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演高貴妃:將譚卓和童瑤放在一起,差距就出來了

上個月,譚卓的新戲《追愛家族》意外「撲街」,相比她之前與郭京飛合作的現代諜戰劇《對手》評分慘淡。

其實作為一個演技備受好評的大器晚成型女演員,譚卓一直以來拿出的作品都很出色。

而真正讓她獲得大眾關注的角色,還是四年前的「高貴妃」——這個角色出自捧紅了不少明星的《延禧攻略》,是個驕縱跋扈的宮斗「菜鳥」。

無獨有偶,除了譚卓之外,童瑤也在同一階段播出的《如懿傳》中挑戰了高貴妃這個角色。

如今再看這兩個角色的塑造,演技一對比,高低肉眼可見。

1.慧賢皇貴妃:堪比「華妃」的存在

咱們先拋開兩位演員,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歷史上確有其人的高貴妃:她是大學士高斌之女,也是乾隆朝首位貴妃和皇貴妃。

看這履歷,出身雖然不如大家因為看了《甄嬛傳》而耳熟能詳的華妃娘娘低,但也不差。

而兩個影視形象更為相似的還有她們跋扈的性格和做派。

不過這個形象的歷史原型除了家世好之外,還極富才華,據說她是唯一一位可以和乾隆在后宮談論詩詞歌賦的女子。

不過慧賢皇貴妃因為體弱多病,乾隆甚至為了給她沖喜還下令將她冊封為皇貴妃,地位僅次于皇后。

不過就在獲封的兩天后,慧賢皇貴妃還是一命嗚呼了,為了懷念她,乾隆層寫下16首詩文。

而他一生只為三個女人寫挽詩,足見高貴妃是他心中的「白月光」。

其實這個形象在影視作品中并不常出現,2008年曾經在楊冪主演的古裝劇《上書房》中,有過詮釋;

去年播出的愛情古裝劇《一紙寄風月》中,以女主角的形象出現過。

不過以上兩個角色的表演均可以說是一般,因為都不溫不火。

所以論起將「高貴妃」這個形象真正演「火」的人,還得是譚卓和童瑤。

2.譚卓的高寧馨:強勢而悲哀

譚卓飾演的高貴妃,出場非常有氣勢,被人八抬大轎伺候著,她卻白眼直翻,無時無刻不顯示出自己的高貴和氣焰。

這也并不為過,畢竟她當時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所以在待人處事上也如同「華妃」一樣依仗著父親在朝廷的勢力,一直以來囂張跋扈。

早年前,她與皇后富察氏、嫻妃那拉氏一同入寶親王潛,后來步步高升,同時她才貌雙全,獲得皇上的歡心也并不困難。

另外,相比其他嬪妃有的端莊大氣、有的溫柔多情,高寧馨卻自成一派,儼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做派。

甚至在面對皇上時,高寧馨依舊不管不顧,比如說因為皇上賜給后宮十二幅宮訓圖,到了她的儲秀宮賜的一幅《西陵教蠶圖》。

高寧馨看到后,馬上浮想聯翩,認為這是皇上在為皇后出頭,提醒自己不要處處與對方作對,于是大發雷霆。

當時的譚卓是這樣處理這場戲的,她自言自語:「她長春宮用金器,我儲秀宮卻只配用銀器!」一句話道盡自己的委屈和不甘。

緊接著她又來一句:「這些本宮都忍了,可皇上呢,本宮一個大活人站在那兒,皇上連看都不看,滿心滿眼的都是她,這叫人怎麼忍?」

幾句話盡管字數不多,卻足以描繪出高寧馨是個清醒又矛盾的女人——哪怕她家世驚人、美貌過人,卻終究不過是個等愛的女人罷了。

有人說譚卓在這部戲中的演技過于浮夸,但事實上的高寧馨本來就是個虛張聲勢的人。

她表面看似囂張,但實則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尤其是最后瀕死那一段對皇上說出口的:

「臣妾在高家眼中,就是宮中的棋子;

在皇上眼中,就是高家獻媚的工具。

時間久了,寧馨兒自己是誰,自己都不知道了。」

沉浮在宮中,高寧馨也曾經被純妃陷害禁足,導致父親前來探望,但對方卻是來指責女兒的,他生氣她的不求上進,甚至還揚言要把更年輕、漂亮的女兒送入宮中。

「我高寧馨沒有倒下,也永遠不會倒下。」

這一段戲中,譚卓用聲嘶力竭的表演,詮釋了一個棋子的最高境界。

而這句話恰恰也說明了她囂張跋扈背后的心虛和脆弱——女人在大時代的背景和顛簸之下,人生并沒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甚至就連唯一常伴在枕邊的男人,都對她有所忌憚,忽遠忽近,甚至包括與皇后、魏瓔珞等人之間的作對,也僅僅是因為一個情字。

可以說,譚卓在處理「高貴妃」時的演技非常巧妙,她一切地夸張和聒噪,其實都有目的,這樣就可以更加凸顯這個人物內心的悲涼底底。

再來說她的扮相,譚卓在娛樂圈內絕對不屬于非常驚艷的長相,但是勝在大氣、嫵媚,誰說她不嫵媚的?

建議去看一下《我不是藥神》。

以上這些內容,也許就是當高寧馨下線后,彈幕上每天都有人打卡:「高貴妃走的第三天,想她」的真正原因吧。

3.童瑤的高晞月:奶兇而蠢萌

相比譚卓出演的高寧馨,童瑤詮釋的高晞月是另外一個畫風:

她也是才貌雙全,精通琴棋書畫,更是大清的琵琶國手,不過最初她并不是乾隆的意中之人,選福晉時,他只是說:

「晞月格格,人如其名。東方未晞,月色風霜。」

隨即便賜她黃金百兩,但后期為了和青櫻在一起,不得已之下封其為格格,并與青櫻一同入府。

不過高新月性格非常兇暴,卻被童瑤演出了可愛、蠢萌之感,盡管被封為「慧貴妃」,但是她的所作所為并不聰明,連甄嬛都忍不住都偷偷吐槽她的智商。

而且相比原著中的心機算計,童瑤將高晞月詮釋得并沒有太多城府。

她一生求子,卻因為乾隆、甄嬛、瑯嬅三方暗中陷害導致一生無孕,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罷了。

新婚之夜,在得知皇上去了青櫻的房間后,她不僅沒有半分怨恨,反而還很倔強地要了自己的琵琶來彈,并且自信地說:

「我還不信了,我能一輩子就是格格?說不定明天晚上,王爺就要來我屋里了。」

這時的高晞月明顯還是一副小女孩姿態,并不懂得深宮的險惡,以及自己將要面臨的是什麼。

后來,她一直為求子而郁郁寡歡,看到別人懷孕心生羨慕,她第一反應不是去害人,反而是把枕頭塞進衣服里,模仿著懷孕的姿態。

不過直到高晞月因病去世,最終也未能如愿,所以她這一版高貴妃會在這一點上尤為打動別人。

而面對「小琵琶精」白蕊姬懷孕之后的挑釁,高晞月也只能弱弱地來一句:

「本宮今日容你,待你生下龍胎,看你還敢矯情。」

當然了,作為反派,高晞月也有刻薄的時候,最重頭的一場戲可能就是因為紅羅炭一事欺負、毒打海蘭,但是轉身就讓甄嬛用一個和皇上的對視秒殺了,還換來幾個月不能侍寢,導致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時的高晞月異常面目可憎,但是舉手投足之間會給觀眾一種「奶兇」的錯覺,搞得這樣一個大反派被童瑤演出了反差萌。

只不過由于心智、時機等原因,這樣一個「傻白甜」美人兒很快便凋零在了深宮之中,真是令人唏噓。

而童瑤在詮釋高晞月最「絕」的一場戲,可能就是她在大雪中去世的這一段,也帶走了許多觀眾的眼淚。

人人知道,高晞月極度怕冷,卻最終因為被皇帝減少炭火使用而虛弱,最終在一片白雪中仙逝。

「臣妾這一輩子如癡夢一場,后悔也來不及了。

只盼著下輩子不要落入帝王家,清清靜靜地嫁了人,相夫教子,也做一回賢德良善之人。」

這句臺詞,是關于高晞月一生最扎心的一句話,她說自己的期望下輩子嫁入平凡人家,相夫教子,一句話道盡了她這一生的不甘和遺憾。

身為貴妃,最終卻落得一個如此的下場,可悲可嘆,可憐可恨。

再來說童瑤的演技,她能夠將這個反派角色演出現在的效果,呈現出一種讓人又愛又恨、欲罷不能的感覺,演技還是相當可圈可點的,畢竟「高晞月」下線時也讓眾多網友心疼不已。

而且,這個角色與她后期出演的爆款劇《大江大河》《三十而已》等劇中的形象完全不會串戲。

有人說,如果下一世生在普通人家,「高晞月」一定是個備受疼愛的可愛嬌妻;

而「高寧馨」也一定是個整天咿咿呀呀唱戲消遣的高雅貴婦吧?

那麼看下來,再去追究兩位演員誰的演技更好似乎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畢竟她們詮釋的雖然是一個人物,卻各有側重點,整體氣質也不一樣。

你更喜歡哪個「高貴妃」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