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7年再看《瑯琊榜》,才發現靖王8次認出了林殊,他一點也不笨

時隔7年,依然記得《瑯琊榜》中的那場戲,梅長蘇在漫天大雪中對著靖王大喊:「蕭景琰,你有情有義可你為什麼沒有腦子?」

后來,梅長蘇終于承認自己就是林殊,靖王這才發現自己竟然連至交好友都沒認出來,還問為什麼所有人都知道梅長蘇就是林殊,就是不告訴他?

只有靖王沒有猜出梅長蘇的身份,真的是他太笨了嗎?當然不是!

靖王有很多次都發現了異樣,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就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他就能猜出來了。

雖然梅長蘇總是說不要把真相告訴靖王,但他真的很不擅長偽裝,在靖王面前好幾次露了餡,靖王憑借這些蛛絲馬跡,足夠可以猜到梅長蘇就是林殊。

1.庭生

梅長蘇對庭生的態度,令靖王大吃一驚,問梅長蘇是不是認識祁王,梅長蘇支支吾吾地說自己曾經仰慕祁王,想在其麾下效力。

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仰慕者,怎麼會知道這麼私密的事,靖王沒去深究,實在有點草率。

2.搓手

言皇后突然病倒,靜妃查出她是中了軟蕙草之毒,靖王得到消息后就去了蘇宅,梅長蘇在想事情的時候有搓衣角的習慣,這讓靖王想起了舊日的林殊。

梅長蘇聽到之后就停止了動作,還有些慌張,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有同樣的小習慣不足為奇,可若只是巧合梅長蘇不該是這樣的反應,可靖王絲毫沒有懷疑。

3.糧草供應

梅長蘇和靖王談起軍中事務,突發戰事需要就地采購糧草,但軍糧一次采購量不得超過當年流通量的一半,假設作戰區10個村有4000人……

靖王看著梅長蘇走了神,問了一句:「先生是否聽說過,赤炎少帥林殊?」

一個人可以更改容顏,但他的神情氣度會在不經意間露出馬腳,梅長蘇談起軍事來和林殊當年的風采一模一樣,而且他一介江湖中人,竟然如此熟悉軍中事務,也十分可疑。

4.翔地記

一本《翔地記》令梅長蘇慌了神,這本書中有個地名和林殊母親的名字一樣,他批注時減了筆畫,好在,靖王并不知道林殊母親的名諱,只是沒想到靜妃借走了這本書。

梅長蘇和靜妃對這本書的態度都很反常,靖王只覺得奇怪,懷疑書中有秘密,還問了蒙摯和靜妃,也沒有發現根源。

5.水牛

飛流告訴靖王,梅長蘇叫譽王「毒蛇」,叫靖王「水牛」,水牛這個綽號,是當年林殊給靖王起的。

靖王再次起疑,梅長蘇說這是霓凰郡主告訴他的,再次搪塞過去了。

6.靜妃

任憑靜妃再淡定,但當她知道梅長蘇就是林殊的時候,還是太激動了,兩個人一看關系就不簡單,結果沒想到靖王這麼好騙,靜妃一句「故人之子」輕松把他打發了。

7.囈語

梅長蘇把最后一顆藥讓給了聶鋒,自己病得不省人事,在昏迷中喊著「父帥」,說著「景琰別怕」,靜妃都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只含糊地說了一句「聽不清」。

這次靖王留了個心眼,追問梅長蘇父親的名諱,沒想到梅長蘇和靜妃配合默契,一起說出了林燮行走江湖時的化名「梅石楠」。

8.山路

譽王謀反,靖王、梅長蘇、蒙摯商量對策,梅長蘇熟練地抽出靖王的佩劍直指地圖,再一次讓靖王想起了林殊,這個舉動太明顯了,只是情況緊急,靖王來不及細細思索。

接著,梅長蘇又露破綻了,他知道一條小路可以避過敵軍下山搬救兵,而這條小路是林殊和靖王一起發現的,沒想到,梅長蘇還沒解釋,靖王自己就替他辯解了,說是霓凰郡主說的。

這只是最顯而易見的細節,劇中還有很多細節能夠證明梅長蘇的身份不一般,比如蒙摯、霓凰、衛崢等人對梅長蘇的態度等等。

其實,靖王一點也不傻,這麼多細節他已經讓他認定梅長蘇就是祁王舊人,只不過不確定他是哪個「舊人」。

猜來猜去,靖王始終沒有猜到林殊的頭上,不是因為他笨,而是他對林殊有「濾鏡」,他不相信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將軍,如今只能拖著病體在一方天地里耍著陰謀詭計,將朝堂玩弄于鼓掌。

所以,哪怕夏江在朝堂上直接告訴梁帝,梅長蘇就是林殊,靖王還是不肯相信。

靖王怪別人不告訴他真相,真的很不該,是他自己犯了錯,時隔多年還停留在過去,以為林殊還能是從前那個林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