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里最慘烈的一場姑嫂大戰,真兇是一個偏心糊涂的母親

在前兩篇《知否》文章上,我寫了兩個小角色,房媽媽和盛品蘭。

今天我要寫的人物是王舅母。

王舅母是王大娘子的嫂子,盛家兒女的舅母,所以大家都叫她王舅母。

王舅母出場的次數極少,但通過她的故事,我想再提一個古老卻常新的話題——如果家里有一個偏心的長輩,真是禍及三代。

一、姑嫂大戰

王舅母初嫁到王家時,一度覺得自己非常幸福。

她的公公王老太爺,門生故舊遍天下,留下的影響力能夠福澤子孫三代。

她的婆婆王老太太,聰慧精明,對待兒媳頗為友善。

她的小姑子王若弗,粗魯愚直,很好相處。

她的丈夫,王舅父脾氣和善,性情溫厚,對妻子很不錯。

凡事必有例外。

王舅母碰到一個極品小姑子——康姨媽。

康姨媽是王家最受寵愛的嫡長女。

作為未嫁的大姑姐,她和弟妹王舅母并沒有什麼利益沖突。

但面對初來乍到的王舅母,康姨媽本性中的惡,開始體現出來。

康姨媽得寵,在王老太太跟前說話很有影響力。

康姨媽就拼命挑撥王老太太和王舅母的婆媳關系,讓王老太太給兒媳婦立規矩。

康姨媽還出言挑撥哥嫂關系。王舅母第一胎是女兒,康姨媽立即就攛掇王老太太給哥哥納妾,把王舅母嚇得夜里都會做夢驚醒。

王舅母的母親擔心女兒無法生下兒子,會被夫家厭棄,于是三步一叩首,拼著年邁的身軀為女兒從棲霞山寺廟求來一尊送子觀音。

康姨媽出嫁前看中這尊送子觀音,王舅母架不住康姨媽哭鬧,只能咬牙送上。

這讓王舅母內心早就恨透了康姨媽。

她的正牌婆婆和善,但惡婆婆能做的事情,都由康姨媽代為完成了。

二、王舅母的反擊

王舅母并不是一個任由別人欺負的人。

如蘭就說過,舅母精明厲害,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

王舅母應對康姨媽,第一招是刻意討好康姨媽,

為了讓自己舒服一些,王舅母作為王家的少奶奶,會去討好康姨媽身邊的丫鬟婆子,只希望這些下人幫自己說說好話,讓康姨媽少冒一些壞心思。

第二招是拉攏夫婿。

在不涉及康姨媽闖禍的問題上,王舅父對待王舅母還算腦子清楚。

比如康姨媽建議哥哥納妾,就被王老太太和哥哥否決了,一直等到王舅母順利生下兒子。

第三招就是硬扛。

王舅母這樣女性,不敢有失婚的想法,就只能硬扛下去,熬到婆婆老去,熬到康姨媽自作孽不可活。

原著里,送康姨媽進入慎戒司那一天,是王舅母成婚后最開心的一天。

王舅母看到了康姨媽落魄鳳凰不如雞的丑態。

她幸災樂禍地告訴康姨媽,全家人都會到外地赴任,不會再有人來探望她。

王老太太沉疴多年,不會再有和康姨媽重逢的一日。

如此一來,康姨媽就在慎戒司苦渡余生了。王舅母還賄賂了管事女官,讓后者對康姨媽務必特殊關照。

收拾完康姨媽,王舅母就回頭收拾兒媳婦——康姨媽之女康元兒。

康元兒遺傳了康姨媽的惡毒,不把她這個婆婆放在眼里,這讓王舅母如鯁在喉。

于是她暗中下藥,讓康元兒絕育,并計劃把康元兒關押起來,只給吃喝,不問其他。

這場姑嫂大戰,王舅母終于熬到了勝利。

三、壞果論

盛長柏對康姨媽的評價,非常中肯且形象。

他認為康姨媽是家族的壞果,不早做妥善安置的話,必然拖累整個家族。

第一個深受其害的人,肯定就是王舅母。

她的婚姻里始終存在一個奇葩的小姑子,來要錢、來添堵。

王舅母理家節省出來的銀錢,繞一圈就會落到康姨媽手上,供她揮霍。

王舅父仕途發展不如盛纮,原因之一就是消耗過多的人情關系,去幫康姨媽善后。

如果僅僅涉及到自身利益,王舅母都不會恨康姨媽到如此地步。

康姨媽各種吸血娘家,把王舅母親兒子的婚姻都搭進去了。

康家的名聲極差,女兒不好議親。

康姨媽回家哭求,王老太太就做主讓親孫子娶了親外孫女——康姨媽的女兒康元兒。

康元兒的行事風格和母親一模一樣,攪得王家合家不寧。

王老太太出面管教,都不起任何作用。

直到康姨媽被關,王舅母才有機會重新給兒子挑選了一個平妻,生兒育女,把婚姻拉回正軌。

原著給了王家一對相對安全的結局。

劇版的情節邏輯,就更加符合實際。

康姨媽欲殺盛明蘭時,被趕回家的顧廷燁一招斃命。

為了爭所謂的一口氣,為了公報私仇,做了一輩子「賢內助」和「背后女諸葛」的王老太太,在完全沒有分析形勢的情況下,聽信小秦氏之言,公然指證顧廷燁。

事敗后王舅父被流放,王老太太在兒孫的怨恨中離世。

四、戰況慘烈

王舅母和康姨媽之間的糾葛恩怨,算是《知否》里較為慘烈的一場姑嫂關系。

在傳統大家庭關系中,姑嫂關系對于新媳婦來說,殺傷力僅次于婆媳關系。

就如同康姨媽的那樣,小姑子和婆婆是親母女。小姑子和嫂子的關系,會間接影響著婆婆對新媳婦的態度。

這種關系在現代小家庭模式上,并不會造成什麼問題。

大家都是現代人,只要腦子正常,都已經建立起最基本的邊界意識。

但在古代,情況并不是如此。

古代小姑子,只要還沒有出嫁,在嫂子面前很容易擺威風。

因為她是血緣關系,而嫂子是婚姻關系。

即使她遲早也要做新媳婦。

比如海氏剛剛嫁到盛家時,盛墨蘭和盛如蘭也一度想擺小姑子威風。好在海氏手段了得,幾句話就把話鋒擋回去了。

盛明蘭說了一句:「華蘭大姐姐在婆家也是如此麼?」

幾個蘭才意識到,她們將來也會遇到海氏同樣的困境,對海氏擺譜的心思就消散了。

如果說盛家幾個小姑子和海氏之間最初的交鋒,僅僅是女孩子初遇之事的意氣較量,那麼王舅母和康姨媽之間的相處,就是一場妥妥的家庭內部戰爭。

這場戰爭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一個偏心至極的王老太太。

王老太太溺愛閨女不打緊,為何還要拉著兒媳一起共沉淪呢?

為了寵溺女兒,她讓兒媳犧牲太多,才讓王舅母對康姨媽恨之入骨。

要不是踢到盛家這款鐵板,不知道王舅母還要忍受這個起碼小姑子多少年?

劇版中,王老太太的偏心毀了王家。

小說中,王老太太的偏心,毀了兩代人。

康姨媽玩火過頭,害了自己;孫子婚姻不順,兒媳憤憤不平。

這場姑嫂大戰,不過是王老太太偏心女兒的余波之一。

真正的兇手,就是王老太太的自私和偏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