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被男人欺騙,為什麼甄嬛能主動求生,華妃卻甘心赴死

甄嬛在封妃時誤穿純元舊衣,就被皇上封閉在碎玉軒不讓出門。

而后,因為懷孕才有一線生機,但父親甄遠道的入獄,讓甄嬛一下子感到心慌,為了父親,她選擇了向皇上低頭。

皇上看到甄嬛送來的同心結,心里其實也想緩和與甄嬛之間的矛盾,但他又不會主動道歉,就先問甄嬛睡得好不好。

甄嬛說了半天,就以皇上關心自己這話作為根據勸諫他不要聽信一面之詞。

皇上就開始生氣了:你百般求見,也不問朕好不好,就是為了跟朕談這個的嗎?當日對純元皇后的大不敬之罪,你可知道了嗎?

其實,當我再次看到這里的時候,覺得皇上是想寬恕甄嬛的,他希望甄嬛還能像第一次小產后,在倚梅園復寵時那樣對自己用心。

所以,他是在給甄嬛一個台階下。

甄嬛試探性地說出自己是無心之失,是因為她依然想再次確認一下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看他能不能原諒自己。

但皇上卻生氣道:無心也罷,有意也罷,錯便是錯。

于是兩個人直接開始了情緒的對抗,甄嬛承認錯誤(心不甘情不愿),并且懇求皇上寬恕父親,而皇上卻鐵了心要將甄家人都發配到寧古塔。

于是,甄嬛就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直接揭穿了皇上的真面目:

到底是鐵證如山,還是皇上對敦親王與年羹堯一事耿耿于懷要疑心他人?

皇上當然不能忍,氣得將桌上的信件一股腦都丟了出去。

甄嬛就此看到了讓她絕望無比的真相:……莞莞類卿,暫排苦思,亦除卻巫山非云也。

于是,她痛苦地質問皇上:那我究竟算什麼。

但皇上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愛上甄嬛,就說了更狠的話:其實能有幾分像菀菀,也算是你的福氣。

甄嬛整個人都崩潰了:究竟是我的福,還是我的孽……這些年的情與愛,終究是錯付了。

皇上看著甄嬛的崩潰,眼里是不解的,因為他明顯不能共情甄嬛的痛苦。

他所期待的依然是甄嬛能事事以他為先。

然后,甄嬛得知了父親患鼠疫的消息,姿態才一下子軟了下來。

我現在回看這場戲的時候,才漸漸理解兩個人的情緒變化:

皇上其實 對于甄嬛的到來是開心的,他覺得自己已經放低了姿態想要挽回甄嬛的心。

但甄嬛感受到的痛苦會更加深刻,因為那是她最親的父親和家人。

從根本上說,甄嬛在這里感受到的痛徹心扉比第一次小產時更加深刻。

第一次,她還能主動求和,主動修復與皇上之間的關系;

第二次,她就徹底失望了,因為她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情愛錯付,發現皇上不值得她去愛了。

愛的本質是依戀。

我在小宇宙里聽過一句話:假設親密關系里的兩個人吵架,先道歉的一方(真正為了緩和關系,去主動、積極的道歉),在依戀類型的劃分里,屬于安全依戀,即這個人內心的安全感很足。

安全型依戀的人最典型的特點就是:

他們相信自己是好的,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他們也相信別人是好的,別人也值得愛。

甄嬛就是這樣性格的人。

所以,她跟皇上談戀愛是循序漸進,一點點推進的。

哪怕她也曾遭遇了失子之痛,她依然相信了皇上是有苦衷的,她愿意去諒解皇上。

但從這里甄嬛大聲質問皇上:「我算什麼,我究竟算什麼……這些年的情與愛究竟是錯付了」開始,她就已經意識到她的四郎不值得她愛了。

雖然甄嬛是安全型依戀的人,但并不代表她就能自動走出創傷。

與皇上的愛情失敗,確確實實給她帶去了創傷,所以你會看到甄嬛剛去甘露寺的時候,整個人的狀態依然是頹廢的。

一方面,因為外部環境所迫她不得不吃苦;

另一方面,也是她的心境所致。

她不知道怎麼去面對與皇上的那段感情,就用吃生活的苦來緩解心里的苦。

我記得在這個階段,她被人欺負時,也說過「原是我自己不好」之類的話。

甄嬛真正的情感轉變來自于芳若姑姑的一句話,芳若說:娘子,您這樣怨恨在心不能釋懷,實際上也是自己難受啊。

芳若離開之后,剛好長相思弦斷。

從這里開始,甄嬛才走出那段創傷,她重新意識到自己是好的,是值得愛的,自己依然有權利愛別人。

所以,她重新進入了一段親密關系,跟果郡王談起了戀愛。

那麼,為什麼華妃在得知歡宜香的真相后就甘心赴死了呢?

因為華妃的依戀類型是有變化的。

華妃在前期也是類似甄嬛一樣,是典型的安全型依戀。

因為她自小被家族寵愛,進宮之后,還有哥哥時不時給予她幫助。

她整個人都是非常自信的,還說「只有我不怕皇上」,她愛皇上,也相信皇上愛她。

她跟皇上之間有嫌隙的時候,她依然能主動去修復兩個人之間的關系。

積極修復,就是安全依戀類型的一種表現。

所以,她不害怕自己丟臉,不會覺得自己主動道歉就輸了,甄嬛小產后她找曹貴人取經,想要修復與皇上之間的關系。

但是,隨著年羹堯一派與皇權斗爭的加劇,華妃整個人都開始不安,她開始逐漸懷疑皇上還愛不愛她。

從最開始她篤定皇上是愛她的,到了后期,她把身邊人頌芝都送給了皇上,就能看出來她已經很害怕了。

她在討好皇上,就像安陵容討好甄嬛一樣的討好。

所以,到了后期華妃已經類似于像安陵容那樣,有點傾向于癡迷的依戀類型:即開始覺得自己是不好的,把過錯歸結到自身。

她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是不是哥哥哪里又做錯了什麼,整個人變得非常沒有自信。

在她赴死之前,她對甄嬛說:去請皇上的圣旨來,我等著。

是因為哪怕她已經具備了一些癡迷型特征,但內心深處,她還是有一些傲氣的,她覺得皇上不會如此對她。

所以,得知歡宜香的真相,華妃只是痛苦地大喊一句「皇上,你騙得世蘭好苦啊」,就一下子撞柱而亡。

因為,她整個人生存的意義都沒有了。

從最開始信任、愛上的枕邊人,到算計了自己半生的人,華妃太難接受這個真相了,所以她甘心赴死,以求解脫。

最后總結一下:

因為甄嬛始終是安全依戀的類型。

所以,哪怕她遇到了皇上這樣的人,她也經歷了創傷,但是她能逐漸意識到不是自己不好,而是皇上的問題。

她能夠拿得起放得下,她知道自己依然值得被愛。

而華妃,從安全型到癡迷型,歡宜香的真相給了她致命的一擊,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了,只能懷著滿腔悲憤離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