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北大畢業的「無冕之王」鳥鳥,會成為下一個李雪琴嗎?

《脫口秀大會》第5季結束了。

恭喜呼蘭,陪跑了3次,終于在第四次獲得了「脫口秀大王」的稱號。

與此同時,才剛剛講了兩年脫口秀的新人鳥鳥,也獲得了不少的關注。

在總決賽中,鳥鳥成為了第五屆脫口秀大會亞軍。

總決賽第一個登頂的熱搜是「鳥鳥 文本」。

因為她的文本受到太多人的喜愛,網絡上稱她為「 無冕之王」。

鳥鳥成為繼思文、楊笠以及李雪琴之后,第四個沖進總決賽的女性脫口秀演員。

其中,跟鳥鳥最像的,是李雪琴。

甚至有人說,鳥鳥,會是下一個李雪琴。

兩年前,李雪琴憑借《脫口秀大會》爆紅網絡。

火到大家可能并不記得那一年的脫口秀大王是誰,卻記住了那個帶著濃重東北口音的李雪琴。

目前李雪琴全網粉絲超過千萬,演了不少電影電視劇,還是許多綜藝上的常駐嘉賓,可以說是轉型最成功的脫口秀演員之一。

李雪琴和毛不易搭檔的綜藝《毛雪汪》

李雪琴最近開設了脫口秀演出專場,汪蘇瀧、毛不易和孟鶴堂等人,都幫著做宣傳。

早在第三季《脫口秀大會》播出時,沈騰就特別喜歡李雪琴。

作為決賽中的特邀觀察員,他毫不猶豫地把手上的5票都給了李雪琴,原因是他很喜歡李雪琴「又懶又喪」的樣子。

巧的是,鳥鳥講脫口秀的時候,也是充滿著一股沮喪的表演風格。

李誕形象地稱之為:社恐脫口秀。

都是北大畢業,都會講脫口秀,甚至連說起話來喪喪的模樣,都如出一轍。

鳥鳥,真的能成為下一個李雪琴嗎?

考上北大,到底意味著什麼

「我非常的惶恐,我生怕上北大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一件事,從此以后走的都是下坡路。」

鳥鳥在采訪中說過這麼一句話。

這句話乍一聽有些凡爾賽,但是其實是許多名校學子內心切實的焦慮。

登上央視新聞時,鳥鳥用非常平靜的語氣講了自己的求學經歷。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的北大學子。」

「大學時我學的是地下水科學與工程,跟脫口秀八竿子打不著。」

「考上北大,不是因為我厲害,而是因為那年招的人多。」

鳥鳥說的話很慢,但每句話都很清楚。

就在鳥鳥「毫無感情」的講述中,我們了解到,原來鳥鳥本科來自吉林大學的理工科,后來因為喜歡文科,考上了北大的創意與寫作專業。

對此,她還特意自謙地強調,考上北大,是因為那年創意與寫作專業,報的人少,招的人多。

北大畢業后的鳥鳥,也曾陷入迷茫。

她喜歡寫作,但是發現,即使是北大畢業,也很難當上作家。

周圍的同學都在考公考編,鳥鳥做過編劇、雜志編輯,卻實在找不到什麼價值感。

也難怪鳥鳥說自己,卷的時候她想躺,躺的時候她想卷,永遠年輕,永遠左右為難。

李雪琴也曾有過跟鳥鳥一樣的焦慮。

她曾是北京大學自主招生遼寧省第一名。

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啥也不會,就會學習。

李雪琴畢業的那一年,剛好是在線教育打得火熱的時候。

她選擇了去紐約大學讀教育學。

可是去了國外以后,李雪琴發現這個專業并不適合她,所以選擇了休學。

鳥鳥和李雪琴的經歷,似乎都在告訴我們,考上了北大并不代表人生會一帆風順。

鳥鳥在剛畢業的時候也會迷茫,找不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李雪琴也會焦慮,即使是北大畢業,考上名校,最終還是選擇肄業。

李雪琴曾經說過,可能自己一輩子都無法摘掉「北大」這個標簽。

因為北大這個光環,實在是太耀眼了。

鳥鳥也說,北大只代表她的學歷,脫口秀卻是她的職業。

在這點上,鳥鳥和李雪琴很相似,清醒又自知。

人生永遠沒有一勞永逸,也不存在考上大學就好了,哪怕那所大學是北大。

鳥鳥的「喪」和李雪琴的「喪」,是一樣的嗎

畢業一段時間后,鳥鳥在內蒙古找了個編制工作。

在一次機緣巧合的情況下,鳥鳥接觸了脫口秀。

用鳥鳥的話來說,幽默是一種自我治愈的手段。

鳥鳥選擇通過說脫口秀治愈自己。

對于鳥鳥而言,脫口秀這份工作有趣、快樂能賺錢,最重要的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當鳥鳥告訴家里人自己要辭職去上海講脫口秀時,家里一度懷疑她是不是要去搞傳銷。

不過鳥鳥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選擇并沒有錯。

一直以來,鳥鳥都有很嚴重的容貌焦慮。

在成名之后,她也毫不掩飾地承認過這點。

「漂亮的人和普通人,面對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上世紀80年代在我國出土了兩具3800年前的人類遺體。」

「人們把他們命名為樓蘭美女和干尸二號。」

鳥鳥說起來,像是siri一樣,一字一句,但是莫名讓人信服。

有人說,鳥鳥講起脫口秀來不咋咋呼呼,有種靜水流深的感覺。

在后來的節目里,鳥鳥越來越自信。

鳥鳥承認,自己的容貌焦慮緩解了。

因為她發現,有不少人在她的段子里找到了共鳴。

鳥鳥發現,原來被普通的外貌所困擾的,不止她一個人。

在《脫口秀大會》第5季的總決賽中,鳥鳥「攤牌」了。

她說內向都是自己裝出來的。

「大家都是來爭脫口秀大王的,只有我是來當影后的。」

講脫口秀表達自己的想法,對鳥鳥而言是件開心的事。

她表演時的「喪」,恰恰說明了,脫口秀有很多種不同風格的表達方式,不同的人所采用的搞笑方式是不同的。

鳥鳥曾經說過,自己的靈感主要來源于閱讀,她的喪,更多的來自與生俱來的氣質。

而李雪琴的經歷,則要比鳥鳥沉重一些,她可以說是喪文化的代表。

在李雪琴很小的時候,她的爸爸做生意失敗,為了躲債,跑了。

很長一段時間內,是李雪琴和媽媽相依為命。

有的時候媽媽沒能控制情緒,會無緣無故地罵李雪琴。

這導致李雪琴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討好型人格,跟別人交往會忍不住察言觀色。

長大后的李雪琴,因為長得胖被喜歡的人嫌棄。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很自卑。

大三的時候,李雪琴患上了抑郁癥。

嚴重的時候,李雪琴好幾次在街上崩潰、嚎啕大哭,甚至有自盡傾向。

有不少人猜測,后來李雪琴出國留學中途肄業,可能是因為抑郁癥加重了。

面對困難時,李雪琴的第一想法是,算了吧。

很難想象,一個人的身上可以同時擁有悲觀和樂觀兩種特質,但是李雪琴就是如此。

她每次演出,幾乎都要把手扶著話筒把,整個人像是站不穩一樣。

但是只要李雪琴一開口,往往都能引起滿堂的笑聲。

如今的李雪琴,似乎已經走出了抑郁癥的陰影。

面對情緒上的壓力,她沒有選擇「算了」,而選擇歇會,再接著努力。

如果說鳥鳥的喪是與生俱來的氣質,大概李雪琴的喪,則是對疲憊生活的一種喘息。

李雪琴的成功能復刻嗎

在年齡上,李雪琴比鳥鳥還小3歲。

3年前,李雪琴成為追星錦鯉,喊話總裁李彥宏和籃球運動員郭艾倫等名人時,鳥鳥還沒邁進脫口秀這個圈子。

2年前,李雪琴在《脫口秀大會》第三季大火,在總決賽中獲得第5名的成績,和王建國的「雪國列車」火遍全網時,鳥鳥剛剛接觸脫口秀。

當時,連楊天真都說,自己要簽約李雪琴。

實際上,李雪琴自己就是老板。

曾有財經媒體報道,李雪琴手里握著5家公司,

從李雪琴的社交賬號也不難看出,她的商務資源很好。

這兩年,李雪琴參演了四部電視劇,兩部電影,同時也是許多綜藝節目上的常駐嘉賓。

擁有自己的工作室,開了自己的公司,而且還有自己的綜藝,李雪琴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她的喪絕對不是「擺爛」和「完全躺平」。

李雪琴參加的第三季《脫口秀大會》是5季里評分最高的,也是《脫口秀大會》5季以來口碑最好的。

直到現在,都有人懷念羅永浩和楊天真當領笑員的那一年。

從以上的種種也不難發現,李雪琴早已在脫口秀之外,有一番廣闊的天地。

她的成功,的確很難復刻。

結語

鳥鳥曾經說過,之所以取藝名為鳥鳥,是因為自己可以飛,不用飛得有多高,但一定自由。

鳥鳥不必成為下一個李雪琴,因為她也會有屬于自己的天空。

#《脫口秀大會》#、#鳥鳥#、#李雪琴#

作者:扁扁坨坨

責編:EYELINER

本文由蓋飯人物ThePeople原創,歡迎關注,帶你一起長知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