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嬴夫人為何要勸孟嬴和親,斷送孟嬴的幸福

羋月問嬴夫人: 妳是大秦最有見識的女子,為何要叫孟嬴認命? 嬴夫人回答: 在秦國,歷代先君儲君和公子們死于戰場的不知道有多少,而王室女子別嫁,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戰場,舍身、舍命、舍情。為了謀取秦國利益,秦王不惜將自己最疼愛的大公主孟嬴嫁去燕國和親。燕王又老又瘸,這對于還是花季年華的孟嬴來說,無疑不是良配。孟嬴去求姑母嬴夫人,讓她去給父親秦王求情。可嬴夫人最終勸說孟嬴認命,讓她同意了和親。羋月不明白,嬴夫人有見識、意志堅強,不是輕易認命的柔弱女子,可她為何要勸孟嬴認命,斷送孟嬴的幸福。嬴夫人告訴羋月,秦國崇尚勇敢為美德,在秦國,不僅君主、儲君和公子們要上陣殺敵,連身為女子的公主,也有她們的戰場。

而公主們的戰場,就是聯姻。在她們的戰場,除了要舍棄自己的身體和性命,還有自己的感情。羋月還是不明白,身為君王,難道就真的要這麼無情嗎?嬴夫人反問羋月,妳要君王該有什麼樣的情,是周幽王寵褒姒、還是紂王寵妲己?嬴夫人說道,身為女人我怨他們,可是跳出這一重身份來看,失去江山的人連性命都保不住,還有什麼怨恨可言?江山和真情不可兼得。秦燕聯姻,于秦國有利,于秦王強國強民的抱負有利,如果犧牲女兒的幸福,能換來強秦的一大進步, 這對秦王來說,也是一種舍棄。

舍棄自己的孩子,舍棄父女親情,舍棄真心真情……作為父親,秦王非常疼愛孟嬴,女兒春夢無痕的年紀,他也不忍心摧毀她的幸福。只是在真情和江山面前,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因為只有江山穩固,才有資格談真情。戰國時代列強紛爭,作為君王沒有時間談真情,失去了江山,不僅談不了真情,甚至連性命都顧不了。家國需要之際,犧牲自己的兒女私情,是每個王室女子應盡的責任。嬴夫人當初是如此,此時的孟嬴也是如此。戴了這頂王冠,就要承得了它的重。

盡管和親的道理和大義剖析得這麼明白,但羋月還是從嬴夫人的言語中,看出諸多的不情愿。既然看得透、想得通,又認同和親,那又為何還是不心甘情愿呢? 嬴夫人說: 君行令,臣行意,他保他的江山,我保我的真性情。她能理解君王們的無情,那都是出于不得已,但是作為女子,她也怨恨這樣的「不得已」。她的內心里,對和親,仍然是不情愿和抗拒的。為什麼?因為女兒家,誰沒有過情竇初開的年紀,誰沒有過在這樣的年紀做夢的真性情。

嬴夫人能理解君王們的無奈,也理解孟嬴的「悲涼和苦」。嬴夫人的一番話,讓羋月感嘆其大徹大悟,自己受益良多。可嬴夫人卻輕嘆道: 非經磨難不能徹悟,我倒愿妳們這些孩子,一生一世都不要有這種徹悟。嬴夫人的通透和徹悟,正是她一生的經歷所得。當初嬴夫人和親魏國,卻在秦魏兩國交戰時,背叛夫君和君王,替母國傳遞情報,使得魏國因此大敗。後來孟嬴的父親將她救回,安置在北宮清冷度日。她沒有丈夫沒有孩子,自然也不會有自己的小家庭。

她為家國利益,永遠地犧牲了自己的幸福,卻換來了終身的形單影只。但歷經磨難的嬴夫人,沒有自此「凄凄慘慘」,沒有整日怨天尤人,她選擇了理解別人,也選擇了善待自己的余生。她看淡人生百態,不受俗事、往事干擾,她以釀酒、飲酒為樂,對孤獨的日子不以為然,對生活中的美好仍有欣喜。 有些人經歷了磨難,會變得憤世嫉俗、怨恨他人,自我頹廢、破罐子破摔,但有些人經歷了磨難,能夠大徹大悟,既能善待別人,又能善待自己。世間人生多坎坷,往事不可追,那就學學嬴夫人,盡量讓它隨風,保住自己的真性情,過好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