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程少商是為凌不疑才故意打腫了雙眼吧

有些人遠沒有看上去那般光鮮,妳只覺得他鮮衣怒馬,卻不知道其背后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

凌不疑就是這樣一個人,他是皇帝最寵愛的十一郎,是萬千少女心中的夢中情郎。

可是,連寵愛他的皇帝,也不知道他背負的血海深仇。只有同病相憐的姑姑,只有她知道,凌不疑是霍家唯一留存的血脈,也擔負著為死難者雪仇的使命。

他喜歡殺伐,不是在戰場上殺戮,就是在趕往殺戮戰場的路上。他活得不像他自己,又或者他根本就是為使命而活。他不是凌不疑,他是霍無傷,但其實他誰都不是,他為報仇雪恨而活。霍君華活得行尸走肉一般,而他連行尸走肉都不算。他是使出渾身解數也要報仇的工具人。

他不拘言笑,別人都以為他是生來就不拘言笑。他陰冷凌厲,也不是生來如此,而是經歷了孤城破,父母兄弟皆被殺戮才會如此。

他留下余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復仇。

他復仇的人生大事里,少商是個意外。

剛剛相識時,他對她心存偏見。但是他送她一份「大禮」時,卻又忍不住去親自觀瞻。

如同看到自己手刃了仇人一般,看到欺負少商的人,個個受到懲罰,相互傾軋,他的心里也有幾分快意吧!

但是,最終他還是收回他所有注視的目光,要走屬于他自己的孤獨之路。

少商和阿姊去赴宴,王玲和幾個名門貴女門合起伙來整蠱少商。

程少商何其聰明,她早就察覺到了這一切。

她悄悄用匕首隔斷了繩索,所以她不但沒有被絆倒,還狠狠地反擊了王玲。

看到被自己整蠱得不成樣貌的貴女們,少商知道無法向母親交代。她竟想出自己打壞自己的臉,一副受傷的模樣。她已受傷至此,母親還那些大人們就不會再懲罰她了吧!

她狠狠地朝著自己的眼窩就是兩拳,如同被朱砂畫了一對貓熊眼,看起來十分的奇怪逗人。

晚上少商的母親還是要懲罰她,父親愛女心切,給她偷偷放水。少商得已先到好友凄凄阿姊家暫避。

少商頂著一對貓熊眼,就出了門。

此時的凌不疑正在為蜀地堪輿圖,與凄凄的父親萬將軍糾葛。眼看到了飯時,凌不疑又沒有在外留食,留宿的習慣,只得起身先告辭。

萬將軍心不甘情不愿地陪了凌不疑一整天,終于要把這「瘟神」送走了,心里暢快不已。

他洋裝挽留之意,將凌不疑送出府邸。正打算回去的時候,少商喊著伯父,就趕上來。

她與凌不疑擦肩而過,來到萬將軍跟前。

她那雙大大的貓熊眼,著實沒被萬將軍認出來。

少商只好耐心的解釋:「萬伯父,我是少商啊,程少商……程家……少商」

萬將軍許久才反應過來,然后哈哈大笑。

凌不疑跟過來,凌不疑的副將也跟過來。

少商一點兒不怕凌不疑,她那般咻咻之態,在凌不疑跟前,也不覺得有何丟人的。她還用那對特有的貓熊眼白了凌不疑一眼。嘴里冷哼一聲:「想笑就笑出來吧!」

意思是沒什麼大不了。

凌不疑忍著輕哼一聲,他身邊的副將「哼」的聲音比凌不疑還大。

凌不疑斜眼看了副將一眼,副將趕緊噤聲。

但不得不說凌不疑是真的笑了,他的笑浸在眼角眉梢里。那輕聲的冷哼,不過是掩飾他會心的一笑而已。

程少商是為了凌不疑,才打腫雙眼的吧!

如同她必會出現在凌不疑的生命里,從來不是偶然,而是被刻意的安排。上天薄待了這個不幸的少年,也最終給予了他補償。

那一對貓熊眼,成了凌不疑陰暗鬼域里的一抹亮色。最終照亮了他,自此他的人生漸漸不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