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瑯琊榜》,扶持靖王上位,是言侯最狠的報復

在林燮還是赤焰軍主帥,梁王的兄弟加小舅子的時候,林殊是京城公認的天才少年。

但從父輩人的口中,林殊知道年輕時的言侯也是京城中明媚陽光,擁有一腔熱血保家衛國的少年。

但所有的熱血都被梅嶺的血案,祁王的冤死,宸妃的自盡澆滅了。

血雖未冷,心卻已寒。

言侯再沒出現在朝堂,而是穿一身道袍到處求仙訪道,一年到頭都不回家一次,連除夕夜都是在丹房里度過。

還好十年的消磨終究讓他等來的機會,找到了正確方向,和梅長蘇一起扶持靖王上位,完成了壓在心底半輩子的心愿。

比起梅長蘇十三年的辛苦謀劃,言侯也用了十二年的時間策劃著如何復仇。

求仙問道只是他偽裝自己的幌子,他雖然身居侯位,但面對太子和譽王多少年的爭斗從來都不站隊。

因為他一直在策劃著如何毀掉這一切。

1,兄弟變成情敵的無奈

曾幾何時,蕭選還是個不受寵的皇子。

言侯和林燮都是他的好兄弟,那時候的林燮還只是巡防營的一個小官,但即便如此,在皇子之間的奪嫡之戰中,他還是身先士卒,智勇無雙的把蕭選推上了皇位。

因為除了兄弟之情,他們對蕭選還有期待,就是讓大梁國富民強,盛世太平。

然而坐上皇位之后的蕭選卻變了。

他先是娶了言侯的妹妹封為皇后,第二年就納了林燮的妹妹林樂瑤為宸妃。

帝王最多情,也最無情。

言侯的妹妹雖然貴為皇后,可皇帝并沒有多愛她,當然讓林樂瑤進宮也只是為了更好地牽制林燮。

可是,在做兄弟的時候,他明明知道言侯和林樂瑤早就兩情相悅,當兄弟們拼命把他扶上皇位后,他不但沒有成人之美反而來個橫刀奪愛。

他這麼做無非是想警告言侯和林燮,現在的他是君王,是能給他們一切也能奪走一切的主人,而他們也應該從兄弟的位置退下去,變成對他俯首帖耳,唯命是從的臣民。

被奪走畢生所愛后,言侯不惱嗎?

但是除了認命,他能有什麼辦法,畢竟那個人是他們拼死扶上皇位的人。

后來宸妃生下了皇子蕭景禹,林燮也娶了皇帝的妹妹晉陽長公主,看著大家都幸福美滿,言侯也準備認命了。

作為皇長子,蕭景禹建設富強大梁的想法跟林燮和言侯都是一致的,兩個人雖然對梁王失望了,但蕭景禹又燃起了他們的希望。

對于言侯來說,這是心愛的女人所生的孩子,此生全力輔佐他也算是成全了他對林悅瑤的一片情。

但一場陰謀下來,他敬仰的林燮大哥變成了叛軍主帥,人人稱贊的賢王蕭景禹變成了蓄意謀反的逆子,連他最深愛的宸妃也含恨而終。

以前他對梁王只是失望,現在除了恨,什麼都沒剩下了。

2,為愛走上復仇路

蕭景禹被誣陷入獄后,言侯沒有想給營救嗎?

他當然想救,整個朝堂,全天下的人都想救。

可是求情的人越多越讓梁王害怕,看到自己兒子的勢力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更加堅定了他殺之而后快的想法。

早在梁王從他身邊搶走林樂瑤時,他就知道這個被權利沖昏頭腦的人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朋友,那個兄弟了。

于是,言侯變得頹廢,退出了朝堂,躲進了道觀。

人人都覺得他成了清心寡欲的修仙之人,卻不知他不是修仙而是策劃復仇,他煉的不是丹藥,而是研制如何做出火藥。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年終尾祭上的那一場爆炸,一場足夠要了梁王性命的爆炸。

該有多大的仇恨,能讓言侯愿意賠上三代太師,國家棟梁的名聲,賭上全家性命,甚至不惜傷及無辜,也要殺了梁王。

此刻的言侯除了恨,縈繞在心中的應該就只有懊悔了

若早知有今日,當初他就不應該傾盡全力扶他上位,這樣也不至于讓兄弟蒙冤受屈,心愛之人含恨自盡,七萬赤焰將士在梅嶺血流成河。

比起梅長蘇十三年正大光明的復仇洗冤路,言侯這個蟄伏了十幾年的暗戳戳的殺人計劃聽起來更讓人心疼。

「我想讓他死,什麼大逆不道,弒君之罪,我都不在乎。

只要能讓他死,什麼事情我都可以干,什麼罪我都能擔。

這個人,是我們扶持他走上皇帝寶座的,

眼下林燮大哥已經不在了,這個局面應該由我來讓他停止。」

從這段慷慨激昂的抱怨中,我們能感受到他十幾年來壓在心底的熱血和掩蓋不住的憤怒。

就在言侯準備劍走偏鋒的時候,梅長蘇的一段話點醒了他。

即便是言侯成功了,可皇帝死了又能怎麼樣,不過是換個人當皇帝,繼續魚肉百姓而已。

這個計劃,除了泄憤之外,根本毫無用處,還會引來朝堂的動蕩。

「祁王依舊是逆子,林家依舊是叛臣,而宸妃,依然是孤魂野鬼,無牌無位無陵。」

梅長蘇勸阻了言侯的行動,也看到了言侯的真心,所以當他不能繼續欺瞞譽王時,才會找到言侯,讓他在朝堂上相助靖王。

3,帶有私心的扶持

三十七年前,這位被扶上位的梁王剛剛稱帝,大渝,北燕,東海三國聯盟,意圖共犯大梁,裂土而分。

面對比自己多五倍的強敵,年方弱冠的言侯,單人匹馬,邁著堅毅的步伐走進敵營,憑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在敵國舌戰群儒,成功瓦解了敵人的三方聯盟。

既能完璧歸趙,又不辱君心國威,當真是藺相如之智,蘇武之堅。

梅長蘇對言侯的這段描述讓言豫津震驚。

曾經的言侯,忠心鐵膽,意氣風發。

這份愛國之心雖然被梁帝登基后消磨了,但他的初心仍然是家國天下。

當梅長蘇第二次拜訪他,請求他幫助靖王奪嫡時,他的心又被震動了。

起初,他也一直以為梅長蘇是譽王的謀士,但細品一下發生了譽王和靖王之間的事情和爭奪,他才發現,原來梅長蘇表面是譽王的人,實際上是在幫助靖王。

「朝局混亂,陛下偏私,在此情形下,靖王對譽王沒有勝算。

我安居在府邸,好歹算個富貴閑人,你卻讓我卷入一場沒有勝算的斗爭當中。

當今皇后是我的胞妹,譽王是皇后的養子,

你讓我幫著靖王去對付譽王,于理不合。

不合情理又無勝券可握,先生何以提出這樣的要求呢?」

面對言侯的疑問,梅長蘇并沒有回答,而是堅定地又問了一句 「侯爺可愿意?」

言侯巧妙的喝一口茶完成了內心的掙扎,堅定的說了一句: 「我愿意」。

言侯為什麼能不顧兄妹之情去幫助靖王,不是因為梅長蘇的巧舌如簧,更不是為了報答梅長蘇阻止他謀殺皇帝的恩情,他有自己的想法和私心。

第一,他雖然跟皇后是兄妹,但多年不合,而且譽王雖然是皇后的養子,但卻是最像梁帝的皇子,若是他登上皇位,那大梁以后幾十年的情景,他閉著眼睛都能想到。

第二,他雖然恨梁帝,恨不得拉著他一起去死。

可是正如梅長蘇所言,死了一個梁帝又能改變什麼呢?

想要給林燮洗冤,想要給祁王平反,靖王是最合適的選擇。

因為他跟林殊的關系最好,從小是祁王教導長大的。

當年的案情他一直都不信,還為了這件事跟梁帝不合,四處征戰卻沒有半點功勞。

如果說,誰愿意重提當年的舊案,還林家和祁王一個公道的話,只剩下靖王了。

第三,無論現在的皇帝如何,大梁的國情如何,他心中所盼望的還是以前林燮大哥口中的那個天下,放眼現在的皇子中,要麼勾心斗角,要麼無心朝堂只圖享樂,只有被祁王教導的靖王,還有可能望其項背好好的治理國家。

他們想看到的那個天下,梁帝毀約了,祁王沒命給,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靖王的身上。

言侯替靖王出面聯絡朝臣,長袖善舞的左右權衡,不止是為了還梅長蘇點醒的救命恩情,也是為了自己的私心和舊人的期望。

4,能力和夙愿

言侯雖然沒有少年時的意氣風發,但果敢勇毅一直都在,在朝堂的地位和威懾力也一直都在。

謝玉家宴的那一晚,梅長蘇和言豫津被困在謝府,巡防營的將士堵在謝府門口,連譽王都攔著不讓進去。

但言侯一出場,立馬不一樣了。

只見他稍稍整理了衣衫,一步一步地踏上臺階,他往前走一步,巡防營只敢往后退一步,連謝玉出來都不能左右他繼續前進。

那氣場跟二十多歲時只身赴他國敵營舌戰群儒相比應該不差吧。

梅長蘇營救衛征的時候,讓他拖住夏江,他在對待夏江的態度,面對夏江的險惡用心和刻意激怒時的平靜,以及話里有話的說辭和引誘,都給梅長蘇的營救活動起到關鍵的作用。

九安山上面對譽王的謀逆和殺到門前的士兵,他手握一把寶劍慷慨激昂, 「敵人沖破了大門還有殿門,沖破了殿門還有我們的身體。」那種視死如歸的態度鼓舞了大殿上的每一個人。

梁帝過壽時,笠陽公主拿著謝玉的手書,請求重審赤焰舊案,大臣們雖然震驚卻不知如何是好,只有靖王一派的人跪地請求附議。

言侯站了起來,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帶動所有的臣子都跪地請求,連從不過問朝政,只談兄弟之情的紀王爺也加入了附議的隊伍。

皇帝垂暮,不理朝政后,言侯幫助景琰坐鎮朝堂,言豫津參軍入伍報效國家。

言家終于如他所愿,見證著大梁一步步走向國富民強。

4,結語

《瑯琊榜》之所以值得一看再看,不止是因為精彩的劇情,更重要的是它塑造了一個個鮮活的形象。

哪怕是出場不多的言侯,每一次出場都有不一樣的精彩。

言侯的一生從果敢剛毅,到懊惱悔恨,到憤恨報復,最后回歸到自己輔佐明君的初心。

這一路走來有不幸也有慶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