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被頂級豪門權貴拒婚后,她是如何熬過去的?

我是阿瑞,分享女性情感和成長感悟,點擊上方關注,和我一起提升自己,努力成長!

圖片來源優酷視訊劇照,侵刪

早起看到一句楊絳先生的話: 最艱難的時候,別老想著太遠的將來,只要鼓勵自己過好今天就好。

這世間有太多的猝不及防,有些東西,根本不配占有你的情緒。人生就是一場體驗,請你盡興。

內心有種小小的感動涌上心頭,又想起了《知否》里那個明媚的女子——盛明蘭。

《知否》里,最讓人意難平的,大概就是小公爺和明蘭的愛情了。

他們談戀愛的過程就像一個見不了光的秘密,一旦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下,就會遭到所有人的圍追堵截;

而被羞辱的當然也是 她盛明蘭本人和她的家族啊。

這是電視劇里呈現出來的事實,而現實也大抵如此。

在我沒有結婚前,我其實根本沒有去思考過女生在婚嫁時被男方家看不上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所以,我不太懂盛明蘭被齊家這樣的豪門權貴拒婚后,帶給她的傷害究竟有多大? 以及她要如何熬過那些難忘的日子?

恍惚間我想起了同學分享過自己某個親戚家女孩的故事:

那個親戚家的女兒,經過相親認識了一個體制內的男生,兩個人談了幾年戀愛、處得也不錯;

看起來會迎來一個滿意的結局,但他們沒有走到一起。

男生在婚禮上逃婚。

而那個女孩就成了眾人眼里第一次結婚沒有成功的那個人。

小城的世界只有那麼大,婚禮上有如此大的變故,怎能不讓人生議?

在過往的認知里,這也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至少女孩的父母是這麼認為的。

到底是什麼原因婚禮不成功,局外人并不知曉,但男生的家境比女方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

所以,那些閑言碎語就因為這些表象而產生并不斷發酵,而女孩只能選擇逃離。

我到現在才漸漸理解:

閑言碎語帶給女孩的傷害其實還好,最最關鍵的問題是:她要用很久的日子才能搞清楚自己為什麼突然被放棄了?

她會陷入一種情感上的自我懷疑中,是不是自己不夠好?她余生還會不會愛別人?

那段時光雖然可以漸漸淡忘,但在某個瞬間她還是會記起一些片段,再次傷感。

同學說,那個女孩再次進入婚姻時,依然是有些恐慌的,但年紀大了,父母的嘮叨她不得不聽,只好就那麼嫁了人。

我想,不是所有的女孩都可以一下子跨越過去的傷痛。

就像《知否》里的盛明蘭,她所遭遇的也只是齊衡的不娶之恩,這不是在婚禮上的直接放棄。

可是,堅強如盛明蘭,她能熬過去那些艱難的日子也一樣不容易啊。

她有祖母的悉心教導,祖母早已告訴過她那條路的艱難。

而且,在與齊衡剛開始談戀愛,她就做好了會被嘲諷、看低的準備,她的心里早已有了一個接受困難的預期。

這個過程從第一次打馬球被盛纮罰跪就開始蔓延開來,那個時候,她就見識到了 靠近齊衡的代價。

但是,當齊衡當著她小娘的靈位發誓,明蘭又愿意去相信他,才會不顧祖母的反對,說:我愿意。

而平寧郡主很快就來滅了這把火,先是讓齊衡認盛家三個女兒當妹妹,而后又提出讓明蘭做妾。

但這些遭遇和齊衡的努力掙扎相輔相成,所以,盛明蘭從未輕易退讓。

當她跟著王大娘子去顧候府參加宴席,坐在最末座上,上座的邕王妃和郡主娘娘指桑罵槐:

暗諷明蘭是個廚房的燒水丫頭,不懂得天高地厚。

就連余嫣紅也特地跑來告訴她,讓她把小心思塞回她娘的肚子里。

我想,到了這里,盛明蘭的心理預期也在逐漸打折扣吧!

直到她等來了齊衡拜托顧二叔送來的泥福娃娃,才失態地掉下眼淚:

你說這只泥娃娃像笑起來的我,可是像又有什麼用呢?

這就是她心底里最深的無奈。

正如祖母所說:不是她不好,而是齊衡護不住她。

明蘭開始對愛情失望,對議親的事兒也失望了。

哪怕顧二叔安慰她,要替她撐腰,她還是沉迷在那段感情中。

直到顧二叔拿明蘭曾經點醒自己的言語安慰她,明蘭才清醒一點。

她在嘴里念出了那一句「來這世上一遭,本就是要好好過日子」的話,想跟自己的內心說聲沒關系。

我想,在這一刻,顧二叔其實也已經走進了明蘭的心里;

恰如宥陽江上落水,她的一席話,就讓顧二叔在心底里記住了她一樣。

但很多時候, 有些傷痛在嘴上表態未必就真的過去了,心里的坎兒需要用時間來消化和遺忘。

所以,在接下來的日子里,盛明蘭忙著給小娘報仇;

忙著和吳大娘子打馬球,和梁晗、賀弘文相看,她用吃好吃的、玩好玩的,打發了那些難過的時光。

直到宮變再次發生,明蘭碰巧去送詔書,身死之際再次被顧二叔所救。

在那一刻,我想盛明蘭大約早已忘卻了當年的小兒女心思,開始真正地愛慕著顧二叔了吧。

因為只有真正經歷生死的人才懂得:

你見到的那個人,她/他是跨越了千難萬險,才站到你面前,一定不能辜負他/她。

所以,后面顧二叔求娶盛家嫡女,大家都以為那個人是如蘭時,明蘭有些失落地說:可是他不要我啊!

直到顧二叔的「算計」暴露了最終目標,盛明蘭才真正驚詫又竊喜。

再看顧二叔求婚時的話,真的只有他懂得明蘭的冒頭、憋悶和委屈,只有他懂得明蘭的心聲。

明蘭回說:冒頭,我因為冒頭闖出了不少禍事;我不喜歡針線、我不喜歡繡花,我所有不喜歡的事情我都要裝作喜歡,可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得先活下去呀!

這一刻,一直掩飾自己的盛明蘭終于卸下了偽裝,展露了真實的自己。

網上看到一段話:最好的愛情,是彼此放下各自的偽裝和面具,他見過你最好的樣子,也見過你最糟糕的模樣,即便互相嫌棄,但打死都不離不棄。

我想,他們的愛情就是如此吧

再看曾經的那些「煎」和「熬」,呵呵,都只是「人生」的這道菜能變美味的方式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