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太后在壽康宮首見甄嬛就下套,甄嬛為何不解套,反而逆來順受?

《甄嬛傳》第23集,有一個情節很有意思:闔宮妃嬪到壽康宮見太后,太后對甄嬛贊不絕口,賞了兩匹云錦,還命她到自己宮里抄佛經。

太后此舉大有深意,不過,每個人能看到的層面不一樣。

01、華妃

在闔宮朝見之前,華妃因與甄嬛打交道吃了幾次虧,心里十分記恨。

所以,當看到太后夸甄嬛,賞她東西,還讓她去抄經文的時候,華妃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在華妃看來,太后偏袒甄嬛,她妒火中燒。

但太后又是她得罪不起的人,只能咽下一口惡氣,以待來日。

02、皇后

相比于華妃,皇后的反應要耐人尋味得多。

當太后讓甄嬛抬起頭來,點頭稱贊的時候,皇后說:「莞貴人很懂事,而且性情也很和順。」

這里,太后只是微垂雙目,沒有直視皇后。

太后又問甄嬛「會不會寫字」,皇后插話道:「莞貴人才情甚好,也通詩書。」

聽了這話,太后和皇后有一個很明顯的眼神交流,繼而,皇后像說錯了話一樣,收斂了笑容,避開了太后的眼神。

皇后說甄嬛才情好、通詩書真的是說錯話了嗎?

并不是。

真實原因是:這是個敏感話題!

在本劇22集,也就是闔宮朝見的上一集,年羹堯因為趙之垣的事兒,惹惱了皇上。

之后,甄嬛去養心殿見皇上,被問及針對「朋黨」的看法,甄嬛引用了歐陽修的《朋黨論》做以解答。

皇上對甄嬛的回答很滿意,讓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抄寫《朋黨論》放在方便看到的地方,自己煩心的時候看一看。

緊接著,皇后去養心殿報賬……

不管是通過對書法很有研究的皇后之口,還是通過在養心殿伺候的下人的匯報,總之,這件事最后很可能被太后知曉了,并且和皇后有過探討。

《甄嬛傳》中的太后和《如懿傳》中強勢的老年甄嬛不一樣,她的處事風格是抓大放小。

余答應半夜高歌她都懶得管,但涉及子嗣、涉及后宮干政——不行!

這次借著闔宮朝見的由頭,太后讓甄嬛幫她抄寫佛經。

一是刻意減少甄嬛與皇上見面的機會。

二是點撥甄嬛:「你不是喜歡抄寫嗎?身為妃嬪,抄寫《朋黨論》不合適,還是多抄經文靜靜心吧!」

皇后能看清太后對甄嬛的「明賞暗罰」,因此,這個場景結束時,她的表情中含著一份竊喜。

03、甄嬛

太后此舉,皇后能看懂的,甄嬛都懂。

除此之外,她還多了一份反思!

從圓明園回宮之后,甄嬛的確太出風頭了。

年羹堯歸京,皇上為了安撫年家,不得不陪著華妃,即便如此,也不忘時常去看看甄嬛。

以至于寶鵑和安陵容說話的時候提到:「皇上除了去華妃那,就是去莞貴人那。」

后來,淳兒承寵,甄嬛身邊又多了一重助力。

使整個后宮中,形成「華妃」與「甄嬛」平分秋色之勢。

抄寫《朋黨論》,實非甄嬛所想。

但皇上堅持如此,甄嬛在驚慌之外,也難免會滋生出一點自己被偏愛的慶幸和驕傲。

闔宮妃嬪看戲時,她為了皇后和安陵容,當面懟得華妃啞口無言,更是以「高樓起,高樓塌」來暗喻年家勢力不長久,將自己推到與華妃對抗的風口浪尖!

這時的甄嬛,實在太需要冷卻,太需要警醒,也太需要保護!

而太后就是那個既能讓甄嬛冷卻和警醒,又能保護她的人——讓甄嬛待在壽康宮,減少和皇上見面的機會,以此冷卻;用抄經文點撥甄嬛之前抄《朋黨論》,以此警醒;當著華妃的面,對甄嬛大加贊賞,以此保護。

不同于皇后只看到太后的「明賞暗罰」,甄嬛還看到了太后對自己的教導和關照。

她對太后除了畏懼之外,也有感念。

所以,在壽康宮抄寫經文時,太后說甄嬛心靜,甄嬛是這樣回答的:「原本心不靜,到太后這里抄寫佛經,心就慢慢靜下來了。」

這樣一點就透、知錯能改的兒媳婦,有哪個婆婆會不喜歡呢?

甄嬛除了通過言語來表達感念之外,在行動上也有體現。

皇上再來碎玉軒看她的時候,她勸皇上多去看皇后。

皇后和太后出自同一家族,是利益共同體,皇上能多親近皇后,就是甄嬛對太后最好的回應!

04、皇上

皇上也是個聰明人,她明白太后讓甄嬛抄佛經的真實意圖,也知道這件事中,皇后有所挑撥,但他更懂得甄嬛處境的艱難。

甄嬛剛承寵時,裝賢德,勸皇上去其他妃嬪宮中。

皇上去了齊妃那,中途卻折返回來,笑言:「朕明日再做明君。」

而這次,甄嬛勸皇上去看皇后,連在皇后宮中吃午飯還是晚飯都替他安排好了,皇上竟滿口答應,并真的去做了。

從這個細節中可以看出:皇上當初對甄嬛的喜歡是流于表面的,他貪圖的是甄嬛帶來的新鮮感以及有關于純元的懷念。

而到了「抄佛經」這里,皇上已然愛上了甄嬛。

因為有愛,所以,能站到對方的位置上想一想,換位思考。

因為有愛,他明明因為皇后在背后搗鬼而心生厭煩,還是會犧牲自己的感受,硬著頭皮去景仁宮,就為了甄嬛不被進一步為難!

從這個場景中我們可以看出:面對太后下的「套」,無論是甄嬛的「逆來順受」還是皇上的「佯裝糊涂」,都蘊藏著大智慧。

而皇上和甄嬛,在智識上是對等的,在心意上是相通的。

他們是真的相愛過,只是當時的皇上自己不覺得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