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阿敏:與前任分手原因撲朔迷離,丈夫去世她揮淚斷情思

毛阿敏有著傳奇的人生。

出身普通,卻遇恩師提攜。

又有男友的加持,一路順風順水。

走紅之后,兩次跌落,經歷人生起伏。

與男友的恩怨史,撲朔迷離。

40歲后,嫁入豪門。

58歲喪夫,形單影只。

是命運,還是劫數?

經歷過跌宕,有過18年的喜樂。

終究是,人生如戲,紅顏未老。

她是否看淡了名利,不再計較得失?

01

1963年,毛阿敏出生于上海一戶普通人家,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她的上面還有一個哥哥。

那個年代,生活條件極其艱苦,他們一家幾口擠在只有不到20平米的房子里。

生活雖然清苦了些,但不妨礙毛阿敏對于藝術的追求。

小時候,她特別喜歡唱歌,為了不打攪到別人,經常一個人跑到筒子樓的衛生間,或者是公共廚房里練歌。

父親覺得女兒是可塑之才,四處奔走為她謀劃著未來。

但窮苦人家的孩子,想要烏雞變鳳凰,是需要有一個過程的,而這個過程實現起來并非一帆風順。

毛阿敏成名之前,走過很多彎路。

1985年,在她正式出道之前,曾經在一家染化廠干過臨時工,然后邊工作邊等待機會。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平時廠里有個文藝匯演,就是毛阿敏展示自我的機會。

因為寬廣有力的音域,以及溫柔婉轉透著親和力的嗓音,毛阿敏備受青睞,得到了一位名人的挖掘,這個人就是侯耀文。

作為毛阿敏的伯樂,侯耀文建議她一定要往歌唱方面發展,而且還總尋找各種機會,向一些晚會或者歌唱比賽推薦毛阿敏。

總之,在侯耀文的各種提攜之下,毛阿敏終于漸漸唱出了成績。1985年,22歲的毛阿敏發行了第一張個人專輯《滾熱的咖啡》,由此正式出道。

同年,毛阿敏被招錄到了南京軍區前線歌舞團。借著這塊跳板,她又參加了當年央視舉辦的青歌賽,一舉奪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績。

比起她所取得的成績,遇到一位好老師才是上天對她真正的饋贈。她的老師正是有著「內地流行樂界泰斗」之稱的谷建芬。

谷建芬收過很多了不起的徒弟,除了毛阿敏,還有劉歡、那英、孫楠等等。

據說,谷老師對毛阿敏特別欣賞,雖然只拿了個第三名,但第一名和第二名她都沒有放在眼中。

當她聽到毛阿敏的歌聲時,心靈深處仿佛被什麼撞擊了一下。從那一刻起,她與毛阿敏的緣分就此開始了。

02

谷建芬弟子眾多,但是對毛阿敏格外上心。

那一時期,對于馬阿敏而言,谷建芬既是老師,又像母親。

無論生活還是學習,都對毛阿敏關懷備至。

和虎頭虎腦的那英對比,谷建芬對毛阿敏的偏心,是顯而易見的。那英也曾在節目中直言,因為老師的偏袒,她曾跟老師較過勁,發過脾氣。

因為老師有任何好的作品,幾乎第一個都想著毛阿敏,而毛阿敏在唱之前所需要錄制的小樣,則都是由她來完成的。合著她就是一個專門給毛阿敏打下手的,所以她義憤填膺在情理之中。

不過,後來兩個人的關系很快就修復了,有一次參加頒獎晚會還合唱了一曲,畢竟師出同門,沒有邁不過去的坎。

1987年,毛阿敏帶著恩師的《綠葉對根的情誼》,參加了南斯拉夫舉辦的國際音樂節,還拿了個三等獎。

這屆比賽,第一次有中國選手參加而且獲獎。毛阿敏作為頭一份,算是為內地流行樂壇掙了臉。

那一年,是毛阿敏事業的騰飛年,她穿著從地攤上買來的28元一件的衣服,登上了春晚的舞台,以一曲《思念》紅遍大江南北。

也是在這一年,毛阿敏遇到了她的愛情。

03

張勇,北京人,比毛阿敏大一歲。

他小時候受到過很好的音樂教育,能熟練彈奏很多樂器,是小伙伴眼中的音樂天才。

1981年李谷一成立中國輕音樂團,張勇因為不錯的天賦被借調到了團里。

後來東方歌舞團的團長王昆,在作曲家高大林的介紹下,了解到張勇年輕富有才華,便跑去找李谷一挖人。

這里要特別提一下高大林,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何靜,第二任妻子是千百惠。雖然有兩段失敗的婚姻,但對朋友特別夠義氣。張勇能到東方歌舞團發展,高大林功不可沒。

到東方歌舞團之后,張勇漸漸在業內小有名氣。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想錄一盤盒帶,朋友便向他推薦了毛阿敏。

兩人經音樂結緣,第一次見面是在毛阿敏所住的部隊招待所里。

那座常年不見陽光的破筒子樓里,泛著一股刺鼻的發霉的味道。

按照約定好的時間,張勇杵在毛阿敏的房間面前,抬手敲門。

直到20分鐘之后,毛阿敏才打開房門。

為了化好妝,她愣是把張勇晾在門外。

門徐徐開了,一股胭脂粉味,自毛阿敏身上散發而來。

顯然,毛阿敏對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十分用心。

可她卻沒有想到,自己精心裝扮一番,張勇到屋里轉了一圈,連杯水都沒喝一口就走了。

自卑感像夏日的瘴氣一般,裹住了毛阿敏的身體。

她的思緒出現短暫性凝結,甚至忘乎了行動。

後來歌錄完了,張勇按照約定,給毛阿敏支付了勞務費。

等盒帶的小樣制作出來,毛阿敏有些急不可耐,給張勇打電話。

張勇第二次出現在那扇門前,看著穿著地攤貨的毛阿敏,主動邀請她吃飯。

一來二去,兩人漸漸熟絡起來。

毛阿敏不時還到張勇家做客。

當時,張勇住的是三室一廳,毛阿敏站在亮堂的大房子里,羨慕不已。

那一天,她在張勇家美美地享受了一頓午餐。

到了下午,突然肚子疼,便躺在張勇的床上,讓張勇幫她揉肚子。

男女之間,若有了肌膚之親后,感情之間的那層薄紙,也在那一瞬被捅破了。

愛如潮水,來得迅猛,將他們包圍。

第二天,毛阿敏便搬離了招待所,帶著歡暢的心情,住進了張勇的三居室里。

據說,當時毛阿敏還有一位正在談的男朋友,是一名樂隊的吉他手,但在與張勇戀愛后,兩人便分手了。

04

確定戀愛關系之后,毛阿敏處處殷勤,幾乎每天早上都會為張勇準備早餐,甚至連牙膏都會為他擠好。

有時候,毛阿敏出去演出拿不到錢,張勇也會替她出頭,要回應得的報酬。

此外,張勇在毛阿敏的專輯上面,也有不少幫襯。

那時候,他像她的經紀人一般,連她的服裝搭配,都要親力親為。

總之,為了毛阿敏,張勇可謂是面面俱到。

1989年,毛阿敏已經火遍大江南北。

當時的她,有多火?

她穿的地攤貨,成了當時最流行的爆款。

在精神資源匱乏的年代,幾乎人人都能哼唱幾句她的歌曲。

然而,正當待事業更上一層樓時,她卻犯了一件放在今天,足以毀掉前程的錯。

因為經常在外走穴演出,與主辦方鬧不愉快時有發生。

媒體上開始出現她漫天要價,甚至偷金幣的消息。

為此,張勇以男友的身份,替她補交了稅款。

稅務風波讓毛阿敏的事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她不僅被罰,演出也一度被叫停。

在人生最艱難的時刻,張勇提出讓她轉行,甚至還答應可以馬上結婚。

但事業心很強的阿敏,又怎會甘心如此輸掉人生?

在步入人生低谷以后,曾有人給毛阿敏介紹過一位外國富商,但毛阿敏以有男友了為由,委婉的拒絕了。說明,當時他們倆的感情,還是比較穩定的。

後來張勇決定出國發展,兩人還約定等張勇混好了,再把毛阿敏一起接出去。

沒想到張勇這一走,兩人之間便產生了難以彌合的隔閡。

當時,兩個年輕人好得很突兀,愛得也有些隨性。

多年之后,張勇在自傳里提到:

他們的戀愛過程簡單直接,沒有經過深入了解便同居了。

這種戀愛關系,因缺乏對彼此的了解,感情不夠牢固。

說簡單一點兒,

他們在一起處對象,連磨合的過程都沒有。

因為缺少這種磨合,他們不得不為此付出代價。

張勇用 「畸形的戀愛」,來形容當初他們的那段感情。

05

1989年底,張勇去國外的簽證終于辦下來了。

當時他有些不舍,拉著毛阿敏的手:「如果你不讓我走,我就留下來。」

但毛阿敏又何嘗不知道,出國對男友而言,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她不能誤了他的前程。

臨走之前,張勇忍著淚水,對毛阿敏說:「等我過去安頓下來,就把你也接過去。」

表面上看,你儂我儂,戀戀不舍。

實際上張勇前腳剛走,毛阿敏便跑到他們同居的公寓里,搬光了所有東西。

據說,連張勇姐姐的吹風機,毛阿敏都沒有放過。

還有一台洗衣機,若不是姐姐攔著,估計也都就被毛阿敏打包了。

到國外之后,奇怪的事發生了。

張勇給毛阿敏打電話,毛阿敏卻故意不接。

後來只能寫信,毛阿敏收到信也不回。

張勇只能退而求其次,給毛阿敏的父親打電話。

聽筒里卻傳來老人冰冷的聲音:「你找他做什麼?」

一次出國,鬧得兩人像分手了一般。

張勇有些不解,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姐姐寄來的包裹。

包裹里是一本名為《金盾》的雜志,其中有一篇題為《毛阿敏的黑心男友》的文章。

文中,張勇被描述成了一位,卷走了毛阿敏所有資產的「黑心男」。

身在異國他鄉,被蒙在鼓里的張勇想要弄個明白,卻無論如何也打不通女友的電話。

張勇無計可施,便打電話給毛阿敏的單位。

因為很多人都看過那篇文章,所以當聽到對方是張勇以后,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渣男的形象,便沒好氣地掛斷了電話。

一時之間,張勇成了眾矢之的。

輿論像在風中亂舞的雪花片兒一樣裹著張勇,令他瑟瑟發抖。

王昆看不下去了,便托人告訴張勇:要勇敢地站出來,為自己澄清。

張勇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到文章的作者,是毛阿敏的經紀人。

而他們之所以這麼做,原因是轉移公眾的視線,為毛阿敏博取一些同情心。

直到那時,張勇才意識到,自己和毛阿敏再也回不去了。

因為名和利,愛情成了附庸品。

不論張勇書中寫到的往事是否發生過,但毛阿敏的確有驚無險地的度過了那次難關。

1991年,毛阿敏的事業又迎來了一次巔峰。

06

1991年,電視劇《渴望》熱播,這部萬人空巷的電視劇,成為了那一代人抹不去的印記。

追過劇后,很多女人都向往嫁給宋大成那樣的男人。

而由毛阿敏演唱的主題曲《悠悠歲月》,在觀眾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這首歌悠遠蒼涼,像是一個女人在娓娓講述著,生活中的不幸。

仿佛每一個人都能從歌聲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90年代初期,是港台歌曲盛行的年代。

但毛阿敏卻很爭氣,光是《渴望》的單曲銷量,就突破了300萬。

1992年香港無線25周年台慶,毛阿敏作為內地唯一到場的女歌手,演唱了這首歌曲。

當時名震港圈的四大天王,也只能站在其身后,做她的陪襯。

幾天以后,在一次募捐晚會上,著名企業家曾憲梓,甚至不惜花費100萬請她演唱一首歌曲。

那時候的毛阿敏,絕對是華語樂壇,無可出其右的天后級人物。

為了提攜新人,空無顏值的韓紅曾幾次被拒之門外。

而對她有著提攜之恩的毛阿敏,曾受過她的一拜之禮。

人登極峰,毛阿敏有著傲人的資本,卻總有不愿觸及的傷疤。

不過,在1991年的一次采訪中,毛阿敏曾提及與張勇的那段感情時表示:

當初自己沒有被男友欺騙過感情,男友也沒有像外界所傳的那樣,卷走過自己的錢財。

張勇看完這段采訪后,終于釋懷了。

遺憾的是,幾年之后,毛阿敏再次偷金幣被爆,事業遭遇滑鐵盧。

可這又能怪誰呢?

據媒體報道,毛阿敏自1994年至1996年的幾年時間里,在109場的演出中獲取470多萬收入,但有65場存在違規。

100多場次的演出,470多萬的收入,平均每場的收入大概在5萬左右。

這個數目,放在30年前已經非常可觀了。

當時有不少人議論,說她唱一首歌就有50萬進賬,并非是空穴來風。

名利是好東西,但是在同一件事情上,連續栽過兩次跟頭,毛阿敏顯然是有些記吃不記打。

對此,毛阿敏方面也曾親自出面回應,稱自己是被演出方欺騙,而并非有意為之。

雖然後來補交了稅款,但失去的口碑卻再也立不起來了。

當年的歌壇大姐大,以這種姿勢從巔峰跌入谷底,令人不勝唏噓。

此后的幾年時間里,毛阿敏一直在國外兜兜轉轉,尋找復出的機會。

直到2000年,《西游記后傳》播出。

當片尾曲《相思》響起,人們的記憶才被激活,想起那位被遺忘已久的樂壇天后。

那一年,毛阿敏37歲,仍然是孤身一人。

三年之后,40歲的毛阿敏終于遇到了她的白馬王子。

07

在國外的幾年里,毛阿敏完全告別了舞台。

遇到打不開的結,曾想過一走了之。

父親便開導她:「你要想不開,就讓我陪你一起走吧。」

那幾年里,她在幾個國家之間游走,父親因為擔憂過度一病不起,甚至還哭瞎了雙眼。

2000年,毛阿敏低調回國,是因為父親。

那時候,父親身體每況愈下。

他顫抖著拿起電話對毛阿敏說:「再不回來,可能就永遠見不到我了。」

于是37歲的毛阿敏,才放下芥蒂,決心回國復出。

栽倒過的人再站起來,需要怎樣莫大的勇氣,可能只有經歷過的人最清楚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毛阿敏回國之后,事業雖然不復從前,但卻收獲愛情。

那是2002年的一次文化節上,毛阿敏遇到了解直錕。

當時的毛阿敏還在稅務風波焦頭爛額,解直錕以男人的胸懷安慰她。

通過短暫的交流,毛阿敏不安的心慢慢沉靜下來。

後來,毛阿敏要了對方的電話號碼,還主動邀請對方吃飯。

解直錕拒絕了幾次,但拒絕的次數多了,總覺得過意不去,便抽時間赴約了一次。

當時毛阿敏精心打扮了自己。

解直錕馳騁商場多年,看到魅力四射的毛阿敏,哪能不解其意。

毛阿敏還請他去聽自己的演唱會,通過歌曲傳情,兩人很快互生情愫。

解直錕離過一次婚,也想過再婚,但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

如今合適的人就在眼前,他也不想錯過。

與毛阿敏交往半年之后,兩人低調完婚。

婚后解直錕按下了事業的暫停鍵,把公司里的事務都交給了年輕人去做。

他對毛阿敏真心實意,連名下的多家公司,都掛了她的名字。

毛阿敏也很爭氣,幾年時間里生下了他們的一對兒女。

毛阿敏作為高齡產婦生兒育女,解直錕感動不已。

平時,一家四口,在自家的花園里,擺花弄草,日子過得好不快活。

可是2018年的股災,讓解直錕不得不放下了悠閑的生活。

日夜操勞,寢食難安,幫公司度過危機,他的健康也出現了狀況。

2021年12月的一天,解直錕在一陣眩暈中倒地,再也沒有醒過來。

對于毛阿敏而言,好不容易熬來的幸福,剎那間碎了一地。

那一年,他們在一起度過了18年。

朝夕相處的時候不覺得怎樣,一旦分開了才知道其中的苦。

因為不懂公司的經營運轉,毛阿敏便將市值兩百多億的公司,委托給侄子劉洋打理。

這也是她的明智之舉,一個不懂經營的門外漢,企業越大,責任心就越大。

她也的確不想看著丈夫一手打拼的事業,毀在自己手里。

如今,對于她而言,還有什麼比讓丈夫的事業得以延續,更加重要呢?

結語:

和心愛的人在一起,

栽花種草;

享受午后雍容的陽光;

看著兒女在身邊嬉笑打鬧;

人生中最大的幸福,莫過于此。

毛阿敏曾為了名利兩度跌倒。

人到中年,嫁入豪門,享受婚姻。

58歲,丈夫殂去。

當與她同歡喜,共快樂的人去了,

縱有百億財富,卻沒有人愿意跟她分享這些快樂,

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了痛苦和寂寞。

年近花甲,人生中的得與失,會否讓她有新的感悟?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