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從安陵容承寵到浮光錦事件,這三個「壞人」讓人細思恐極!

從「安陵容承寵」到「浮光錦事件」,大家的注意力很容易集中在甄嬛、安陵容和皇上身上。

其實,在這一過程中,還有三個「壞人」容易被忽略。

01、蘇培盛

蘇培盛向來行事穩健,從不多事,平日里,對甄嬛也相當友好。

但是,在甄嬛舉薦安陵容承寵的過程中,他有一處舉動很反常。

安陵容成功引起了「胖橘」的注意之后,甄嬛以為,皇上會到了夜里再傳召安陵容,就帶著她自行離開。

卻聽聞蘇培盛在后面高喊:「莞貴人留步!」

甄嬛趕緊轉身,又聽到蘇培盛低聲叫:「安答應留步!」

不禁疑惑地問:「怎麼了?」

這時,蘇培盛直視甄嬛:「皇上有請——」

蘇培盛的這一系列操作,極易造成誤會,使甄嬛認為,皇上雖然對安陵容有關注,卻到底是舍不下她,還是要叫她回去作陪。

沒想到,蘇培盛看到「魚兒上了鉤」,眼睛一轉,看向安陵容,手勢也指向安陵容,口中補充到:「(皇上有請——)安答應。」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甄嬛一時反應不過來,愣了一會神,才勉強笑著對安陵容說:「還不快去!」

請注意蘇培盛這時的表情:眼睛低垂偷笑,嘴角歪向一邊,一副「詭計得逞」的樣子。

被擺了一道的甄嬛,最后的心理防線被擊潰,帶著流朱疾步離開,在荷花池邊黯然神傷、淚流不止。

可是,蘇培盛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難道僅僅是因為調皮,想要捉弄一下甄嬛嗎?

作為御前太監,他絕不是這樣沒有涵養的人。

其實,蘇培盛所做的一切是為了皇上,也是在間接幫甄嬛。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在《甄嬛傳》各宮的主子身邊,都有一個號稱「心直口快」的奴才。

皇后身邊的繪春如此,華妃身邊的頌芝如此,眉莊身邊的采月以及甄嬛身邊的流朱都是如此。

這樣「心直口快」的奴才最大的作用就是充當主子們的「嘴替」。

有些小事,身為六宮之主的皇后不好計較,繪春替她計較。

有些話,以「穩重」見長的眉莊不能說,采月替她說。

像在內務府立威這樣的事兒,華妃也不能每次都親力親為啊,就派頌芝過去敲敲敲打打……

在前面兩篇文章中,小編已經分析過:甄嬛舉薦安陵容這件事因為缺少充足的準備,做得太過顯眼。

皇上對此是心生不快的。

皇上是蘇培盛的主子,皇上的心思逃不過蘇培盛的眼睛。

因此,在「叫回安陵容」的時候,他不露聲色地擺了甄嬛一道,目的就是充當皇上的「嘴替」,討皇上的好兒。

不過,蘇培盛再紅,也只是個奴才,甄嬛縱然只是貴人,也終究是主子。

身為奴才,怎麼敢戲弄主子呢?

這就涉及到蘇培盛此舉的另外一個意義:他要通過這一系列舉動來提醒甄嬛,舉薦安陵容這個事兒,做得不太行!

連一個奴才都能看透的「局」,皇上會看不透?

甄嬛是聰明人,知道蘇培盛的良苦用心,自然不會對自己被戲弄一事不依不饒,反而能夠從中汲取經驗,在下次舉薦淳兒的時候做得更好。

換做一個小肚雞腸或是頭腦愚笨的妃嬪,蘇培盛還不一定肯費這一番心思呢!

02、浣碧

安陵容承寵前后,浣碧的表現真是太「鬧心」了!

從甄嬛給安陵容換衣服打扮開始,浣碧就臉色不好。

安陵容承寵后給甄嬛送浮光錦,浣碧不但出言譏諷,還摔茶碗。

被摔怕了的安陵容幾天沒上門,浣碧又在甄嬛和其他人面前說安陵容的壞話。

事情發展到這里,我覺得安陵容沒做錯什麼。

對甄嬛該有的禮節,該表達的感激,她都表達了。

浣碧一通「雞蛋里挑骨頭」無非是在怨恨承寵的那個人不是她自己!

作為妹妹和下人,浣碧不能多為甄嬛考慮,反而事事都由著自己的性子,甚至挑撥甄嬛和安陵容之間的關系,這不就是「壞」嗎?

而甄嬛又是怎麼對待浣碧的「壞」的呢?

背著人教訓幾句,然后,賞了她一件浮光錦!

有寶寶的家長朋友都知道:如果孩子一哭,你就答應了他所有的要求,那麼,日后他一定會故技重施,甚至變本加厲,以「哭鬧」為武器脅迫你。

浣碧對待安陵容的態度這樣不恭順,甚至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甄嬛反而「獎勵」她一件浮光錦?

這不等于在鼓勵浣碧繼續不把安陵容看在眼里嗎?

而后面的事情我們也看到了:得到了一件浮光錦的浣碧,不但沒有感念安陵容,反而不顧甄嬛的叮囑,大搖大擺地穿著出去「浪」了!

所以,「浮光錦事件」,我真不覺得安陵容傷心就是小心眼,這件事,換成是眉莊或敬妃,心里也會不好受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當浣碧去御膳房取了馬蹄糕回來,甄嬛介意的點竟然是「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絲毫沒有因為浣碧穿了浮光錦出去招搖而責怪。

這樣看來,甄嬛把浮光錦賞給浣碧的時候,大概也猜到了:以她的性子,絕不會甘于把衣服偷偷穿在自己宮里,她也預見了這件事會被陵容知道。

既然預見了結果還要去做,或許是因為甄嬛在潛意識里的確是看不上安陵容的。

而浣碧的一系列表現,只是甄嬛潛意識的外顯罷了。

03、寶鵑

我在前文中說過,后宮大多主子身邊,都會配一個「心直口快」的奴才,他們充當的是主子的「嘴替」的角色,但這其中不包括「浮光錦事件」中的寶鵑。

在景仁宮的一眾奴才中,皇后最信任的人是剪秋,心直口快的繪春只敢在「華妃搶了柚子」這樣的小事兒上故意嘰歪兩句,皇后聽著痛快,卻不會把這種小事放在心上。

雪地里,余答應讓眉莊讓路,采月氣不過:「才當上答應,她擺這樣的威風給誰看啊?」

眉莊雖然也一臉怒容,還是呵斥她:「背后議論小主,成什麼體統?」

皇后和眉莊雖然也需要在身邊放一個「嘴替」,但是她們只是借著奴才的話來獲得情緒價值,不會真的被煽動。

但寶鵑之于安陵容不同。

寶鵑不僅是安陵容的婢女,很多時候,也擔當著「教習老師」、「心理咨詢師」的角色。

她的話,是能夠引領安陵容的。

因此,在寶鵑看到浣碧穿著浮光錦招搖的時候,說出的話十分有分量:

「莞貴人也忒大方了,那麼好的料子,您自己都不舍得穿,她倒好,拿來打賞下人了!」

這句話正好吐出了安陵容的心聲,盡管她也呵斥寶鵑:「不許胡說!」

但后面自言自語般的開解卻顯得蒼白:「浣碧是姐姐的陪嫁丫鬟,她素日穿得也比別人好些。」

寶鵑很敏銳地抓住了安陵容言語中的漏洞,繼續抱怨:「她不愛穿戴也就罷了,浣碧再高貴也是個下人,賞給她,那她當小主您是什麼?」

安陵容向來因為自己出身微寒而自卑,寶鵑的話狠狠地戳中她心中最柔軟最痛之處。

借由這痛,寶鵑逐漸將安陵容帶到了那條背叛甄嬛的道路上去。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分析過:從「安比槐犯案」和「眉莊假孕」兩件事開始,寶鵑已經起了反水之心。

安陵容承寵第二天,步行歸來,不見寶鵑。

這時的寶鵑怕是已經被皇后收買了。

在此之前,寶鵑也曾為安陵容鳴不平過,但那種鳴不平與繪春、采月差不多,都是在扮演「嘴替」角色。

而這次,寶鵑的「鳴不平」明顯帶有挑撥的意味,甚至為了挑撥不惜傷害安陵容的自尊,戳她的痛處。

這就證明寶鵑此舉是有目的的,她的行徑看似正常,卻是本文提到的三個「壞人」中最壞的一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