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鶯兒初見皇帝時的這場對話,全靠蘇培盛的事先培訓和指導

事情很簡單,就是除夕之夜,皇帝在倚梅園和甄嬛隔空對話后,皇帝心心念念想要把甄嬛找到,于是皇帝就安排蘇培盛找到這個與他隔空對話的人。

然而,這個工作任務并非只是找個人那麼簡單。

因此,從蘇培盛對這個工作任務的解讀,再到執行,最終交差,都體現了他在職場中優秀的「向上管理」能力、以及為人處事的高情商。

對話內容詳析:

除夕夜,倚梅園,皇帝給蘇培盛下達工作指令時的說辭是這樣的:

「……倚梅園有個有才學的宮女,你去給朕找出來。」

問題來了,從蘇培盛的視角來看,他并不清楚皇帝和這個宮女之間發生了什麼,他唯一得到的有用信息就是「這個宮女有才學」。

但是,聞弦而知意,以蘇培盛對皇帝的了解,他領會到皇帝找這個宮女絕對不是因為她的才學,而是皇帝對人感興趣。

不了解老板,就沒法做好老板安排的事情。

皇帝為什麼會在除夕熱鬧的夜宴上獨自離席來到這倚梅園?

表面上看起來是因看到宴席上擺放的紅梅開始思念純元,實則并非如此,雖然后宮妃嬪在側,但皇帝被政事所累,夾在華妃和皇后的斗爭中,滿身疲倦,他需要一個生活新鮮點去療愈和調劑。

他和甄嬛在倚梅園的隔空對話,恰好給他疲憊且孤獨的生活帶來了一些美好的波瀾。這部分我在皇帝為什麼要假扮果郡王去撩甄嬛時已經明確分析過,此處就不再贅述。(點這里復習)

因此, 對蘇培盛來說,他拿到的工作任務絕非是找一個宮女那麼簡單,這工作任務的本質上是給皇帝找尋情感生活上的新鮮和樂趣。

既要給皇帝留足面子保留情趣,畢竟不能直接問皇上你和這個宮女具體是啥情況啊,又要得到些更有效的信息好去開展工作。

看破不說破,他便順著皇帝的話問:「……請皇上指點,該如何去考究這宮女的才學呢?」

皇帝開心一笑,神秘且傲嬌地說:「你且問她逆風如解意,下句是什麼?」

明明就是找個女人這種尋歡作樂之事(當然了,皇帝也是為了收集純元周邊),但皇帝還是要端著架子打馬虎眼說宮女有才學。

皇帝就是這樣,典型的上位者御下的防備心理——你要聰慧地一點就通,但你也不能聰明到能把我猜得明明白白,得時刻注意保持神秘感和距離感。

蘇培盛自然懂得,雖然他沒有追問細問更多信息,也沒有一副「皇上,我懂你」的聰明姿態。

可是,按照后宮的規矩,皇帝大費周章地找宮女這事是有失體面的,蘇培盛很好地照顧到了皇帝的體面。

他的說辭是這樣的:「皇上有旨,今年節下宮中同慶,皇上出了個對聯,無論是太監或是宮女,誰要能對得上的,皇上重重有賞。」

蘇培盛很會說話,這屬于是雙向加密。既沒有透露皇帝想要找個宮女的意圖,也很好地避免了宮女為了上位而不擇手段地冒充。

這話就是說給那個「宮女」聽的,這就叫做「懂的人自然會懂。」

然而,當余鶯兒對出下半句的時候,蘇培盛看著她,表情那叫一個復雜。

蘇培盛有他的考量:對皇帝來說,宮女有才學這事是幌子,容貌和有不有趣才是皇帝真正在乎的。

整合考量下來,余鶯兒顯然是會讓人失望的。再拓展一下,蘇培盛作為皇帝的秘書長,他調查余鶯兒的出身和才學情況是很容易的事,他也擔心給皇帝找了個無趣之人。

但是,皇帝安排的工作得交差呀。

為了更好地交差,為了讓皇帝滿意,更為了自己不背鍋,蘇培盛提前對余鶯兒做了一番培訓和指導后,才帶她來見皇帝。

蘇培盛帶著余鶯兒去找老板皇帝呈現工作結果這段,堪稱職場人向上管理和匯報工作的經典案例。

蘇培盛先是主動降低皇帝的期待,說:「皇上,您吩咐奴才辦的事,奴才已經盡力去辦了,但是……」

「但是」后面是啥,蘇培盛并沒有說出來。但他這話的意思無非就是先表態,我已經盡力去辦了,但是吧,不知道會不會讓您滿意啊。

一旁的果郡王圍觀看熱鬧,順帶著給蘇培盛臺階下:「皇兄只說了上半句,這下半句蘇培盛不知道,這差事不好辦吧?」

皇帝那可是充滿期待來著,聽蘇培盛這口氣,便不高興:「你辦不好是你不中用。」

蘇培盛趁機說道:「皇上息怒,皇上您下了半天的棋了,也該口渴了,若真要責怪奴才,也請先喝口茶吧。」

緊接著余鶯兒端著茶進來了,相比在倚梅園時灰頭土臉穿著破衣服的余鶯兒,她這身華麗精致的打扮是花了心思的。這顯然都是蘇培盛授意給她打扮的。

皇帝品茶,說:「這茶是用梅花上的雪水泡的嗎?怎麼有一股梅香呢?」

皇帝這種文藝男,就好這一口!蘇培盛用的心思呦,令人忍不住感慨一句:果然最懂皇帝的還是蘇妃!

皇帝這麼一問,余鶯兒趕緊認領,說是我不小心染上了梅花氣味。

皇帝也會來事,問:「看著你眼生,什麼時候來御前伺候的?」

余鶯兒回答:「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在倚梅園侍弄花草,勞作辛苦,得蒙蘇總管關愛,所以奴婢才有幸來到御前伺候一次。」

余鶯兒說這話時,蘇培盛這小眼神靈活敏銳地觀察著皇帝和余鶯兒的情況。

顯而易見,這話指定是蘇培盛授意余鶯兒這麼講的。

前面果郡王說蘇培盛不知道下一句是什麼,差事難辦,其實并不是, 蘇培盛了解清楚了「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的意思,否則余鶯兒不可能在這里用得這麼恰到好處。

蘇培盛真正有水平的地方在于,他并不自己去說,而是讓余鶯兒自己一邊和皇帝對暗號,一邊把事情交代出來,暗示皇帝:這就是我給你找來的那個宮女。

而余鶯兒特意強調「有幸來伺候一次」,這話就是蘇培盛給皇帝留退路呢:您先看看滿意嗎,不滿意就讓她從哪來的再回哪去。

皇帝自然領會,繼續跟余鶯兒勾搭一句:「一路上過來冷不冷啊?」

余鶯兒回答:「風雪已停,比除夕之夜弄濕了鞋襪要好許多。」

余鶯兒這話很刻意,體現了她的野心和迫切,她就是想死死抓住機會明確告訴皇帝:我就是你那晚在倚梅園遇到的人。

聽完這話,皇帝的反應是對蘇培盛說:「難為你的心思了。」

皇帝心里跟明鏡似的,他清楚如果沒有蘇培盛的安排,眼前這個宮女不可能回答得這麼得體且討喜。

一看皇帝心情不錯,認可了蘇培盛,余鶯兒趁機以退為進逼迫皇帝做決定呢,她說自己還有倚梅園的事情要做,要告退了。

結果就是,皇帝下令留下了她,并封她為官女子。

到這里,蘇培盛交差完畢。

注意,這是皇帝自己做決定讓余鶯兒留下來的,即便以后發現余鶯兒是冒充的,或者發現余鶯兒很無趣很失望,也不會怪罪到蘇培盛身上,因為是皇帝自己選的。

而且, 蘇培盛讓皇帝自己做決定,非常好地保護了皇帝的隱私,把自己當作局外人,讓皇帝享受這種暗戳戳的相會重逢的感覺,滿足了皇帝御下保持距離感的需求。

蘇培盛的工作方法非常值得職場人學習。

為老板做事,既用心、周全、考慮老板的心思和想法,更為老板把關、提前做好篩選和安排,留下空間和余地,方便老板做決策。

蘇培盛做向上管理的思路是:把自己抽離出來,沒有「我認為」、「我覺得」,而是作為一個旁觀者,去觀察和考慮老板皇帝想要什麼,他在乎的是什麼?他有什麼問題急需解決?他的雷區是什麼?……從而,做到了從老板的角度出發,按照他的真實需求完成工作。

也許有人會問,蘇培盛究竟知不知道余鶯兒是假冒的?

其實,蘇培盛并不在乎這事,他在乎的是能不能滿足皇帝的期待,讓皇帝高興。

他能把余鶯兒推到皇帝面前來,就是對余鶯兒能取悅到皇帝這事有把握。

話說回來,果郡王用一句詩就試探出余鶯兒沒有啥才學,蘇培盛去盤查了底細的能不知道嗎?

因為是不是真的有才學不重要,皇帝反正要的又不是余鶯兒的才學。因此當果郡王提醒蘇培盛「東西交錯了人」時,蘇培盛不以為意。

因為余鶯兒會唱昆曲,給了皇帝一個大驚喜呢!

到這里,你會忍不住恍然大悟:哎呀,蘇培盛做事真的是滴水不露、心思周全!

他在達到皇帝的期望同時又稍稍地超出了皇帝的期望,給了他更多的驚喜,皇帝指定對他是一百個滿意呀。

聰明人和普通人的區別大抵就是,聰明人會把一件事從頭到尾琢磨地周全細致、把所有能利用的資源和優勢都發揮到極致,呈現出最好的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