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華蘭議親時也有三個候選,袁文紹才是撿漏的那個

華蘭以六品小官之女的出身嫁給忠勤伯府的公子袁文紹,在很多人看來都是高攀了這門親事,但其實在華蘭議親的時候也有三個候選人,一個是令國公府的第五個孫子,另一個是開封府尹的兒子,而忠勤伯府當時已經肉眼可見的沒落,從家世上來看袁文紹的競爭力不大,如果盛紘和王氏愿意的話,華蘭完全可以嫁去門戶更高的人家。

可是做父母的總是為孩子多打算些,盛紘夫妻都不是一味攀附權貴的人,在給華蘭挑選夫婿方面還是穩妥為主,一旦選錯了可就害了女兒一輩子,于是在這三家同時上門提親之后,盛紘與王氏便細細商討了一番,先后排除開封府尹邱家和令國公府,只剩下忠勤伯府袁家看起來算是安穩些,這才讓袁文紹撿漏了。

本來盛紘最滿意的女婿人選是同事邱敬的兒子,兩家也算是知根知底,那邱功子樣貌俊偉品性也好,盛紘對這個人是十分地滿意,奈何邱敬因為是三王爺的講經師父而參與了奪嫡,而盛紘的目標是世代清流,對黨派之爭并不感興趣,若是此事十拿九穩便罷,偏四王爺也不是個好惹的主兒,盛紘才不想拿華蘭的幸福以及盛家的前程去賭。

至于令國公府正值昌盛,王氏對于國公府的富貴榮華很是向往,見過令國公家內部混亂的盛紘卻十分不屑,他曾與盛維借讀過令國公家,見識過令國公家連書塾都是腌臜不堪,這樣的人家別說結親,就是交友盛紘都嫌臟,后來墨蘭不也說了,令國公家不堪得很,幾位公子年紀輕輕就有二十幾個媳婦丫頭伺候著,她身邊的云栽也看不上眼。

如此一來,便只有忠勤伯府的二公子袁文紹了,可王氏想到袁家門庭冷落就十分氣憤,認為再怎麼樣也輪不到忠勤伯府來娶她的女兒,她寧愿再拖兩年繼續物色女婿,可盛紘非說以忠勤伯府如今的情況已經翻不起風浪了,那袁文紹他也見過十分滿意,只有像這種經歷過磨難存活下來的人家才會知道立業的不易,才會小心謹慎走好每一步。

事實證明盛紘對前兩家的分析都是對的,多年后邱敬因為支持三王爺而被彈劾下獄,最后死于軍流,三王爺差一步登上皇位,也被矯詔賜死,連給邱家翻案都做不到。而令國公也因牽扯四王謀逆案被奪爵毀券抄家受審,府里那些下人全部罰沒,連明蘭的澄園都分到不少從令國公府出來的仆役。

唯一算漏的是,盛紘沒有想到自己印象中威風凜凜沉穩扎實的好男兒回了家會是個媽寶男,生生讓華蘭被婆婆刁難了十年,得虧明蘭長大之后機緣巧合高嫁能為姐姐撐腰,又古靈精怪地給華蘭出主意為公公納妾,這才將華蘭暫時解救,否則就算忠勤伯爵府相安無事,在忠勤伯夫人離世之前,華蘭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