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衛臨的棋,從溫實初和眉莊過夜起,就開局了

衛臨和甄嬛的搭檔首秀,理論上,是安小鳥假孕那次。

他不似溫實初般遮遮掩掩,發現有問題,便第一時間明確指出,給了甄嬛充足的準備和提防時間。

所以,不少人在彈幕評論:「這才是嬛嬛事業上的良配啊。」

此話固然不假。 從事業上的助攻強度,以及做事的理性,決絕來看,衛臨比溫實初,更適合后宮。

但是,若說衛臨的能力,是從此時才正真彰顯,就略微有些晚了。

我一直覺得,衛臨瞄上甄嬛,是從溫實初和沈眉莊過夜開始的。

因為,自從那晚起,衛臨就發現了溫實初和沈眉莊的秘密,只是忍而不發,等待時機。

劇中的幾個細節,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來印證這個猜想:

首先,衛臨清楚溫實初進出宮的時辰。被彩月請走的那晚,溫實初正在和衛臨一起抓藥。作為徒弟的衛臨,主動提出要幫溫實初在記檔上寫出宮時辰,溫實初也回應,自己不出一個時辰,便會回來。

後來的發展,就很明顯了。溫實初怎麼著,都不可能是一小時回來。喝了酒,兩個人又溫柔纏綿,所以大半是在后半夜,趕著宮門打開,偷偷溜出去的。

而衛臨等不到師傅歸來,以他的聰明,以及之前溫實初對沈眉莊的格外關照,自然不難猜出點什麼。

其次,溫實初自那件事后,狀態變化極大。她從一開始的避諱沈眉莊,到後來格外關心,關照,甚至不自覺從眉目間傳遞感情。

連安小鳥都能察覺出來,難道衛臨這個與溫實初朝夕相處的人,會不知道?

再次,沈眉莊難產時,衛臨借機叫來溫實初,幫助二人再次見面。雖然旁人一團霧水,但從旁觀者視角來說,已然非常清晰——衛臨知道事情關竅,并在努力幫忙周旋。

可是,從事發當晚,到沈眉莊懷孕的幾個月,再到最后,衛臨從來沒有表現過什麼。以至于後來許久,都未曾有過鏡頭。

然而,正如之前所說。之所以沉默,不是因為「無知」,而是他的一種蟄伏。

是的,衛臨在用這幾個月下一盤大旗,也是在用這份隱忍和保全,去賭自己的未來。

當然,他的不說,也許有著情誼的因素,溫實初是他的師傅,他的領路人,所以即便知道其犯錯,也不愿揭發,這是一種心底的善意。

但與此同時,他必然有著考量的。

一來,揭發于他風險太大。雖說他可以拿著這件事去投靠皇后黨,憑借這個重磅炸彈,他自然能夠在皇后面前立個大功。

然而,如此敗壞皇室顏面的事情,皇帝斷然不會容忍。所以即便皇后想保他,很大程度上,也違拗不過皇帝心意。到時候,衛臨可謂出力不討好。

二來,他不說,溫實初不倒,那自己就永遠有向上走的希望。

以當時溫實初在太醫院的地位,前程,想要拉衛臨一把,實在是輕而易舉。更重要的是,溫實初的背后是甄嬛,這個和皇后旗鼓相當,在后宮獨占鰲頭的寵妃,如果傍上了,也夠混一輩子。

所以衛臨就這麼裝聾賣啞,不失為一種萬全之策。

三來,退一萬步講,假如事情真的敗露,衛臨還是有余地的。

比如,溫實初和沈眉莊事情敗露,牽連甄嬛,他的前途固然會被斷送,但即便如此,因為沒有主動參與,他還可以將自己摘出來,如此,性命不會受到牽連,所以還不算太差。

還有一種更好的可能,也就是劇中的情況,事情雖然敗露,但沒被翻到明面上。所以,只折掉了兩個當事人,甄嬛的勢力依然穩固。如此,他便成了給溫實初填位的最佳人選。

好巧不巧,命運的手,就將齒輪撥向了最后一種情形。

隨著溫實初和沈眉莊的落幕,屬于衛臨的大戲,正式上演。他的布局,也就此畫上句號。

不過,很顯然,甄嬛對這一切了然于心。

所以,她才會直截了當地吩咐衛臨,去安排溫實初和靜和公主見面,并提醒他知道輕重。

她甚至沒有過多猶豫,便遞送口頭offer:溫實初這麼一走,她的身邊,就唯有他衛臨可用。

以前總覺得甄嬛輕率,可想通了這些后,才發現,甄嬛非但不輕率,甚至可以說相當謹慎了。

因為,衛臨的這場測試,雖然尤其自行發起和完成,但幾個月時間里,他的聰明,謹慎,隱忍,果敢,以及關鍵時刻的出手,都表現得如此出色

這樣的人,放著不用,等什麼呢?

而且,從往后的發展來看,衛臨的表現,甚至超出了甄嬛的預期。

他不僅醫術了得,頭腦精明,更能如甄嬛一樣,狠而無心,醞鋒刃于無形,將敵人一個個逼上絕路。

自然了,這個人物本身是充滿爭議的。有人覺得他狠辣,有人覺得他沒有醫者的道德和底線,即便得到了想要的,依然值得唾棄。

但拋開如此種種,僅看衛臨投靠甄嬛的段落,還是讓人忍不住嘆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