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里的小鄒氏,讓我知道一個人真的會被蠢害死!

很多人寫過《知否》里的張大娘子,說她如何掙扎向前,如何活得恣意瀟灑,但我覺得其實這是一個相對的概念。

像張大娘子這樣的人,其實比 普通人更有機會走出人生的困境。

她身邊的人、以及她自己的見識和眼界都不會允許她一直消沉下去。

背后有勢力,自己有實力,她需要做的只是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只要過了心態的坎兒她就能活得恣意,因為 她生存的環境就已經培養了她安放自我的能力。

所以,盛明蘭安慰她的時候,只是舉了房媽媽的例子——一個沒有好命、沒有太多運氣的苦命女人卻靠著后天的努力也改變了人生的光景。

她聽完心境就變了,人也開朗了。

可我今天想寫的主角卻不是她,而是那個 更像普通人的小鄒氏。

張大娘子人生唯一的那段晦澀是與小鄒氏息息相關的, 她能放下內心的成見是她的智慧。

可小鄒氏和她的家族卻并不一定有足夠智慧,因為他們還沒有修煉出這樣的能力。

所以他們不僅沒能約束好自己,還被自己的欲望害得更慘。

因為,貧窮乍富,眼界和見識都跟不上地位,是一件更要命的事情。

明代《增廣賢文》中有句格言:乍富不知新受用,乍貧難改舊家風。

說的就是小鄒氏和她的家族這樣的人。

那麼,小鄒氏和她的家族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爛的呢?

在大鄒氏未亡故之前,鄒家和沈家只是正常的姻親關系,從大鄒氏為皇后付出性命的那一刻開始,兩家人 情感的天平就發生了傾斜。

當然大鄒氏未必有這種先見之明,她只知道一心為沈家。

所以,盛明蘭有一句對大鄒氏的評價很到位,她說:如倘若皇后娘娘沒了,那麼鄒家之憂就變成沈家之憂,鄒大嫂嫂還真是一心為了夫家啊。

由此可見,這個女人才是沈家和鄒家的定海神針。

自從她去了,鄒家和沈家就亂了。

首先,沈家自認虧欠了鄒家一條人命,就開始刻意扶持鄒家,但卻未約束他們的舉動。

其次,鄒家認為沈家這麼對自己是應該的,他們拿著大鄒氏的恩情安享富貴卻一直不知收斂。

所以,小鄒氏才敢在沈家橫行霸道,還說自己是忍氣吞聲的一方。

在澄園的和府宴席上,小鄒氏竟然敢去正宴,她依仗的,是沈國舅、皇后和桓王的勢力。

明蘭勸她收斂,她卻根本不接茬,還把錯處全部歸結到張大娘子身上,說她攪合了明蘭的席面,讓人下不來台。

可見,她就沒有意識到自己以妾室身份去參加宴席是不對的。

明蘭只好戳穿真相:你一個妾室,排場比我都大,還敢來正宴,我何止是要被整個汴京城笑話呢?

對于明蘭站在張家那一邊,小鄒氏也很不滿,還拿自己的誥命說事兒。

明蘭笑笑后又勸道:誥命的妾室天下沒有第二個,何等的榮耀。可若真是闖出了禍事來,誰來做這出氣的?難道會是張大娘子?自然也不會是沈國舅啊!

小鄒氏依然沒聽懂明蘭的意思,還生氣地走了。

而后,就有了她第二次的放縱舉動。

在張大娘子生產之際,小鄒氏沖撞了張大娘子,還以替鄒舅爺看病為由叫走了看診的大夫,導致張大娘子難產。

小鄒氏或許以為,只要張大娘子熬不過去生產這一關,自己就能做家里的大娘子;更或許,她就是想單純地出口氣。

可她的做法實在太蠢。

如果說,她第一次和張大娘子大鬧宴席的舉動只是讓眾人知道沈國舅寵妾滅妻,打了英國公等舊派朝臣的臉;

那麼第二次,就直接狠狠地掃了官家的顏面。

第一次的時候,皇后和沈家尚且還能為她遮掩。

第二次,就輪到她自己來償還罪行了。

所以, 任何人都要為自己犯下的錯付出代價,一味縱容只會讓犯錯的人更加肆無忌憚,做出更可怕的事情。

當然,鄒小娘和鄒家的悲慘局面,除了過于貪心的原因,還和沈家過度縱容有關。

明蘭對沈國舅說: 愛之適足以害之,愛之縱更是殺身之禍了。

意思是愛護一個人讓他過得太舒服,太放縱了,就是害他。

大鄒氏去后,沈家的縱容,讓鄒家人一而再再而三挑戰底線,最終害慘了自己。

這就跟養孩子一樣,孩子有小錯,不去懲罰,一味地縱容,結果錯誤越來越大,都沒法遮掩了,只能自食其果了。

鄒家人的貪心,最明顯的一幕劇情就是養歪了沈家嫡長子,還惹出了人命官司,連累沈國舅不能巡鹽。

大鄒氏的孩子被鄒小娘撫養,鄒小娘連同鄒舅爺以沈家嫡長子的名義在外頭私放印子錢,鬧出了人命。

所以后來,鄒小娘被懲罰的時候,小沈氏(皇后的妹妹)還去找明蘭的麻煩,說都怪明蘭,要不然平姐姐(小鄒氏)也不會落到那個結局。

明蘭說:你大侄子和你那兩個侄女才是你大嫂嫂的嫡親骨血,若她們被妾室撫養長大,以后嫁不到好人家,你大嫂嫂該有多心疼。

小沈氏才稍微分清楚是非。

可見,因為大鄒氏的離世,小鄒氏和鄒舅爺作為掌管牌面的人,不僅沒有能力守住家族,還把周圍的一圈人往下拉。

網上有句話:

欲望有個分水嶺,一種欲望可以讓人走上坡路,另一種欲望則可以讓人滑向深淵。

小鄒氏和鄒家明顯屬于第二類。

要說他們到底犯了十惡不赦的罪過嗎?

并沒有,他們只是覺得自己的姐姐無辜慘死,想要多踩著姐姐的尸首多獲得一些富貴而已。

可是,僅僅于此,就險些丟了命。

總結下來:

首先,人要努力提升自己的認知能力、豐富自己的智慧。

一個人靠運氣賺到的錢,也會憑實力虧出去。

沒有人能夠靠僥幸獲得任何東西,哪怕是富貴,當守住富貴這件事不在他的認知范圍內,大機率的情況下,也會因為他自身的一些原因失去這富貴。

沈家、顧家的富貴是靠搏命博來的,盛家的富貴也是一點點努力積攢起來的……

懂得獲得的不易,才懂得堅守的重要。

其次,能力不足時,要學會安撫好自己的欲望,踏實地走好每一步。

雖然有沈家刻意縱容在前,但鄒家原先怎樣,就應該怎樣。

鄒家一直拿姐姐身死的人情說事,踩在姐姐的尸首上享福,卻失去了腳踏實地的耐心,妄圖走捷徑,是自食其果。

這也提醒我們:當能力配不上野心的時候,要學會安撫欲望,多去做提升自己實力的事情;千萬不能因為別人的吹捧就忘了最初自己的方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