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婚前的侍女,并未進入后宮,為何卻封她為皇貴妃?

古代女子不僅要遵循三從四德,還必須潔身自好,誓死捍衛貞潔。 出嫁之前,女子是不能與異性親密接觸的,否則就會被世人謾罵,冠上「破鞋」「不守婦道」的罪名。古代男子則沒有這樣的束縛。

他們不僅可以坐擁三妻四妾,成婚前,也不必守住自己的貞潔,他的長輩甚至會派一個黃花大閨女來教導他夫妻之事,也就是俗稱的「試婚」。 這些被派來教導的女子就被稱為「侍妾」或者「通房」。

當然,不僅是平民百姓,就連王宮貴胄在成人時,也要經歷這麼一遭。如乾隆皇帝大婚前,曾有一位試婚侍女,噶哈里富察氏。

盡管后來,噶哈里富察氏并沒有進入乾隆的后宮,可她還是獲得殊榮,被冊封為「皇貴妃」。她究竟有著怎樣的魅力能夠從一個身份卑微的侍女一躍而上,成為尊榮高貴的皇貴妃呢?

出生低微,入王府為妾

噶哈里富察氏是乾隆皇帝的初戀,她在乾隆心中的地位,就像甄嬛之于果郡王,純元皇后之于雍正皇帝,雖然未能長相守,卻有著一段難忘的甜蜜過往。

噶哈里富察氏出生于蒙古貴族富察氏,只不過此富察氏非彼富察氏。作為滿族大姓,富察氏有著好幾個分支,其中地位最為高貴的要屬沙濟地富察氏。這個家族出來的人個個都有出息,男子為臣,女子為妃,甚至是皇后。

例如清太祖努爾哈赤的繼福臨富察·袞代,乾隆帝的第一任皇后孝賢純皇后富察氏等。 而噶哈里富察氏則來自于富察氏的另一個分支,地位實在算不上顯赫,甚至可以說得上十分卑微。

除了家族不甚顯赫,噶哈里富察氏的出身也不太顯眼,只是一個正黃旗包衣管領的下人。她的父親富察·翁果圖,則是一個小小的佐領。要知道,一個女子有著這樣的身世,是幾乎不可能嫁入皇親貴族的。

但噶哈里富察氏十分幸運,及笄后沒多久,就被賜給四阿哥愛新覺羅·弘歷做侍妾。阿哥侍妾的身份雖然卑微,但對于她來說,這個侍妾的身份是非常難得的。

1725年,在雍正皇帝的授命之下,內務府將噶哈里富察氏許配給四阿哥弘歷為王府格格。入府以后,噶哈里富察氏很快和弘歷建立了感情基礎。

兩個人都是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哪怕一個對視相笑,一個簡單觸碰,都能在彼此的心中撩撥起陣陣漣漪。此時的弘歷只有14歲,尚未品嘗過愛情的滋味。

噶哈里富察氏的到來,猶如一陣清風,將他青澀的心靈輕輕撫慰。對于弘歷來說,這個溫柔漂亮的試婚格格不僅帶給他第一次情感體驗, 還讓他從一個少年成長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當時,弘歷還未到娶親的年紀,所以王府里只有噶哈里富察氏一位侍妾。性格溫柔賢惠的她成為了王府的女主人,負責操持府中的大小事務,料理弘歷的生活日常瑣碎。

在生養子嗣方面,噶哈里富察氏也非常爭氣,入府3年后就為弘歷誕下了兒子永璜。對于長子的到來,弘歷十分高興,于是他對噶哈里富察氏更加寵愛了。

兩情相悅,誕下子嗣

噶哈里富察氏并沒有因為生下皇子恃寵而驕,她反而更加謙遜有禮了。因為她知道身在皇家,必須處處謹慎,否則一個疏忽,就會讓自己失去一切。

噶哈里富察氏有著自己的小算盤:一年前,四阿哥正式迎娶嫡福晉富察氏。雖說自己和嫡福晉來自同一個家族,但二人相形見絀,孰高孰低一眼便知。 所以自己只能夾緊尾巴做人,千萬不能惹事生非,而是守好自己的本分。

秉持著這樣的處事原則,噶哈里富察氏獲得了王府福晉、以及諸位侍妾格格的一眾好評。3年后,她再度懷孕,為弘歷生下了皇次女。兒女雙全的她徹底在王府站穩了腳跟。

在弘歷的眾多妻妾中,噶哈里富察氏的身份低微皆屬下乘,盡管出身卑微,她卻成為了弘歷最看重的女人之一。

這不僅是因為她接連誕下子嗣,更是因為她是弘歷的初戀,是弘歷的第一個女人。 初戀是最難忘的,弘歷也是男子,這句話自然也適用于他。

香消玉殞,皇帝追思

但噶哈里富察氏是個命苦的女人,還沒等到子女長大成人,等到弘歷登基稱帝,就香消玉殞了。1735年,噶哈里富察氏不幸身患重病。弘歷心急如焚,急忙入宮向皇上報備,隨即將宮中御醫請到府中,為愛妾治病。

但沒想到,噶哈里富察氏的病怎麼也治不好,就連經驗豐富的御醫也無能為力。沒過多久,她便去世了。噶哈里富察氏去世以后,弘歷心中大慟,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好好的一個人是怎麼染上怪病的。

他也曾懷疑過愛妾的死,是后院女人的宅斗造成的。于是他開始秘密調查噶哈里富察的死因,皆無線索。1735年。雍正帝駕崩,四阿哥弘歷繼位,史稱「乾隆皇帝」。

登基以后,乾隆大封六宮。潛邸時就跟著他的侍妾們都得到了冊封。出于對噶哈里富察氏的緬懷乾隆帝將她冊封為哲妃。10年以后, 乾隆皇帝以噶哈里富察氏誕下皇長子,皇次女為由,再次晉升她的位分為哲憫貴妃。

噶哈里富察氏從未進去后宮,她何德何能被乾隆封為皇貴妃呢?其實,乾隆之所以如此看重她,就是因為她是自己的第一個女人。

鳥類有雛鳥情節,人類或多或少也有。從男孩到男人,其中的種種滋味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而與弘歷分享成長喜悅的正是噶哈里富察氏,他的第一個女人。

對于弘歷來說,噶哈里富察氏不僅僅是一個侍妾,更是自己的初戀,對于每一個男人來說,初戀是一份難以忘卻的悸動。

再者,噶哈里富察氏的個人魅力也深深地折服了弘歷。她不爭寵,不作妖,本本分分,盡到了一個王府侍妾的責任。有這樣一個女人陪伴在身旁,弘歷心中怎麼不歡喜呢?

所以,噶哈里富察氏雖然并未踏入后宮,但她在弘歷心中卻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