧廷燁的四叔也知道了,但沒有制止。

余嫣紅落胎慘死后,顧家退還余家嫁妝時,兩萬白銀不見蹤影。自然,以當時的情形,余家也沒臉追問,死了個姑娘還失了兩萬白銀,悶聲吃了個大虧。

顧廷炳只可惜東窗事發太早,他只吞沒了現銀,那些鋪子田莊還沒動過。

誰都沒想到,顧廷燁離家多年廝混江湖,居然有新貴歸來的一天。

對多年欺凌他的四房五房,顧廷燁并不趕盡殺絕,他示好了一度善待于他的四房嫡子廷煊夫婦,又為四房嫡女廷熒說了一門不錯的親事,借此聯手了廷熒的母親四老太太。

新舊政權更迭之際,顧家亦惹禍上身,除了顧廷炳流放西北,余人均安。在顧廷燁有意縱容之下,顧廷炳在西北繼續惹禍,他的結局,按顧廷燁對明蘭說的——三十年內別想回京。

而同一時間,四老太爺癱瘓臥床了,明蘭也不知道顧廷燁究竟做過什麼,反正從此四房由四老太太說了算。

首當其沖遭殃的是劉姨娘,作為四老太爺的寵妾,顧廷炳的生母,劉姨娘在整個四房一向得臉,連正室四老太太都受過她排擠。可如今男人癱瘓,兒子被流放西北,她再無倚仗,本來還是個半主半奴,后半生就只能被正室太太使喚,如奴如婢,蓬頭垢面,再無往日風光。

顧廷煊是四房原配嫡子,四老太太是繼室,有女無子。劉姨娘母子得意時,他們均受排擠,如今這對無血緣的嫡母嫡子統一戰線。有些事,廷煊身為兒子不便開口的,四老太太大可以說得;而四老太太和廷熒,到底也需要個當家男子依靠。被姨娘庶子壓了多少年的正室與嫡子,才算是揚眉吐氣。

自然,四老太太是會好好侍候四老太爺的,在閨女廷熒出嫁之前,萬萬不能讓他死掉,否則廷熒還得守孝三年,誰知道男方肯不肯等呢?即便肯等,三年之后,說不定庶子庶女都好幾個了,那可如何使得?

當年四老太爺默許妾室庶子欺凌羞辱顧廷燁時,何曾料到顧二頭頂一片綠,會改換了今日四房天與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