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灑脫通透的若曦,為何會變成最拎不清的那個人?

初看《步步驚心》時,總感覺若曦這個人是分裂的,前后不一。前期灑脫通透,有種超然的姿態。做了御前的奉茶宮女不久,就成了領班,有了獨立的小院。她很會揣摩皇上的心思,對幾位阿哥的性格、命運走向,都把握的很清楚。師傅李德全,蒙古王爺,甚至皇上,對她都是高看一眼的。

到后來,四爺登基后,她處處跟四爺作對,替八爺十爺說話,反而成了拎不清的糊涂蟲。重刷這部劇后,我才明白,若曦前后的性格矛盾,像極了我們大多數普通人。若曦的所犯的錯,也是我們大多數普通人身上的通病。

1.《步步驚心》是一部穿越劇,穿越到大清的若曦,有著古人少有的通透。畢竟是接受過當代文化的教育和熏陶,知道歷史,對于很多人物命運的走向,都早已知道的,因此看事情也明白些。體驗過新時代自由生活的若曦,對封建社會的桎梏,有一種天然的反抗力。

于是她很快,就跟灑脫、向往自由的十三爺成為摯友。經歷幾次小范圍對抗,又悄悄做過穿越回去的小試探之后,知道自己回去的確無門,索性踏踏實實住了下來。馬爾泰將軍的女兒、八阿哥小姨子的身份,吃穿不愁,身份也算得上尊貴。一番勘察之后,她很快就熟悉了古代社會的游戲規則。雖然是八阿哥的小姨子,但她的姐姐只是側福晉,跟高門貴族的嫡福晉明慧相比,明顯弱了些。為了姐姐和父族的生存,她不再跟明玉較勁兒。

最明顯的轉折就是,進宮前姐姐陪她去買首飾,明玉故意搶若曦相中的耳環,恣意挑釁。若曦沒有生氣,而是笑著贊福晉:這對耳環很配福晉。然后淡淡地跟姐姐說:這家的首飾太過華麗,我們還是換一家吧。入宮之后,若曦被安排在御前侍奉。

對于帝王心的揣測,也是門兒清。知道皇上愛太子,不喜歡阿哥們爭斗,言談舉止間,很對皇上的路數。事兒也做得滴水不漏。十三爺被圈禁,她為十三阿哥求情,希望皇上能準許綠蕪姑娘進去侍奉,被罰跪在御花園。后來皇上不但準了她的請求,還安排專門給自己看病的李太醫去醫治若曦。

她感嘆:帝王之心最是難測,恩寵不見得就是歡心,責罰也未必就是厭惡。對于帝王的愛情,若曦看得更是通透。

八阿哥的額娘,良妃去世,發喪時,皇上只不過是乘著轎攆,在良妃的宮門前停頓了一下。過后,也許就再也憶不起這個人來。從后期對于八阿哥的懲戒來看,那可是全然不顧良妃的面子和情誼。良妃是一個從辛者庫奴婢成為皇上妃子的女人,若當時皇上對她沒有多少情感,又怎能封妃?

可是帝王的愛情,就是這樣,不管怎樣你儂我儂,最后還是得給利益讓路。若曦看得明白,所謂帝王之愛,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兒。但這些,都是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的。有的,甚至是站在「上帝視角」來看問題的,不是局中人,但卻知道他們的大致結局,自然也更明白、通透。她的超然和通透,不過是視野不同罷了,等她成為局中人時,反而成為最糊涂的那一個。

2.有一種自信,叫「我以為」;有一種自信,叫自不量力;有一種自信,叫當局者迷。對于帝王之愛,站在上帝視角的若曦,看得通透。

但是到了后來,輪到她跟四爺的感情時,成為局中人的若曦,完完全全換了一副姿態。四爺成為皇上時,若曦也是下等宮女,被困在浣衣局多年。從漿洗的浣衣局下等宮女,到皇上的女人,站在世俗的角度來看,她的愛情,跟八阿哥的額娘良妃,其實相差無二。為何四爺把她接回去,安排在養心殿,卻一直沒有封妃?

不過是從她的分量綜合考慮,沒有合適的名分給她。只是到了這里,若曦反而看不透帝王心了。四爺處罰八爺黨,她跟四爺鬧;四爺嚴懲屢教不改的玉檀,她跟四爺鬧。哪怕是十三爺一再解釋,她也知道了玉檀不過是九爺安插在后宮的一枚棋子,她還是跟四爺鬧;四爺嚴懲八福晉,她更是決絕地,要離開紫禁城,嫁給十四爺。這讓隱忍煎熬了多年,剛剛成為帝王的四爺,情何以堪?說實話,四爺登基后,對若曦,還是非常寵愛的。

雖然不能許她后位,也無法承諾不去看年妃,但是往后余生,若曦都還是住在他心尖尖上的人。四爺跟她相處時,也是小心翼翼的,一再遷就。甚至為了討她喜歡,安排若蘭的靈柩悄悄回西北,跟青山合葬。但是四爺畢竟是帝王,君王之愛,跟普通小夫妻的愛情,畢竟是不同的。因為他有更大的家,那就是整個大清的利益需要照顧。對于個人情感,容不得他有絲毫任性。

彈幕里,看到很多人都在罵若曦,說她真是太能作,太不知好歹。

作天作地,把孩子作沒了。后來又鬧著出宮,嫁給十四爺,害得自己跟四爺此生再不相見。若曦后期之所以敢如此「作」,其實還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一種迷之自信,總感覺在四爺跟前,自己跟別人不同。她以為,她跟四爺的感情,是患難過來的,四爺也應該照顧到她的情感。她以為,四爺是她的愛人,在乎她,可以在乎到為了她改變自己的想法。哪里知道,四爺的想法,一舉一動,都關乎朝政啊。

甄嬛也犯過類似的毛病,看到華妃得寵,年羹堯的得勢,濫用職權干政時,分析得頭頭是道。但是扳倒華妃之后,甄嬛還不是一樣,悄默聲就干政了?比如她念及自己當年小產失勢后,敦親王福晉特意入宮探望的情誼。建議皇上善待敦親王的一對兒女,養在太后身邊,以示皇恩浩蕩。

這也是后來祺貴人父親,扳倒甄遠道時,捏住的一個把柄。這時期的甄嬛,滿滿的優越感,有些自以為是了。盲目地以為,自己跟別人不同,自己跟皇上的感情不同。其實,這都是在[兩.性]關系中,高估了自己。甄嬛如果跟之前一樣小心翼翼,就不會犯跟華妃一樣的錯。若曦如果跟之前一樣,對帝王之愛看得通透,也會小心翼翼地揣測四爺的心思,跟十三爺一樣,懂禮數,而不是這麼作死。人啊,很多時候,還真不能太把自己當碟子菜!

3.若曦身上這些毛病,其實是我們大多數人身上的通病。

生活中的我們,很多時候,喜歡站在上帝視角去做評論,各種看不慣,總覺得自己是很特殊的那一個。看別人開車不會處理緊急事故,握著方向盤那個罵呀;看那些寶媽帶孩子弄得那麼亂七八糟,又是抑郁癥又是不修邊幅啥的,嘲笑人家不會平衡工作和生活。但是一旦走入現實,輪到自己時,還不是一樣一地雞毛。

看人的時候,多一些憐憫,不要拿著優越感當智慧。都食五谷雜糧,看一樣的人間煙火,這凡塵俗世中,我們并沒有多麼「特殊」。

《知否》中老太太叮囑明蘭那句話特別好:一個人要過得太順了,難免眼花耳聾。明兒啊,你可要一直醒著呀!如果我們不能一直醒著,那就多聽聽周圍的聲音,不要太過于「我以為」。作者:心珠漫漫,湯小小寫作班成員,二娃寶媽,讀書、看劇、寫字,是為修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