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難怪流朱會在甄嬛禁足時殞命,看她有何「目的」?

導語:眾所周知,流朱是在甄嬛獲罪期間,與守門侍衛發生肢體沖突時流血犧牲的。當時的流朱情急之下一頭撞向侍衛拔出的鋼刀,那刀刃不偏不倚,恰好就對準了流朱的脖頸,這才導致「揉碎桃花紅滿地,玉山傾倒難再扶。」

可憐的流朱,花一般的年紀,卻為了維護小姐甘愿舍生取義、命喪黃泉。當然,流朱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侍衛見出了人命,大驚失色,唯恐擔責,忙為甄嬛通風報信并找來了太醫為其診斷。

太醫診斷后得出結論: 菀嬪懷孕了!這個消息對于深陷困境的甄嬛來說,無異于峰回路轉柳暗花明,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更似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理所當然的, 甄嬛的處境即刻得到了相應改善,再也不必吃餿了的剩菜剩飯了。

然而,蘇醒后的甄嬛尚未在這突如其來的喜訊中緩過神來,卻又得到了一個如同悶雷般地噩耗,流朱為了給她爭取就診的機會,已經撞刀身亡了。甄嬛頓時覺得胸口似被什麼利刃捅了一下,痛到難以呼吸,幾乎不曾昏厥。

殊不知,流朱的離去只是暫時的而已,此時離開,為的是能更長久地陪伴她的未來——

1:女婢舍身救主行,義薄云天似英雄,舍去肉身往生處,誰知竟是續前盟

甄嬛也不知哭了多久,只覺得昏天黑地、神思恍惚,雖然耳畔不時傳來槿汐和浣碧輕聲勸慰的聲音,可還是覺得這一定是場噩夢,等這場夢醒了,流朱一定會活蹦亂跳地出現在眼前,一如往昔。是的,一定會這樣——那麼古靈精怪的一個丫頭,怎會輕易死了呢?這不過是場夢而已。

有了這樣的念頭,甄嬛便覺得寬慰了不少,她要趕緊睡一覺, 等她夢醒了,流朱自然就會回來了。

流朱從小陪伴她一起長大,自己有什麼心事秘密,可以瞞著浣碧,卻從不會瞞著流朱,流朱不但口風緊,而且忠心可鑒,但凡對自己不利的事,即便刀架在她脖子上也絕不會去做。

流朱這丫頭心思單純,個性率真,無欲無求,就知道一門心思服侍自己;陪自己開心,陪自己哭泣。她與浣碧不一樣,浣碧總有自己的小心思,很多時候自己都猜不透她。 可流朱不同,流朱在自己面前幾乎是清澈見底的,她仿佛是自己的影子或靈魂的一部分。所以說,流朱怎麼舍得離開自己呢?

更何況,還是在這種時候……要知道,她是自己最貼心知心的人啊,怎麼可能在自己落難之時狠心拋下不管呢?絕對不會!流朱,別鬧了,快回來,我的玫瑰簪子放哪兒了?我記得是你放的,快拿過來給我戴上——流朱?」

「小姐,是這支嗎?」果然,流朱笑吟吟地站在面前,雙手捧著那支玫瑰簪子,依舊是滿臉的俏皮。

「流朱,是你?真的是你,你回來了?我就知道,那不過是一場夢!」甄嬛欣喜若狂,仿佛看到了失而復得的珍寶,緊緊攥住流朱的手,含淚笑問道。

「當然要回來的,不然我能去哪兒?我從小跟著小姐,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家鄉在哪里。所以, 小姐就如同我的父母我的家,我不跟著小姐還能去哪兒?」

甄嬛揩干了眼淚笑著應道:「就是,就是,我就說嘛——不過,流朱,你的手為何這樣涼?快,到床上來暖和暖和,到我被窩里來。」

流朱驀地抽回自己的手,正色道:「那可不行,我會冰著小姐的。大概是我剛剛才去風地里撿落花,把手吹冷了。嘻嘻,待我自己搓搓。」

「傻丫頭,你還笑。都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個孩子似得,沒得去撿什麼落花,都是凋零了的,撿它們做什麼?」說到這里時,甄嬛忽覺得喉頭一緊,莫名一陣心酸。她不由得再次抬起頭來望向流珠, 卻見此時的流珠臉色慘白,渾身戰栗,竟如即將凋零的枝頭殘花一般。

甄嬛不由渾身一顫,胸中即刻涌出一股悲愴情緒來,忍不住叫道:「流朱,流朱,你想玩什麼就玩什麼,我再也不說你了。別傷心,也別往心里去, 我只是心疼你罷了,流朱?」

2:一朝心連心,雖死難歸陰,往生不去極樂土,轉世子女成至親

流朱忽然淚流滿面,哭泣道:「小姐,恐怕我要離開你了。好舍不得,可是他們催促我快點上路,不能拖延太久,臨行前來與小姐道個別。 即刻就要上路了。」

「你去哪里?你從小跟著我,并不知父母家鄉何處,能去哪里?」甄嬛急忙阻攔道:「流朱,或許你嗔怪我平時苛待了你,我向你保證,以后,絕對不會了。我會把你當親姐妹一般。答應我,別離開我。

流朱絕望地嘆道:「小姐,來不及了。你并沒苛待我,相反,從小你就對我好,從未拿我當奴婢。有什麼心事小秘密,總是對我說,小姐對我的信任,勝過浣碧。 我心里清楚得很,所以,心里一直是暖的。我甘愿一生一世都跟隨小姐,哪怕只做小姐身邊的一只小鳥,或八哥或鸚鵡。」

「不,流朱,我不要你做我的八哥、鸚鵡,若有可能,我們來世做姐妹。或者,我若有幸,能成為你的生身父母,讓我加倍疼你愛你,不負你對我忠心一場。給我個機會彌補你吧。流朱,你明白,你能明白我的心麼?」

「小姐,你說的當真?你真愿意做我的‘父母’?」流朱的身影漸漸后退,聲音也越來越弱,但卻依稀傳到了甄嬛的耳朵里。

甄嬛大叫道:「我愿意,我當然愿意!你別走,流朱,快回來,我還沒說完呢!」

流朱的身影隨著一片升騰的白霧漸漸隱去——甄嬛忙起身追了出去,卻只見窗外皓月當空,茫茫蒼穹,甄嬛對著空中大喊:「 流朱,你去哪兒?」

只聽空中傳來流朱悠遠而篤定的聲音:「小姐,回去吧。再有幾個月,我們又會見面了。彼時,我再也不會離開。 我的背上會有一枚花瓣形的印記,小姐會認出我的……」言罷,任憑甄嬛如何呼喚,再也沒有了回應。

「小主,小主,您醒醒,是不是做噩夢了?」耳畔傳來槿汐的輕喚聲,甄嬛睜開酸澀的雙眼,神志逐漸清明,她忙坐起身子問道:「槿汐,流朱呢?」

槿汐為難地低下眼簾,輕聲道:「小主,您忘了,流朱姑娘不是已經……大概是您太舍不得流朱姑娘,所以才會夢見。」

「不,槿汐,流朱只是暫時離開,還會回來的,我明天要給皇上寫封書信,請求皇后來保全我的孩子,我一定要保住這個孩子。她是……」

幾個月后,甄嬛生下朧月,令甄嬛感到無比驚訝又欣慰的是:朧月后背上果然有一枚花瓣形狀的胎記。甄嬛心中默默念道:「流朱,果然是你回來了。只可惜,我災禍未滿,你我雖成母女,卻依然要離別兩地。所幸,我可以給你找一個好額娘,讓你以公主的身份成長在宮中,至少會得到皇上與敬妃的寵愛。如果有緣,你我母女還會再度重逢的。彼時,我一定會好好疼你、愛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