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一生焦慮不安的瑯嬅:她的人生葬送在最親近的人手里

《如懿傳》里,富察·瑯嬅死前對弘歷說了一段話:

「臣妾從未擁有過一個完整的夫君,更不曾擁有過他的心,但臣妾不能怨,不能恨,不能失了自己的身份,一直努力做一個好妻子,可臣妾不過也是一個女人,想要得到夫君的愛憐……」

「不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夫君」是所有身為皇帝女人的悲哀,但作為皇后的瑯嬅,比其他妃嬪活得更加憋屈。至少,別的妃嬪可以光明正大地爭寵吃醋,但皇后只能拼命地壓抑自己,裝出寬容大度的國母的樣子。

「皇后」這個身份看似風光無量,但其中的辛酸和委屈卻也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可悲的,一旦站在這個頂尖兒上,就算再心力交瘁,也還是要堅守這個位置,每一步都謹小慎微,害怕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拉下去。

瑯嬅雖身為皇后,但無所依仗,富察氏雖然是名門望族,但在朝中的影響力也難抵高晞月那能干的父親。瑯嬅忌憚高晞月有父親作依仗,忌憚如懿有弘歷的情深意濃作依仗,而她所能的依仗太少太少,身上背負的責任又太多太多。

她要穩固皇后的位子,才能保證富察氏的榮光,才能讓自己的兒子登上太子之位。

瑯嬅背負得太多,焦慮而不安,思慮過甚,所以才會致物極必反吧。她沒法保住自己的兒子,沒法為女兒的幸福做主,最可悲的是,她到死都不知道是誰害了她。

瑯嬅擁有這樣悲慘的下場,也是拜她最親的人所賜。

瑯嬅剛登上皇后之位時,也曾安分善良過,她對母親富察夫人說:「我就守著我皇后的為子,便什麼都有了,不必事事與她們爭,她們也不敢來冒犯我。」

然而,富察夫人卻給了她一番教訓:「有些事你不做怎麼約束嬪妃?只不過你不必親自做,有底下的人為你效勞,何必臟了自己的手?」

富察夫人指導完瑯嬅,又偷偷地指導瑯嬅的侍女素練,示意素練要為皇后考慮,有些事可以大膽去做,但不必都讓皇后知道。

所以,素練得了富察夫人這番話,才敢瞞著皇后,在嘉妃的暗示下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包括害死皇嗣,陷害如懿。

當因果報應來的時候,大家只會把賬算在瑯嬅身上。和如懿交好的海蘭,為了報復瑯嬅,用蘆葦花害死了患有哮喘的永璉。孩子被害死的玫嬪,為了復仇,害死了永琮。

瑯嬅兩個兒子都被人害死,卻不明白問題出在她的侍女素練那里,或者說是她的母親害得她失去兒子。

瑯嬅有那樣的一個母親,真的是人生最大的悲哀。母女相見的時候,富察夫人都不忘提醒她要為富察氏著想。

曾經,瑯嬅為了家族地位和今后的太子之位,硬逼著永璉讀書,最后導致永璉重病。作為母親,瑯嬅這麼做,完全是亂了分寸,本末倒置。

但是富察夫人作為母親,看著瑯嬅為重病的永璉心力交瘁,她首先想到不是安慰自己的女兒,關心女兒的身體,而是急切地要女兒想辦法再懷上皇嗣。

如果沒有富察夫人在中間挑事,授意素練干壞事,瑯嬅可能就沒有那麼慘;如果富察夫人沒有施加那麼多壓力,瑯嬅或許不至于亂了分寸,在身體糟糕的情況下,急切地懷上了永琮,導致孩子生下來就先天不足。

接連失去兩個兒子的瑯嬅,只有女兒璟瑟了。當聽說太后想讓璟瑟去遠嫁時,瑯嬅第一次失了風度跟太后對峙。她希望女兒能夠留在身邊,有一個幸福的歸宿。但是娘家弟弟又來勸她,讓她為了富察氏在朝中的地位考慮,讓璟瑟遠嫁。

瑯嬅最后還是低頭了,在屢次的打擊之下,重病不起,卻還是固執地陪著弘歷出宮南巡。在船上,被懷恨在心的玫嬪陷害,失足落水后病情惡化而死。

瑯嬅有這樣的下場,很大程度上要歸因于富察夫人和素練。當然,瑯嬅本身也有很多問題,比如她識人不明,看不穿嘉妃表面是心直口快,實際上是宮斗中最詭計多端的人;再比如她一心只想著富察氏的未來和太子之位,卻沒有好好善待身邊的下人,為了打探消息,硬是把侍女蓮心當作禮物一般送給弘歷身邊的太監。

但要說誰才是造成瑯嬅悲劇根源,那便是弘歷,便是那個男權社會。

瑯嬅死前對弘歷說:「臣妾站在峰尖兒上,沒什麼好依憑的。若你的心意改變,臣妾擁有的貌似安穩的一切,便煙消云散了。」

在那個社會里,女人只能依靠男人來生活,為了生存,只能竭力地去爭寵和斗爭。而瑯嬅作為皇帝的女人,這種斗爭更加殘酷和激烈,更重要的皇帝掌握著生殺大權,他可以讓你當上皇后,也可以把你貶為庶人。

瑯嬅雖為皇后,卻比任何人都不安和恐懼。為了緩解這種糟糕的情緒,只有拼命籌謀思慮,努力地穩固自己的地位,找到更多的依仗。但到頭來,還是輸得一塌糊涂,死得不明不白。

瑯嬅死前還對弘歷說過:「您圣明聰敏,但冷心冷情,親近之人會為此所傷……無論來日誰為繼后,恐怕下場不會好過臣妾今日,臣妾就睜著這雙眼在天上看著……」

瑯嬅說得沒錯,即使跟弘歷情深意濃的如懿當上繼后,最后也在傷心和絕望中孤獨死去。

那個深宮本身就是一個可怕的魔窟,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那里被吞噬,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的悲劇。

若有來生,希望像瑯嬅一樣可憐可恨又可悲的女人,能夠生在一個好時代,擁有平凡而幸福的人生,可以好好為自己活一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