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演「黛玉葬花」,陳曉旭似弱柳扶風,蔣夢婕像鄉野農婦鋤地

「黛玉葬花」是《紅樓夢》四大行為藝術美景之一,出現在原著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冢飛燕泣殘紅。

與「寶釵撲蝶」的活潑明媚相對,「黛玉葬花」卻是一派哀傷凄婉。

林黛玉是絳珠仙子轉世,農歷二月十二這天降生于姑蘇,舊時江南一帶以二月十二為百花生日,即花朝節,花朝節上迎花神。

也就是說,林黛玉就是司掌百花的花神。

正因為是花神,所以林黛玉愛花、惜花,她覺得花落以后流入污水終究被毀,倒不如埋在土里最為干凈。

原文第二十七回,開篇這樣寫道:

黛玉因昨夜在怡紅院被晴雯拒之門外,第二天芒種節看到春殘花落,正所謂「花落水流紅,閑愁萬種」,又聯想到自己的境遇和身世,于是攜鋤葬花,把些殘花落瓣去掩埋,邊哭邊吟誦了那首《葬花吟》。

經典名著,被以各種各樣的藝術樣式改編的版本很多,其中內地先后翻拍的兩版劇集《紅樓夢》最為人熱議。

一版是1979年由王扶林導演提議,到1987年中央電視臺一套播出,耗時8年之久,懷著敬畏之心,精心拍攝的36集電視連續劇《紅樓夢》。

另一版則是2006年開始籌備,到2010年青島廣播電視臺首播,期間還聲勢浩大地舉辦了《紅樓夢中人》選秀活動,鬧得沸沸揚揚,花費大把銀子,制作出了部50集電視劇。

而同樣是演「黛玉葬花」這一名場面,下面我們把兩個版本放在一起看,那差距一下子就出來了。

一、兩版「黛玉葬花」時的裝扮對比

林黛玉出生于書香世家,卻因母親早亡,寄居在了賈府,后又父親病故,從此過上了寄人籬下的生活,她心思敏銳、多愁善感。

1、87版陳曉旭林黛玉角色造型

史延芹為林黛玉設計的服飾圖案以梅、蘭、竹居多,來暗合其孤傲清高的性格。

87版「黛玉葬花」林黛玉有兩套造型出現,可能有人會說這是劇里出現的一個bug,或者說是穿幫鏡頭,但細看之下發現這更像是種藝術化的巧妙安排。

黛玉葬花,不止一次,寶黛讀西廂情節就有過葬桃花的情節。

第一套造型:外穿粉紅色鑲茶白底繡蘭花領對襟褙子,內襯為白色交領襖子,下身是白底繡折枝紅梅馬面裙,頭上梳著斜髻,插著白珠發釵,簪了朵粉色花飾,兩側鬢邊各留著兩根小辮。

這是「寶黛讀西廂」一節林黛玉的裝扮,為了體現王立平《葬花吟》歌曲的完整性,創造出意境,而選取了黛玉拾花的畫面。

第二套造型:月白圓領中衣外搭青緞交領背心,腰部系著白底繡花腰封與天藍腰帶,下身穿月白長裙,髮型也是低矮斜髻,簪著朵粉色花飾,只在一側鬢邊梳了兩根小辮。

這套葬花時的裝扮色彩淡雅,符合芒種節餞花之期的悲涼氣氛,也因已到夏日,天氣變熱,穿的衣服自然會單薄些。

對于黛玉葬花,所扮造型不一致,還有一種解釋。

黛玉看見地上落花太多,根本撿不完,出來也沒帶花帚,空灑一番眼淚后便回去取了花帚再來,到了瀟湘館后簡單換洗打扮也在情理之中。

2、10版蔣夢婕林黛玉角色造型

葉錦添說「我拉了昆曲最浮面的那一層皮、那一層美感,來做(新版)《紅樓夢》」,他還說林黛玉的服裝顏色以綠為主,與她瀟湘妃子的身份相符。

不得不說葉大師真是厲害,用他那虛與實結合的審美,貼上「片子頭」,穿上松垮綠衣,把林黛玉整得像個不倫不類的蛇妖。

他將蔣夢婕原本的眉毛都給刮掉,畫上了種又粗又淡如煙灰一樣的眉毛,頭頂束個圓墩墩的發髻,再貼上那油亮亮銅錢般的假發片,鑲上幾顆鉆,戴上一朵碩大的白花。

髮型離譜,衣服也同樣拉胯。外罩鑲著塑料亮片的深V青綠色松垮紗衣,內搭一件白色蕾絲里襯,為了讓蔣夢婕那珠圓玉潤的身材看起來顯得瘦點,葉錦添可謂是操碎了心,寬大版型、深V、蕾絲都給用上了。

二、場景&道具&配樂對比

1、場景設置對比

①87版黛玉拾花部分是在蘇州耦園拍攝的,當時87《紅樓夢》攝制組拍攝時,正值山茶花開,紅艷紛繁的時節,色彩嬌嫩的山茶花點綴在濃郁的綠葉之上,清新又宜人。

黛玉拾起凋落的山茶花,拿在手中觀賞片刻,便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手中的花囊內。

葬花部分是在蘇州木瀆鎮香雪海拍攝的,那里本是一個小村落,但有大片的梅花,劇組選擇了木瀆香雪海內的那片白梅林,那里還有一條小河,河上有座小石橋,臨時又加了石欄、曲徑、小溝等。

②10版黛玉葬花據說是在香山公園取得景,一片綠意蔥蔥的小林子,為了顯示有花,李少紅還特意安排了幾株長滿了桃花的假桃樹。

離譜的是,黛玉埋花時旁邊是一顆大槐樹,而這槐樹竟簌簌地往下飄桃花瓣,這可真是老槐樹成精了,天下奇聞。

黛玉葬花時,給土坑里埋的這些個粉紅色花瓣,瓣瓣色澤一致、大小均勻,還沒有殘損,劇組精選塑料假花瓣的用心程度可見一斑。

2、道具選擇

①87版陳曉旭林黛玉拾花時,手上提著質地柔軟,繡有黃橘色牡丹與嫩綠葉子花紋的絹袋,還有一柄細桿花鋤。

葬花時,黛玉又拿來了一把長花帚。

②10版黛玉葬花時肩上扛著一把竹柄長嘴寬口花鋤,掛著紫色繡花的布囊,卻不見花帚,而扛著鋤頭的黛玉,看起來身體強壯,像極了鄉野農婦去鋤地時的樣子。

3、背景音樂

張莉、王立平合影

①87版「黛玉葬花」的背景音樂《葬花吟》,是由國家一級作曲家王立平先生耗時一年零九個月創作而成,并由女歌手陳力主唱。

整首歌有女聲獨唱部分,也有合唱部分,兩者交錯進行,曲子的基調由低徊到[高·潮],有種抑揚頓挫,飽滿生動的美感。

鄧婕、陳力、陳曉旭合影

配上陳曉旭版林黛玉弱柳扶風,雙眸含愁的形象,當《葬花吟》響起,一個孤苦伶仃的柔弱女子,叩問蒼天,感慨命運不公的悲傷感躍然而出。

而每聽一次《葬花吟》曲,都不得不感慨我國古典樂的美妙與精湛,空靈悠揚,激昂悲憤,深入人心。

②10版「黛玉葬花」的背景音樂,是杜薇和李沁一起演唱,[高·潮]部分還選用了歌劇唱法,強調亦幻亦真的總體感受以及各自無奈的悲慘宿命,不中不洋,聽過后讓人毛骨悚然。

三、導演拍攝及演員表演對比

1、87版導演拍攝及演員表演

黛玉拾起幾朵落在地上的殘紅,用手輕輕捻著,傷感片刻后小心翼翼地放入手中的絹袋內。

當陳力吟唱的《葬花吟》響起,黛玉從石橋上緩緩走來,在白梅與枝丫的掩映下,半遮半露的容貌,既有朦朧的美感,又很好地體現出了黛玉茫然與籌措的心境。

悲悲戚戚之下,黛玉愁思萬千,她靜靜地坐在石橋邊的一條石凳上,神情憂思,想到傷心處,不禁隱隱啜啜,此時眼角的一滴淚,就是她自憐傷感的悲苦傾訴。

這里的鏡頭,先從黛玉的側臉轉到潺潺流水和水面上飄零的花瓣,再慢慢拉進到黛玉幽怨的臉部特寫,然后轉到流淌的河岸邊。

泥土、雜草、堆積的落花、隨水飄零腐爛的花瓣,看到這些,黛玉的心情更加難受,「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冰清玉潔的來,冰清玉潔的去,用干凈的土掩埋了,遠比它陷落在污泥濁水中強,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持花朵們嬌艷的姿態和高潔的氣質,此處的鏡頭轉換,正好層層遞進了黛玉葬花的情感。

接著,畫面中便出現了林黛玉著青緞薄衫,扛著花鋤與花帚、手提絹袋的模樣,從石橋走來,黛玉抬眼看著樹上的繁花,再看看落下的殘紅。

而這時的寶玉,也正四處拾撿著飄落的花瓣,蹲在地上一瓣瓣撿起來,兜在衣襟里。

接著重頭戲來了,體態柔弱纖細的黛玉,用花鋤撅著土,把花囊放入土里一點一點地掩埋,埋花時亦是邊念邊啜泣,偶爾還用帕子拭去流下的眼淚。

陰涼的天氣,陰郁的人兒,隨著吹拂的微風,黛玉的衣袂也在飄飄擺動,此情此景,真是應了曹公的那句「淚光點點,嬌喘微微。嫻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一番景象,令人無限悵惘。

寶玉看到黛玉葬花的一瞬間,從眼神中便能看出,他懂得黛玉,他心疼黛玉,神情恍惚之下,一路收集的花瓣也從衣襟滑落,浮在水面之上。

這樣一番「花自飄零水自流」的境地,與黛玉葬花「花落人亡兩不知」的悲傷情景所融匯,一種悲傷,兩處閑愁,把黛玉葬花的意境體現得淋漓盡致。

陳曉旭當初就是認定了林黛玉一角去的,最后如愿以償得到了這個角色,她真心投入了感情,一言一行,一顰一笑都把自己完全代入進了黛玉,達到人戲合一的境界。

這里她的惜花、愛花、悲花、悲己,從低垂雙眸的神態中,從哭到嘴角抽搐的不受控中,都能看得出來,且深深觸動人心。

2、10版導演拍攝及演員表演

又虛又假的景,一片的郁郁蔥蔥間,突兀地長著幾株粉紅嬌嫩還花團錦簇的桃樹。

賈寶玉趕到之前葬桃花的地方,眼前便是貼著「銅錢頭」、穿綠衣的林黛玉,就那麼直愣愣地杵那,面無表情,死氣沉沉,猶如一只呆頭呆腦的呆鵝。

看到此景,賈寶玉立馬就紅了眼,他神情悲傷,痛苦的感情溢于言表。

鏡頭變換,那顆綠油油卻能紛紛落下粉紅桃花瓣的老槐樹下,林黛玉仰著頭望向天空,話說這個昂頭的動作是真的看不懂,明明大量的花瓣像是灑水一樣往下落,你還把頭揚起來,難不成是想用嘴接嗎?

過后,黛玉又開始垂眸憂傷,嘴里還凄凄地念著《葬花吟》。到這,賈寶玉更加動情了,他放下了攥著衣襟的手,花瓣落下,他倚著樹流淚。

鏡頭一切,林黛玉那張飽滿圓潤的臉映入眼簾,只見她微微垂眸,臉上掛滿了淚珠。

按理說,眼淚能流成這樣,應是哭得很用力,涕泗橫流才對,可蔣夢婕竟然鼻子嘴巴都一動不動。

而且她也不看花,也不望樹,就空洞無神,那麼干坐著灑淚,這樣浮于表面的表演,虛假且敷衍,怎麼能讓觀眾感受到她是在為花難過,為自己難過的真情實感。

然后,高能來了,黛玉挖好土坑后,便拿起絹袋,把裝在袋子里的花瓣往出倒。

到這里,就更迷惑了,原著中的林黛玉是怕臟水污了花,才把花裝進絹袋埋進土里,而且絹袋本身就有花棺的意思,并且《葬花吟》里明確提到「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就是要用錦囊把花瓣都收拾起來,用干凈的土掩埋了。結果你擱著又給倒出來,繼續強行于污淖陷渠溝,實在不懂導演是怎麼想的。

還有演員的表演,從動態圖很明顯能看出,黛玉把花瓣從錦囊里倒出來時,一抖一抖地,可花瓣根本就沒有倒進坑里,而是都撒在了外面,既然都沒倒進去,你挖個坑又是在干什麼,可真能糊弄。

然后,賈寶玉又站不住了,他坐在了樹下,兩眼放空,張著嘴巴,流著眼淚。

葬完花后,這林妹妹噘著嘴,嗖地一下就把那柄長鋤頭給扛上肩頭了,那孔武有力的樣子,可是一點也不嬌弱。

說實在的,看完蔣夢婕的表演,說她是個新人吧,她又偶像包袱那麼重,哭戲沒有真情實感,光淌淚,臉不動,嘴不動,就連眼神都不怎麼動。

除了落下的淚珠以外,完全看不出她有什麼悲花、悲己,甚至是悲從中的感覺,整個人的表演就像是一灘死水,毫無波瀾。

結語

當初,王扶林導演及劇組全體人員,在制作《紅樓夢》時,是心懷一腔敬畏來翻拍名著。

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尊重原著,尊重原作者的基礎上,進行錦上添花的二度創作。

而10版《紅樓夢》,從李少紅導演及制作團隊,再到造型設計師葉錦添,打著藝術的幌子粉墨登場,唱的卻是一場資本圈利的大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