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如蘭婚后學會林小娘的套路,墨蘭反而活成了王大娘子的樣子

眾所周知,盛家主母在后宅常常不敵一個小妾,王大娘子每每與林小娘發生沖突幾乎都以落敗收場,只因盛紘喜歡林小娘的溫柔小意愿意為其撐腰,不喜歡王大娘子的大大咧咧的樣子不肯為她做主。為此庶出的兩個孩子也獲得了與嫡子一樣的待遇,尤其是女兒墨蘭,特別會告黑狀,嫡女如蘭完全不是她的對手。

見此情形,本以為如蘭出嫁之后就是第二個王大娘子,墨蘭出嫁之后則會繼承林小娘的衣缽,沒想到如蘭婚后學會了林小娘撒嬌的套路,墨蘭反倒活成了王大娘子的樣子,還真是世事無常啊!

如蘭與文炎敬談戀愛的時候就覺得對方千好萬好,并且接受了文炎敬對她的坦白,因此早就做好文家婆婆不好對付的前提,就像她自己說的,天下哪里沒有苦啊?如果不管怎麼樣都得受苦的話,如蘭寧愿嫁給自己喜歡的人,為心愛的人吃苦,就覺得沒有那麼苦了,可見她早就做好準備要應對野蠻婆婆了。

果然如蘭婚后被婆婆百般刁難,文炎敬也差點聽了老娘的話,把從小服侍的婢女抬為姨娘,如蘭見狀不吵不鬧也不反對,就挑了個雨天站在門口等待丈夫下班,一看見文炎敬就說盡心中愛意,惹得文炎敬是憐愛不已十分感動,第二天一早就把那婢女髮嫁了出去,文家婆婆對此一個反駁的字都說不出來,只能催著如蘭給兒子納妾。

后來明蘭再見到如蘭的時候,就發現如蘭已經完全磨掉了脾氣,遇事不會再像從前跟墨蘭大吵大鬧那樣倔強,而是學會了用各種迂回的方式解決問題。

墨蘭就絕了,明明是她高嫁梁晗,卻搞得好像是梁晗高攀了她一樣,各種對丈夫頤指氣使,回娘家的馬車不夠豪華責怪梁晗,林小娘的牌位遷不了嘲笑梁晗,發現梁晗和自己的婢女在一起抬手就是一個耳光。

不僅如此,墨蘭在平時的生活中就像王大娘子那樣十分暴怒,一個不順心就用板子鞭子招呼人家,哪怕她在梁晗面前大多裝得溫柔賢惠,可梁晗又不是傻子,大宅院里的懲罰,就算只是小小地罰跪都難掩藏,何況是大張旗鼓的打板子呢?墨蘭這樣明目張膽懲罰下人,也太像王大娘子用耳光打招呼的樣子了。

或許是因為如蘭和墨蘭都相互受到了對方的影響吧,如蘭雖然在墨蘭面前硬氣,但是每次被盛紘懲罰的痛只有她自己清楚,王大娘子對林小娘的無奈她也看在眼里,自然不希望將來步上母親的后塵。而墨蘭雖然經常騎在如蘭頭上,但庶出仍然是她永遠的痛,其實她從小就渴望像王大娘子那樣不向任何人低頭,大概在墨蘭的認知里,當正妻就該是王大娘子那個樣子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