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為什麼如蘭低嫁卻換不來愛情,她的婚姻失敗在哪?

無論是原著還是電視劇,《知否》呈現的都是一部盛家的發家史,而盛家能從社會最底層的商賈人家,搖身一變成為最受人推崇的清流官宦,朝廷重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引進了優良基因。

盛家老太爺做買賣發了家,娶了落魄的官宦人家的小姐做老婆,所生的三個兒子中,大兒子繼承了父親的商業頭腦,二兒子科舉中了探花,一時間風光無限。

這位探花郎又娶了勇毅候獨女做老婆,雖然寵妾滅妻做了很多糊涂事兒,夫妻之間沒什麼情分了,但他死后,徐家的這個姑娘愣是沒有改嫁,而是接回在鄉下的庶子盛紘,還用自己的嫁妝錢為了請老師,助他科舉,讓他光耀盛家門楣。

盛紘中了進士后,她給盛紘選了王家的嫡幼女王若弗做正妻,這才有了長柏這個三次拜相的人才。

盛紘的兒女中,無論嫡庶都混的不錯,無論是選兒媳還是挑女婿,盛紘做的都不錯。

長柏的媳婦海氏,長楓的老婆柳氏都給兒子的仕途上帶來很多幫助,墨蘭嫁的梁晗本就不是盛紘挑的,所以墨蘭的苦日子是她自找的。

如蘭嫁的文炎敬本來是盛紘給墨蘭選的人,按照盛紘是挑女婿小能手的說法,文炎敬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可如蘭作為嫡女低嫁到文家,卻沒能過上稱心如意的生活。

如蘭不僅要應對沒文化又跋扈的婆婆,還要三天兩頭為了妾室通房傷心,盛紘失算了?當然不是,只不過文炎敬更適合墨蘭。

如蘭以為自己破除種種障礙嫁給文炎敬是為了愛情,但也正是她自以為的「愛情」害了她一輩子。

1,有意的挑逗

在如蘭看來文炎敬是個謙謙公子,是個正人君子,初次相見便讓她無法忘懷。

剛開始盛紘要給墨蘭選婿時挑中了文炎敬,那時如蘭對他的印象并不好,只是把他當成父親打發給墨蘭的窮舉子。

那為何花園一見后,如蘭久對他的印象改觀了呢?文炎敬長得帥氣?當然了原著中文炎敬長得是不錯,只不過電視劇在選角色的時候選了個外貌不咋地的演員。

其實文炎敬能成功吸引如蘭,不是在他的外貌,而是處事方式。

當時如蘭正在為母親給她選夫婿的事情郁悶,母親看上了舅舅家的兒子,因為王家是她的娘家,而且家世好,想著如蘭嫁過去后有親外婆照應著肯定日子過得不錯。

可是如蘭卻不喜歡舅舅家的表哥,「好吃懶做,碌碌無為」是他對王家表哥的評價,從這個評價也可以看出,比起高門顯貴的富貴如蘭更喜歡一個男人是否務實能干,是否有才能。

文炎敬在初見如蘭時,正被小廝領著去長柏的房間討教功課,可見他是個務實有才的,而且他撿到如蘭的手帕時,本想親自還回去但介于男女大防就把手帕系在了一顆樹枝上,待自己走后如蘭拿到帕子時,他還佇立回首,微微一笑行了個禮。

有才能懂禮貌還能設身處地的為女子著想,這樣的男人才能引得如蘭托人打聽他的消息,日日都等在花園門口,就盼著多看他幾眼,跟他說幾句話。

文炎敬當初進盛家時,本就知道盛紘有意把自己的庶女許配給他,他也就是奔著墨蘭去的,但卻沒有一心一意地求娶墨蘭,而是給自己留了后手,如蘭就是他的后路。

他在花園碰到如蘭時,并不知道她是盛家的嫡女,但從穿衣打扮來看,肯定是富貴人家的小姐,絕對不是個小丫頭,所以他才有那番撿手帕佇立微笑的舉動。

在他看來,眼前的這位小姐即便不是墨蘭,或者盛家的姑娘,那也是跟盛家交好的官宦女子。

對于一個剛中了舉人的窮學子來說,能求娶官宦人家的女子為妻對她的仕途都會有幫助,娶哪一個還真無所謂。

就像是墨蘭奔著小公爺齊衡去的馬球場,卻還能跟梁六郎談詩文說笑一樣,從無心插柳這點看,文炎敬跟墨蘭還真的很般配。

看著如蘭對自己有意,文炎敬便開始了欲擒故縱,說自己當時只當如蘭是個小女使,不知道她是盛家嫡女,還說不能枉顧了盛紘的提攜,以后不再見如蘭了。

這一番說辭既把自己的人設推到高點還讓如蘭更堅定了對他的愛意,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真聰明。

從小到大都是橫沖直撞,沒有半點心機的如蘭哪里能識破文炎敬這充滿愛意的偽裝,她以為文炎敬是喜歡她的真性情,卻不知道人家只是覺得她這樣的女子好拿捏。

她以為自己拼死要嫁的是愛情,卻不知文炎敬只是把她當成攀附盛家,為以后仕途鋪路的工具。

對于男人而言,娶哪個女人當老婆都沒什麼,關鍵是要對自己有益處,長柏娶海朝云是這樣,長楓娶柳氏也是這樣。

若女子是個有本事有心計的,那婚后的生活還能平順,若是自己沒本事,婚后受委屈的還是自己。

2,刻意的比較

如蘭是低嫁的姑娘,而且文炎敬在京城住的房子都是盛家王若弗給她買的。文炎敬雖然中了舉人,但若是想在仕途上更進一步,肯定少不了讓盛家幫忙,所以如蘭只要不失去娘家這個靠山,文家自然不能虧待她。

雖然文家的婆婆刻意刁難,但文炎敬還是明顯偏袒自己老婆的。

按理說這樣的日子如蘭應該感到幸福才對,可是婚后的生活并沒有讓她十分稱心,尤其是每次見到明蘭的時候。

顧廷燁當初娶盛家提親時,就是打著求娶如蘭的幌子才娶到明蘭的,他的本意一直都是娶明蘭,但這件事情只有明蘭知道,祖母知道,后來長柏也知道了,但除此三人之外盛家的人都認為明蘭是替如蘭出嫁的。

如蘭在備嫁的時候看著顧廷燁送到盛家的聘禮一院子都塞不下,又聽到王若弗抱怨說顧廷燁的侯府多麼好,文家的婆婆多麼刁鉆時,其實心里就已經有氣了。

她剛開始還為明蘭被迫替自己嫁到侯府的事情覺得愧疚,此時卻有點后悔了,所以她才會對明蘭說她害怕,害怕以后敬哥哥會負了她。

因為此時她心里清楚,自己放棄了富貴選擇嫁給「愛情」,若是以后發現文炎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同樣愛自己,那自己放棄的富貴生活豈不是不值得。

明蘭婚后三日回門時的排場,衣著的華麗,首飾的精致,還有那給小侄子出手不凡的禮物,每次看到這些如蘭都會心痛,在她看來,這些尊崇富貴本來都應該是她的。

既然注定已經得不到那些富貴了,她就只能從愛情方面尋求補償。

她下轎時讓文炎敬親自扶著,做茶時還要文炎敬給她在旁邊扇扇子,回趟娘家要文炎敬親自去接,她需要文炎敬時時處處的體貼來證明自己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所以當文家婆婆借著她懷孕為由,想給文炎敬尋個丫頭做妾室時,她才會害怕。

她在大雨天站在院子里哭泣,是為了讓文炎敬看到自己的愛有多深,也是為了懲罰自己愛得不值。

后來文炎敬以上司賞賜為由帶回家兩個美嬌娘,如蘭雖然心有不甘而且大鬧了一場,最終還是只能收下給他做妾室。

當她已經決定認命,認為男人都是三妻四妾這很正常時,卻發現顧廷燁對明蘭卻是幾年如一日的寵愛,不但沒有納新人入府,連以前的通房都遣散了,整個侯府,只有明蘭一人。

相比之下,文炎敬的左擁右抱的行為【啪☆啪】地打了如蘭相信愛情的臉。

若是她聽從家里的安排嫁給顧廷燁,那現在是不是也會像明蘭一樣被獨寵著呢。

明蘭帶著蓉姐兒去看她,她看著明蘭一身的打扮樸素中透著高貴,再看看自己半舊的衣衫,心里很別扭,便用略帶嘲諷的語氣羨慕明蘭,不用自己生養就有蓉姐兒這麼大的女兒叫娘了。

明蘭回了她一句: 「五姐姐若是有本事,就只給自己生的孩子當娘。

這句看似玩笑的話卻戳痛了她的心,是啊,文炎敬總想往家里帶妾室,她又怎麼能保證不養別的女人生的孩子。

她頭胎生了個女兒,明蘭卻連著兩胎都生了兒子,她又開始難受,總想著在哪件事情上能蓋過明蘭。

連華蘭都看得出來 「如蘭這是在跟明蘭別苗頭呢,六妹夫把六妹妹當成眼珠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一時一刻也不肯分開,五妹夫卻得時不時的敲打著。」

如蘭為什麼放著好好地日子不過,非要跟明蘭別苗頭,其實這就是不甘心的心理。

文炎敬是墨蘭不要的,她卻撿來當寶貝,為此還放棄了顧廷燁這樣的侯門公子。

本來她放棄顧廷燁的時候,以為顧廷燁是個浪蕩子,顧家又是龍潭虎穴,明蘭嫁過去肯定會過得不好,即便是有了富貴身份也無福消受。

可沒想到的是,顧廷燁把明蘭寵的心肝肉一般,明蘭不但得了富貴還得到了愛情,而自己為愛情選擇的是文炎敬,卻要整日里想著如何防范其他女人跟她搶,如何能留住文炎敬的心。

這就像是本來以為自己躲過了垃圾堆投進了蜜糖瓶,事后卻發現這瓶蜜糖只有開口的那一點是甜的,而自己以為的那個垃圾堆里卻裝滿了各種各樣的美食。

如蘭的不甘心讓她總想著要證明自己比明蘭幸福,卻忘記了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讓它在有限的環境下顯得更加幸福。

3,

墨蘭在出嫁的時候對盛紘說,這是我自己選的路,以后無論過成什麼樣,我都不后悔。

我雖然不喜歡墨蘭,但她說的這句話卻十分有道理。

就像如蘭一樣,為了文炎敬放棄顧廷燁是她的選擇,若是她有墨蘭一般的骨氣,無論顧廷燁有多少富貴,無論明蘭是侯府獨寵還是得封誥命都跟她沒有關系,當她做出選擇的時候,關于顧廷燁的一切都不會再跟她有關。

她應該好好地經營跟文炎敬的婚姻,處理好婆媳關系,利用娘家的勢力為文炎敬的仕途鋪路,同時也鉗制著文炎敬要尊重疼愛自己,這樣才能過好自己的日子。

羨慕別人固然沒有錯,但光羨慕是沒有用的,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努力提高自己的價值,別讓自己的選擇成為一種懊惱或者遺憾,這樣的人生才算沒有白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