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新川主根本不知,「廢掉傻老五」將是他一生的隱恨

老五被抓后,和夫人要去求新川主,卻被老五的生母淳夫人阻止了,這時候的淳夫人說了這樣一句話:

這世上,會決斷的又不止他一人。

之后,淳夫人便穿著一身白衣,披散著頭髮去求見了新川主: 不是為自己的親生兒子求情,而是自請新川主廢黜他的兒子,貶她的兒子為庶民。

這時候,妳仔細去看淳夫人的表情,不是傷心痛苦絕望,而是堅強、堅定、決絕。

新川主不可思議地問了一句: 「妳就這樣放棄了自己的兒子?」

這時候的淳夫人沒有半絲動搖。 因為她從始至終放棄的都不是自己的兒子,而是新川主。

01 這個事件的「真面目」。

在商量給丹川放行這件事的時候,老六尹崢早有決斷,卻故意去問他傻傻的五哥尹岐。

一向荒唐胡鬧的老五說了這樣的一番話:「我覺得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莫不如咱們先放開官道,然后再給父親請罪。」

老六故意調侃:「妳這不是愛屋及烏吧?」

老五則表示:「老六,這是民生問題。什麼愛屋及烏,這是大事,民生問題啊!」

老六聽完自己五哥的話后,綻出了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然后叫了老五一聲「哥」。

不是「五哥」,而是「哥」。

因為在尹崢的心里,唯有老五值得他喊一聲「哥」。他的哥哥成長了,知道考慮民生了,他這個當弟弟的由衷地為他感到高興。

這里一定要明確一點:老六是這個事件的主導者,而老五就是個跑腿的。他們的初衷都是為了民生,為了新川。

這個局本來就是老二做的,他就抓住了「僭越」這一點,想要置老六于死地。

看清楚,老二想要毀了的是老六,而不是老五。

02一個爹,三個兒子。

老二把這件事鬧了出來,老五和老六被帶到了新川主面前。

老二目標明確,就是要置老六于死地。老六看出了老二設的局,第一反應便是要把自己的五哥擇出去。而老五不想看到老六二次被趕出朝堂,選擇了為弟弟頂罪。

這里面,就要說新川主的兩個知道了:第一,新川主是知道老二是故意要毀了老六的。可是,對于老二的狹隘,不容手足,新川主的態度是,這樣很好。這些庶出的兒子們,本來就是他用來歷練嫡出的老二的。老二越是有手段對付兄弟,他就越是高興,越該支持。

第二,新川主知道,這次的主事是老六,也知道老五就是個跑腿的。可是,他覺得老六比老五更能歷練老二,所以,當老五要給老六頂罪的時候,他馬上將錯就錯了。

另外這里還有一個失望: 當新川主看到老五替老六頂罪,求情,他不覺得老五和老六兄弟情深,而是覺得老五爛泥扶不上墻,自己非要感情用事,往火坑里跳。而這種「有情有義」的兒子,是他完全不想要的。他對老五的「講感情」非常失望。

老五原本就不爭氣,還不知進取,這種兒子不要也罷。

棋子。

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瑯琊榜》中的被關在大鐵籠子里的譽王。他發瘋一般嘶吼著說了一句這樣的話:

那我是什麼?大棋子生下的小棋子嗎?!

新川主真的把自己的兒子當成了兒子嗎?還是,他的十個兒子,在他手里,不過是大棋子生下的小棋子。有用的小棋子,就多留一會兒,沒有用的小棋子就扔掉。

03 老六的「雨中跪求」。

明明是老二設的局,明明做決定的是老六,可是最后被關進大牢接受懲罰的卻是老五。

于是便出現了老六的雨中跪求。

老六自小爹不疼娘不愛,其他的兄弟對他更是視而不見,哪怕是老三,剛開始也是不想跟老六多接觸的,畢竟老六沒錢沒權。

唯有老五,他和老六相互扶持著長大。

電視劇第一集有這樣一個細節:當老二揪著老五罵的時候,老六故意弄翻了棋子幫老五解圍。而等到老六開府,只有老五從來沒想過不去,老二雖然可怕,他雖然害怕,但是他拼了命也要去。

更何況,這次明明就是老二想要毀了他,老六怎麼會愿意讓對自己最好的哥哥替自己頂罪。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他和他的五哥明明就是為了民生,為了新川,而他的父親明明知道是老二要毀了他,明明知道他的五哥無辜,可偏偏如此不公。

老六跪在雨中說了這樣的一段話:

玉琢成器,但以子為器,不以為人,貌合神離,終棄去之。

什麼意思?

不僅僅是在說新川主沒有把他和老五當成人,而是當成了工具,更是在說,他們要放棄他這個父親了。

可惜,新川主從來都沒把小妾當人看,更沒把小妾生的兒子當人看,自然對老六的話,無動于衷。

二少主為什麼會是那樣瘋癲的樣子,看看他這對自私自利的父母就知道了。

04老五最后的「三拜」。

新川主作出了抉擇,而淳夫人也做出了抉擇。

當尹岐被貶為庶民,當新川主直言: 「孤就當沒妳這個兒子」。

尹岐對著新川主拜了三拜:

謝父親賜罪之恩,謝父親不殺之恩,謝父親養育之恩。

「謝父親賜罪之恩」,明明他沒做錯,可僅僅因為他沒用,他的父親就不論對錯地舍棄了他。

「謝父親不殺之恩」,是妳完全可以再虎毒食子一點,妳沒有,我謝謝妳了。

「謝父親養育之恩」,從此我再也不是皇子,不是妳的兒子,而僅僅是個庶民。我們之間,再無情分可言。

是新川主舍棄了老五嗎?

是老五和老六,還有淳夫人都徹底舍棄了新川主,新川主在他們心中再也不是父親,不是丈夫,而是主上。

更何況,哪個皇子是傻子呢?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拿他們當棋子,又有誰還敢跟新川主談所謂的感情。

新川主的一個偏心,毀掉的是十個兒子。

在老五被廢之前,新川主的十個兒子,至少老五、老六都把新川主當成了自己的父親。其他的少主,雖然知道父親偏心,可是嫡庶有別,他們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度日。

可是,當新川主廢掉了老五之后,那些庶出的孩子也被新川主逼到了一個境地: 一旦老二登基,他們這些庶子不會有什麼好下場。老五的下場,很可能就是他們這些庶子的下場。

看看老十逼著老五搬家的那種囂張,哪個庶子不萬分寒心。 老三為什麼不怕死地跟著老六去反對老二?

因為,他已經別無選擇了。要麼跟老四一樣搖尾乞憐,要麼就會跟老五和老六一樣,成為新川主歷練老二的棋子。

可是,新川主的偏心,用所有庶出的兒子去給嫡出的兒子當踏腳石,嫡出的老二就能被歷練出來嗎?

他不是在給老二掃清障礙,而是在為老二養出了一群狼。而越是被偏愛的孩子,越是不孝,也越是容易被養廢,養歪。

老五振聾發聵:「一個家怎麼能不分對錯?!」

可惜,新川主沒有聽到,他廢掉了老五,也徹底廢掉了他和所有庶子的父子情分,也徹底阻斷了十個兒子的兄友弟恭。

父不慈,子不孝。父不均,子相爭。

新川主的結局,也不過是看著兒子爭斗,看著兒子不孝,飲恨終身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