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原著,真正治愈蓉姐兒的,不只有好繼母明蘭

《知否》整部劇看下來,最喜歡的還是房媽媽教育明蘭的那句話:

「女子想要過得好,無非依靠三點,一命二運三本事,三者占其二,一輩子就能過得順心。」

比如大女主明蘭,在盛家是個不受寵的妾室生的庶女,小小年紀還成了孤女,這樣的命數實在是不好,但好在她足夠幸運能被祖母收養,還跟祖母學了一身本領,后面就能過好自己的日子。

追劇的時候覺得蓉姐兒也是個苦命的女孩,親娘心思深沉算計頗多,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不惜利用親生的孩子。

但好在顧廷燁是個好父親,一直對蓉姐兒不離不棄,明蘭作為蓉姐兒的繼母,也把她當成親生的孩子一樣對待,蓉姐兒的童年雖然有缺憾,但也很幸福。

若不是宥陽江邊明蘭規勸顧廷燁給蓉姐兒的未來尋個出路,那蓉姐兒可能就是個低賤的水賊草寇的女兒。

若不是明蘭的精心呵護視如己出,蓉姐兒在侯府的日子也不會那麼順心受人尊寵,是明蘭的出現改變了蓉姐兒的一生。

后來看了原著才知道,明蘭只是做了一個繼母該做的本分,真正治愈蓉姐兒,改變她命運的是另一個人,另一件事兒。

1,

蓉姐兒被顧廷燁遺棄在侯府時只有三四歲,到顧廷燁接她回府,短短幾年的時間,她從一個不順心就敢搬起石頭砸缸的倔脾氣變成了躲在別人身后的膽小鬼。

一個來歷不明沒有身份的野丫頭,還是顧廷燁的種,在侯府會經歷什麼?光動腳趾頭應該就能想出來。

所以蓉姐兒變得膽小,怯弱,瘦骨嶙峋。

即便是看到顧廷燁風光的歸來,她心中充滿欣喜,也只敢躲在秋娘的后面偷偷看親爹一眼,再看一眼,她甚至都不敢上前去行禮叫聲父親。

這樣的蓉姐兒著實讓人愛不起來,為啥?不招人疼啊!

顧廷燁把蓉姐兒接回府后,便做主讓給秋娘照顧她另住在一個院子,并沒有想時刻親近她的意思。

還對明蘭說,管家理事的本領若明蘭能教就教她一些,不能教也就算了。

只要讓她跟著秋娘學點規矩,會點女紅的本領,跟著紅綃認識幾個字,以后找個普通人家嫁了,能在婆家吃得開就行了。

總而言之,顧廷燁對蓉姐兒并沒有多少期待。

可蓉姐兒雖然不說出口,但對親爹顧廷燁還是有許多的眷戀。

她會等在顧廷燁回家的路口,就站在太陽下等著,丫頭怎麼勸都勸不回去,可當看到顧廷燁時,她就立馬躲到大樹后面,不敢上來打招呼。

就算顧廷燁停下來問她為什麼在這里,怎麼不去讀書寫字,她也半天嗯不出一個字,最后顧廷燁轉身走了,讓身邊的丫頭送她回去。

她則用力地推開丫頭,轉身就跑。

不說話,不理人,學讀書認字,還不學女紅,待人接物就更不用說了,一點規矩都沒有。對于這樣的蓉姐兒,明蘭也是無語了。

她不愿意教孩子,尤其是這種不知道是否帶有敵意,輕不得重不得的孩子,顧廷燁不讓蓉姐兒養在明蘭的身邊,就是有這方面的顧慮。

所以明蘭只能先養著她,錦衣玉食地供著,綾羅綢緞地堆著,再呼奴引婢地恭敬服侍著,慢慢地養出尊貴,養出體面,養出威嚴。

生活環境最容易改變一個人。

2,

侯府的日子過得尊貴又安逸,蓉姐兒也養出了不少肉,不再是以前枯瘦如柴的嚇人模樣。

本來依著顧廷燁的意思,就讓紅綃教她認識幾個字就算了,可明蘭查問蓉姐兒的功課時才發現,紅綃的水平實在太差了。

書本上的字句答不出來也就罷了,連二十四孝都是胡亂謅的。

想來紅綃肚子里的墨水有限,而且她教蓉姐兒,兩個人在一起,學生既缺乏對老師人品的敬重,又沒有對老師學問的佩服,結果自然只能是失敗告終。

以明蘭的學識,教蓉姐兒學問綽綽有余,可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明蘭發現蓉姐兒的心性酷似其父,野性又倔強。

想來教她學問也是件充滿挑戰的事情,所以決定還是把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送她去私塾讀書才是正道。

明蘭托著小沈氏的關系,頂著被小秦氏敗壞的的名聲,厚著臉皮去鄭家給蓉姐兒找私塾一圈游說下來終于把蓉姐兒塞進了薛大家的閨學里。

這個閨學教女孩子,并不是一味地講書中春秋,還有醫學,星象理財,管家,音律還有女紅,各種都有涉獵,明蘭算是給蓉姐兒尋到一個好學校。

開學前的囑托,明蘭除了讓蓉姐兒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不要給顧家丟臉之外,還特意跟蓉姐兒強調,自己對別人要有禮恭敬但也不能讓人欺負了去。

這麼霸氣又護犢子的繼母,給了蓉姐兒很多安全感。

把蓉姐兒送去私塾讀書,明蘭有自己的私心,也有自己的考量。

她不想自己教蓉姐兒,又不想蓉姐兒以后跟她娘一樣走上歧途,所以才花錢請別人來教。

「我不會教孩子。

但我希望她明白,人活著不是為了賭氣,不是為了消沉,更不是為了怨恨,而是要好好活著。

她有一輩子要過,將來她也要生兒育女。

過去的事兒不是她造成的,她不該老揪著過去不放。

天大地大,海闊天空。

把心胸開闊了,把眼界放遠了,日子才能過得長遠。」

3,

一個人只有學得多了,用知識武裝了頭腦,才能真正分得清是非善惡,才能知道怎麼做才是對自己好。

蓉姐兒剛進侯府時,一直都很矛盾,她幾乎天天想念自己的生母和親弟弟,夜里都能哭醒過來。

看到顧廷燁時也很矛盾,她想讓父親接回生母和弟弟,但卻不敢說出口,雖然明蘭待她很好哦,可她心里對明蘭還是充滿敵意。

望著懷孕的嫡母,他又想起了自己的親弟弟,不知道嫡母會生個弟弟還是妹妹呢?

她知道嫡母待她很好,閨學里也有庶出的女孩,都羨慕她有福氣,穿得好用得好,還有嫡母來接放學,可嫡母要是生了自己的孩子后,還會對她好嗎?她的心里不免一驚。

每當她為這些事情煩惱時,總會回想一下薛大家在課上的教誨:

遇事把心方正,不可先把事想偏了,心正,則胸開闊,目朗心清。

靜下心來,在分析眼前的局勢,她豁然開朗。

不論有沒有弟弟妹妹,與她差別都不大。

不論嫡母是真心待她好,還是為了有個好名聲,或者是可憐她,或是想在父親面前裝賢惠。

好就是好。受了別人的好就當心存感激,真誠惜福,溫良行善,這樣才能長長久久的留住福氣。

顧廷燁的那句: 「你要做姐姐了,后頭的弟弟妹妹都瞧著你呢,你要帶個好頭才行。」給了蓉姐兒家的歸屬感。

讓她覺得無論嫡母以后生的是弟弟還是妹妹,都是自己的一家人,她并沒有被排斥在外。

私塾里先生的教導讓她下定決心要學好,要做個像老師那樣不讓須眉的正直明朗之人,要抬頭挺胸地做人,不要像生母那樣。

明蘭的開明,顧廷燁的肯定讓蓉姐兒覺得自己是顧家的一員,而老師的教導讓她知道了知恩圖報,做個正直的好人。

正是老師的教誨,才讓蓉姐兒學會如何自我療傷,如何看淡自己幼年的不幸,珍惜現在的幸福,以及過好以后屬于自己的日子。

4,

宮變的時候,顧廷燁的侯府遭到了賊人的重擊,內外串通的壞人一心要殺了顧廷燁的嫡長子團哥兒。

關鍵時刻,是蓉姐兒不顧個人安危,跟賊人廝打,用手握住了匕首,被揪下一塊頭皮才等來了外援,保住了團哥兒的性命。

她敢沖上去,是因為她骨子里跟顧廷燁很像,又倔又狠。她想保護團哥兒是因為她知道要知恩圖報,嫡母待她很好她就要報恩,父親說她是家里的大姐姐,她就要拼死保護弟弟。

不僅如此。

她還勸秋娘不要再打顧廷燁的主意,不要總是出現在顧廷燁和明蘭的面前礙眼,過去式就是過去式,人家對你沒意思,你舔著臉往上湊只會被嫌棄甚至被訓斥。

她還偷偷攢下私房錢,給秋娘打首飾慶祝生辰,還承諾說以后一定會好好孝順秋娘。

對于這個進入侯府第一個可以依靠的人,蓉姐兒對秋娘也充滿了感激。

這就是讀書的好處,教人明事理,知善惡,懂感恩,知道如何為人處世。

相信以后的蓉姐兒在自己當家做主過日子的時候,也會遇事沉穩,思慮清晰,能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過好自己的生活。

反觀王家的兩個女兒,雖然是出身名門,但都沒學過什麼知識。

老大康姨媽除了心思歹毒,愛占便宜之外找不到任何優點,老二王若弗嫁到盛家后,由于肚子里沒有墨水被林小娘搶了多少寵愛,橫沖直撞半輩子也沒撈到一點好處。

而出身在翰林世家的海朝云和真正清流門第的柳氏,除了腹有詩書氣自華外,人家連處理后宅爭斗都是一套一套的,沒有骯臟的手段,沒有歹毒的算計,照樣的殺人于無形。

這就是讀書的好處,這就是教育帶來的價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