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小秦氏兩次火燒明蘭,為何第二次讓顧廷煒參與?

原著中,小秦氏第二次火燒明蘭后,劉正杰的夫人來探望她,并跟她說了一件事:

可是,這里有個疑點——小秦氏很愛她的孩子,甚至,在第一次火燒明蘭時,小秦氏都是瞞著顧廷煒的。

為何這次,卻要顧廷煒親自出馬?

小秦氏為何非要奪爵?

小秦氏本是東昌侯府的嫡次女,自小也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不過,她的富貴生活,到了十四歲就戛然而止:

母親不善持家,父親愛附庸風雅,為了一個生銹的銅環,就能豪擲千金。所以,小秦氏的父母過世后,哥嫂接手的侯府就是一個空殼子,為了面子,只能里子受罪;大秦氏雖然與顧偃開很是恩愛,卻不善理家,子嗣艱難,卻容不得夫婿親近妾室,服侍公婆吃了半頓飯,就暈倒,壞了秦家女兒的名聲。所以,導致小秦氏到了出嫁的年紀,也無人提親;眼看小秦氏要成了老姑娘,哥嫂為了保住侯府面子,不想她下嫁,又舍不得陪嫁大筆嫁妝,最后嫂子讓她做了顧偃開的通房。

于是,小秦氏覺得自己委屈。所以,從嫁入侯府那天起,她就發誓要奪爵。

顧廷燁是小秦氏奪嫡路上的攔路虎,而且,小秦氏嫁給顧偃開,雖然他對小秦氏不錯,卻日夜思念大秦氏,而將一切看在眼里的小秦氏,每日猶如有梗在喉。

而顧廷燁和明蘭恩愛的樣子,像極了大秦氏和顧偃開。于是,小秦氏更加委屈:

被姐姐大秦氏壞了名聲,連累自己十四歲前沒有說定婆家;被兄嫂為了省銀錢,又不想傷侯府面子,塞給顧偃開做填房;夫婿顧偃開心里,只有姐姐一個人,小秦氏從沒得到過丈夫的愛。

所以,小秦氏瘋魔了,一個四品官家的小庶女都能與夫君舉案齊眉,她堂堂嫡女卻倍受冷落。于是小秦氏不僅要奪爵,更要殺了明蘭和顧廷燁。

小秦氏兩次火燒明蘭的背景不同

小秦氏第一次火燒明蘭時,顧廷燁奉旨去整頓江南鹽務的事情。對于這件事,明蘭很是擔心的:

皇帝欽點的巡鹽御史,連兩淮的地界都還沒摸到,已前后遇襲兩次。欽差一行人于魯東雄縣地界,又遇悍匪。全靠前翼將軍耿介忠等人拼死相護,御史連鄭成方得無恙,但隨行軍士死傷頗眾。去辦案的小段將軍,只是吃了一個飯,就被已婚婦人誣陷,小段將軍毀她清白。

可見,為了阻止巡查鹽務,對方真的是用盡手段。所以,顧廷燁這趟差事的水很深,而且十分兇險。

第二次火燒明蘭時,顧廷燁奉命出征,與英國公一隊。不過,他們出征沒多久,就傳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英國公「貪功冒進」,顧廷燁沒有阻止,如果皇帝大怒,可能兩家都會獲罪。

雖然,不至于抄家奪爵,明蘭卻有可能提前做了寡婦。于是,小秦氏高興了。

同樣兇險,為何第二次火燒明蘭,小秦氏派出了顧廷煒?

顧廷燁兩次出差,辦的差事,都是十分兇險的。但是,如果顧廷燁出世,后果卻不一樣:

第一次,出使兩淮,雖然兇險。但是,皇帝無人可以。最后,是顧廷燁扔下懷孕的妻子,去辛苦辦事。

不過,這次小秦氏是天時地利人和的:

蠢笨的康姨母與小秦氏為伍,在給明蘭添堵的路上,積極配合小秦氏。甚至,背著夫婿,送庶出的閨女來顧府做妾;顧廷燁過世的原配媳婦和外室朱曼娘來顧府鬧騰,不僅給明蘭添堵,還大有將顧廷燁年少輕狂的事情拉出來。如果成功了,顧廷燁吃啞巴虧,如果失敗了,就大肆宣揚。這樣一來,言官肯定會參奏顧廷燁私德不修;如果前面計劃都失敗,就燒死明蘭。

而且,顧廷燁以身殉職,皇帝念在他沒有功勞還有苦勞份上。大概會給他一個追封,然后善待英雄老婆—盛明蘭。

如果,顧廷燁安全回來,得知小秦氏奪嫡之事,顧廷煒是不知情的。即使顧廷燁生氣,依著他恩怨分明的性子,也不會對顧廷煒下狠手。

所以,小秦氏只想顧廷煒好好的。因為,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可是,第二次出差,是領兵打仗。戰場上本來就刀劍無眼,而顧廷燁和英國公又吃了敗仗:

皇帝極有可能震怒,而下圣旨申斥,奪爵抄家;一心想干掉皇帝,扶持自己孫子上位的圣德太后,娘家就是西北望族,把持軍政多年。所以,他們積極傳遞顧廷燁和英國公的兵敗消息;顧廷煒聽說京城要兵變,而顧廷燁是皇帝寵臣。所以,如果兵變成功,顧廷燁的爵位肯定不保。于是,顧廷煒拼了。

不過,顧廷煒出馬,也是他倒霉:

可見,本來顧廷煒是可以躲在后邊,坐等小秦氏的勞動果實的。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顧廷煒才親自操刀下場的。

小秦氏和顧廷煒最后怎麼樣了

顧廷煒在京城動亂之時,殺人放火,加害嫂子。失敗后,與賊人一起逃出了城去。

而且,在官兵射殺逆賊時,顧廷煒就死在了亂箭之下。小秦氏得知兒子已死后,就癱瘓了。不過,事情并沒有到此就結束了:

寧遠侯府那夜激斗,死傷過半,火勢僅次于皇城大火,皇帝震怒:先奪了小秦氏的從一品浩命,大理寺據上意將顧廷煒定罪為附逆。念在顧家世代忠良,免顧廷煒妻兒為奴,免其與騰安國一干逆黨懸尸午門,但責令顧氏宗祠將顧廷煒一支除族,子孫三代不許出仕;小秦氏勾結余方氏,結果余方氏買通小秦氏的下人,毒害了顧廷煒的一雙兒女;因為顧廷煒定的罪是附逆,眾人對顧氏三房避之唯恐不及,連秦家都緊閉大門,不愿搭手;小秦氏過世后,喪事很簡單,只停靈一日,顧氏族人三三兩兩來了十幾個人,兒媳朱氏沒來祭拜;因顧廷煒是戴罪之身,族中自也沒人提起給他過繼子嗣的事。

而且,小秦氏龐大的家產頓時無主,便由顧廷燁做主,平均分做四份,一份給侯府,添做修暮燒毀的房舍,一份給四老太爺一房,一份給五老太爺一房,另一份則添做祭田,供族中貧寒子弟讀書。

至此,隨著小秦氏的過世,寧愿侯府再也沒有人來爭爵位了。明蘭和顧廷燁的日子,也很平安太平。

編后語:小秦氏的一生都在「爭」,可是,小秦氏始終不明白,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努力的爭取,只會將自己推入深淵。

而小秦氏的兒子顧廷煒,一直是一個心無城府的人:

顧廷燁成了皇帝寵臣,又娶了妻子子,讓小秦氏悔的壓根癢癢,恨不得時間倒轉,直接殺了顧廷燁時,顧廷煒卻在想,學學靖寧侯家,院子里栽上滿滿的槐樹就好了;小秦氏咬碎一口銀牙,交出了寧遠侯府的祖產田契時,顧廷煒卻提議過年時,把慶喜班請來熱鬧下。

如果,小秦氏不那麼貪心,那麼,顧廷煒的仕途哪怕沒有什麼水花,憑著朱氏和小秦氏的嫁妝,也是過著富貴有余的生活。

可見,人生在世,切莫妄想貪戀不屬于自己的東西,才能平安順遂的過一生。

如若起了貪念,不僅因為得不到,而自己苦惱,甚至,會殺人越貨,做出違法亂紀的事情。

最后,難得善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