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人狠心壞的康姨母為什麼會被一封信嚇個半死

有個有事兒沒事兒就想著占你便宜的姨母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如蘭評價康姨母說,我這個姨母什麼事兒都想摻和,然后撈點好處,就這麼說吧,天上下了雨,她都想接一些回去煮茶喝。

可見唯利是圖的康姨母在盛家孩子中并不受待見。

為了給自己的女兒尋找靠山夫家,她撬了如蘭跟王家表哥的婚事;

華蘭的丈夫袁文邵新尋到個賺錢的買賣,她立馬要求帶自己的兒子分一杯羹;

明蘭嫁入侯府做了正室大娘子,她第一次見面就要求明蘭讓顧廷燁提攜她的女婿兒子。

作為這種拐著十八個彎又不懷好意的親戚,明蘭委婉地拒絕了,連去度假山莊泡溫泉,王若弗極力推薦,康姨母都不在明蘭的受邀者名單里面。

看著明蘭一次次拒絕自己,侯府的大把富貴只握在明蘭手里,只有盛家的人能得些雨露,康姨母氣得牙根都要咬斷了。

她決定要給明蘭一點顏色看看,讓她懼怕自己,臣服自己,甚至還想奪了顧家的榮華富貴。

所以她找了性格軟弱的康兆兒,通過各種手段硬要把她塞進侯府給顧廷燁做妾室,她的目的不只是惡心明蘭分了顧廷燁的寵(以康兆兒的姿色,還不足以勾引顧廷燁)。

而是要康兆兒攜帶兇器借機傷了自己,到時候康姨母找上門來,可以用受傷的康兆兒震懾明蘭,拿住了明蘭的錯處,就等于握住了她的命脈,到時候明蘭肯定會有求必應。

要是明蘭堅決不讓康兆兒進門,那康兆兒身上的傷就能讓明蘭跟顧廷燁吃上個大官司,名聲盡毀。

不得不說,康姨母的算計既狠心又精準。

康姨母本以為明蘭這次除了就范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盛家這次還是會跟以往一樣軟弱可欺,她依舊能成為勝利者。

可這一次的結局讓她意外,讓她震驚,甚至差點把她嚇死。

1

明蘭本就不想給顧廷燁納妾,何況這種主動送上門找事兒的,許她進門為妾不過是一種試探。

若康兆兒真的一心為了顧家的富貴,懼怕康姨母的狠毒,要進門為妾,那明蘭就會把她打扮一番送去堂哥盛長梧那里,并配上一段說辭:

「古有娥皇女英之美談,既然姨母有這樣的打算,那跟著我這個拐著彎的表姐,不如跟著嫡親的姐姐。

索性讓康兆兒給堂哥做二房,以后姐妹兩個共侍一夫,豈非佳話一樁。」

康兆兒若再想尋死覓活,也在康允兒眼皮子底下出的事兒,跟她沒有半毛錢關系,誰便她折騰。

可康兆兒卻是個好的,是個哪怕粗茶淡飯過貧苦日子也不想給人做妾的好姑娘。

明蘭于心不忍,便給她換了丫鬟的衣裳送到盛家,托宥陽大伯家給她尋一門好親事,讓她遠離康家這個泥潭,遠離康姨母這個惡人。

對外還是做出康兆兒被明蘭關在侯府后院的樣子,康姨母隔兩日便來鬧一回,要見康兆兒,明蘭叫人把大門看得嚴嚴實實地,誰也不能放進來。

康姨母發狠話要把事情鬧開,明蘭也不怕,她倒要看看世家康氏的宗婦敢不敢在侯府門前撒潑給全京城的人看,而且這事兒說出去康姨母也不占理兒。

明蘭對外表現出一副很生氣卻又無計可施的樣子,只等著宥陽老家傳來了已經給康兆兒尋好婆家的消息,這才去給小秦氏道喜。

「康家妹妹終于有了好歸宿」

「表妹已經讓家人接走許配了人家,你若不信可以去問康夫人,不過她這會兒估計會很忙,不見得有空見您。」

「經此一事,康夫人怕是以后都不會上門。我身子重,以后再有什麼姨媽,舅母或者表妹的親戚要來,您就不必叫我了。」

事情鬧成這樣,早就撕破臉了,明蘭跟康姨母是這樣,跟小秦氏這個繼母婆婆也是這樣,開戰是她唯一的選擇。

在康姨母的眼里,明蘭就是個膽小懦弱怕事的小庶女,她以為明蘭會跟她養的那些庶女一樣,威脅一下,恐嚇一次就能讓她乖乖聽話,卻不曾想,明蘭的聰慧和謀劃如此高明,如此縝密。

跟這樣的人做對手,讓她不由得有點后怕。

2

以往康姨母跟盛家交往,多半是利用盛家為自己謀利益。

她教唆王若弗去放高利貸,是利用盛家的錢,讓盛家去擔風險,自己就負責出個主意,就能坐享其成分一杯羹。

她把王若弗有意跟齊國公府結親家的事情透漏給王老夫人,讓康元兒搶了如蘭的姻緣,無非是仗著王老夫人更疼愛自己,懦弱的妹妹即使被罵個狗血淋頭也不敢跟自己撒氣。

她找盛紘為自己的丈夫還有兒子的仕途奔波幫忙,也是覺得盛紘愛面子,好說話。

她干了那麼多壞事兒,多多少少都牽涉一點盛家的利益,盛家的老太太也礙著王家的面子,雖然不喜歡她,卻也沒有為難過她。

所以,她理所當然地以為,她給侯府塞小妾惡心明蘭的事情,盛家也不會拿她怎麼樣。

只要讓自己那個憨乎乎的妹妹好認為,一切都是為了她好就行了。

可盛家這次的做法讓她吃驚,甚至有點懼怕。

王若弗上門找她的晦氣,這點她早想到了,也按照以前的慣有做法三兩句話把她打發了。

可從未推脫過康家請求的盛紘也擺了康老爺一道。

康老爺一直賦閑在家,本來計劃著如何起復謀個職位,就拜托盛纮幫忙在都察院幫忙盯著這段時間別被言官彈劾了。

盛纮本來已經答應幫忙了,眼看著十拿九穩的事情,結果康老爺還是被吏部駁回了條陳,理由是被人彈劾了。

「盛纮如今勢頭正盛,得到重用又升了官兒,倘若他有心彈壓,又怎會有事?!」

「結了這門貴親,盛家如今正得意呢,哪里會愿意分旁人一杯羹!

你還上趕著去送個貴妾分寵?這不是挖人墻角嗎?

偷雞不成蝕把米,沒吃到羊肉反惹了一身騷。」

康姨母決定蹚這趟渾水時就已經準備好了說辭。

「以前咱們跟顧家只沾了個轉彎親戚,還要看盛家的臉色。你不是總看不上盛家妹夫,說她丟了讀書人的風骨嗎?

如今顧家收下兆兒,雖說名聲難聽了點,但得了實惠,若過個一年半載兆兒能生下一男半女,咱們跟顧家就能直接來往了。」

康姨母的辯解還沒說完,一記耳光重重落下,白皙的臉上迅速浮起一個印子。

「愚不可及,你還想等兆兒在顧家站穩腳跟?」

「今早你那得意的女婿已經來過了,說什麼不忍妻妹為妾,若是得我二人許可,兆兒的婚事就包在他們夫婦身上,人現在已經送到宥陽了,還讓我念在多年情分上善待兆兒生母,直羞得我一張老臉無處可放。」

康姨母跌坐在地上,她以為明蘭是個庶女,盛家人即便后來知道了此事也不會為了一個庶女跟康家鬧翻。

可現在兆兒被送走了,康大人的仕途之路也受了阻礙,這都是盛家的手筆。

她從不知道看著柔弱的盛家發起火來竟然這麼狠。

3

得知康兆兒被送到宥陽,女婿長梧又來找康老爺說給兆兒說親,康姨母生怕女兒康允兒在盛家受委屈,便急急忙忙趕過去。

看著眼睛哭得紅腫如桃子的康允兒,康姨母一陣心疼。

當初給康允兒許下這門親事,一來是因為盛長梧雖然出身商賈,但好歹現在是個武將,雖說娶文官清流的康家女兒屬于高攀,可就目前康家的現狀和口碑根本也找不到更好的人家,要不然,也不會康允兒年紀耽擱大了也沒找到好婆家。

康姨母知道盛家兩房的關系不錯,可宥陽盛家居然為了明蘭這個庶出的小丫頭去為難明媒正娶的兒媳婦,這一點是她沒想到的。

宥陽老家來信告知長梧他岳家做的腌臜事兒,還讓康允兒攜帶子女回宥陽老家侍奉公婆,長梧這邊會安排得用的丫頭過來伺候。

這一點是最要命的,等于拱手把丈夫送給了另外一個女子。

其實康允兒成親沒多久就能跟著丈夫來京城,自己當家過日子,沒有公婆妯娌的煩惱,還是盛家老太太說得情。

承了老太太的情,受了她的恩惠,轉臉就欺負她最疼愛的孫女,盛家老太太絕咽不下這口氣。

宥陽老家寄來的召回信,就是對康允兒的懲罰,也是盛家的態度。

其實這件事兒對長梧來說并不難選,一邊是不著調的岳家,一邊是至親至恩的盛老太太,兩房人情誼深厚,來往密切,外加一個正當權的堂妹夫。

為了一個不知道能否得寵并且壓根兒都沒見過面的妻子庶妹,去得罪自小要好的堂妹兼侯府的正房太太,就跟丟了西瓜撿芝麻一樣愚蠢,而且還不知道能不能撿到。

不論從情感還是現實,他都會毫不猶豫地按照父母信中所說的辦,雖然他很喜歡允兒這個老婆,可盛家人的理智告訴他,官場上行走,不孝的罪名可不是鬧著玩的。

所以,康允兒回老家是勢在必行了。

而且這次回去還不知道要侍奉公婆到何時,若康姨母不再生是非,康允兒勤心本分,或許過段時間就能夫妻團聚。

可若康姨母繼續找事兒去得罪盛家,那康允兒怕是這輩子都不見得能跟夫婿相聚了。

盛家這麼對康允兒是對康姨母的懲罰也是警告,康姨母意識到其中利害關系,仰頭一倒,昏厥在地,允兒又是掐人中又是灌茶水,半晌才悠悠醒來的康姨母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他們竟然用你來要挾我?!」

你找別人女兒的麻煩給人家塞妾室,如今叫你自己的女兒嘗嘗滋味,你便知道其中苦楚。

4

康姨母給明蘭塞貴妾,一是看著明蘭庶女飛上枝頭,趾高氣昂不聽話,想要惡心她,二來也是為了攀上顧候這門親戚,給自己的子女謀取更多福利。

現在明蘭的這招釜底抽薪和盛家的報復,讓她偷雞不成蝕把米,貴妾沒有了,丈夫的官路被堵了,自己的女兒還受了牽連。

這一連串的打擊,才是她昏厥病重的原因。

對于心懷不軌之人,縱容只會讓她越來越囂張,說教和小懲也不能改變其本性,只有重重地打擊一下,才能讓她認清現實,收斂自己,即便無法改變她邪惡的本心,也能讓她產生懼怕,不會再生是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