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小秦氏在顧家二十幾年的陰毒謀劃,只是為了爵位嗎?

「昨夜,我拿了你的名帖去請大夫,幾位太醫都說大伯母是真不行了。原本整日昏昏沉沉的,連湯藥也灌不下去,今兒一早忽然清醒了,能說能罵。

我瞧著很不對,像是 ,,,那個,,,回光返照。

不如你去瞧瞧?」這恐怕是最后一面了。

顧廷燁默不作聲,片刻后微笑道:「說的是,我這就去,麻煩兄長引路。」

他和這位繼母小秦氏之間糾葛數十年的欺瞞和污濁的陰謀,是時候說一說,做個了斷了。

1,

在顧廷燁的印象里,大部分的記憶都是小秦氏。

生母過世時,他還什麼都不知道,從他懂事那日起,他的母親就只有小秦氏一個人。

那時候的小秦氏溫柔美麗,和善可親,對他好的沒話說老父親追著他打罵時,他會毫不猶豫地躲在她的身后,當時的顧廷燁真心拿她當母親。

那時,顧廷燁已經隱約知道長兄顧廷煜是活不長的,小小的他就下定決心,若是自己承襲了爵位,一定要好好孝順小秦氏,愛護弟弟妹妹,無所不應。

三弟不小心打碎了父親的硯台,害怕受罰,顧廷燁替他兜著;顧廷燁會帶著他放風箏,爬樹摘果子時,顧廷燁怕弟弟摔著,就在樹下張著手臂接他,接不住,就用身子墊在下頭。

他對小秦氏恭敬孝順,對弟弟妹妹疼愛有加,可是到頭來卻發現自己竟然被騙了。

他很聰明,也敏銳,讀過一篇「鄭伯克段」就知道什麼叫「捧殺」;學過兩天兵法就懂得什麼叫「驕敵」,為什麼母親拼命往自己屋里塞滿漂亮丫頭,而三弟屋里的女使卻嚴加約束?為什麼她總叫小廝帶自己去煙花酒肆玩,卻天天看著三弟日日讀書習武。

在疑惑中辨認出殘忍,在欺騙中慢慢長大,得知真相后竟是這樣的痛徹心扉。

可即便如此,顧廷燁也從未想過要把這些欺騙還回去,打回去。

他風光回來時,顧廷瑋依舊是個文不成武不就的富家公子哥,他給三弟安排差事,連同族的堂哥他也一起幫襯著。

顧廷燦要議親,好不容易攀上公主家,小秦氏便恨不得把整個顧家都拿去給她做陪嫁,連祖產的功臣田都送了出去。

顧廷燁使了些手段,讓公主府意欲悔婚,逼著小秦氏收回那些祖產,顧廷燁的親姑姑,顧家的姑奶奶來勸和時,讓她看在小秦氏為顧家辛苦操持多年的份兒上抬抬手。

顧廷燁表示,他從未想過要追究過去的恩怨,只要小秦氏能安安穩穩地過日子,不再耍什麼歪心思,以后就不會有什麼矛盾。

顧廷燁從未想過要如何報復小秦氏,以前沒有,以后也不會有。

照他的話,男子漢大丈夫肯定不會跟婦人一般見識,但內心深處,他不會為難故意小秦氏只有一個原因,那是他曾經最信任最敬愛的人。

可小秦氏卻在謀劃扳倒害死顧廷燁這條路上越走越遠,直到害了自己,害死了親生兒子以及兩個孫子都沒有醒悟。

2,

即便在小秦氏的逼迫下,顧廷瑋依舊沒有成為一個有出息的孩子。

若是他能安分一些,本可以像兩位叔叔那樣,被侯爺哥哥照拂著過一輩子。可小秦氏偏偏一直給他灌輸跟顧廷燁做死對頭的思想。

他明明膽小怕事,小秦氏卻攛掇他去搶,去爭,甚至去殺人放火,最后被當成逆賊亂箭射死。

小秦氏有想過兒子會死嗎?當然沒有,他為兒子的奪嫡之路做了很多準備。

從明蘭一進門,她就忙著塞通房過去分寵,還把蓉姐兒推過去惡心明蘭,自己送不過去通房丫頭,就跟幾位嬸嬸姑姑訴苦,讓她們送;

明蘭懷孕時,她拉著康姨母天天折騰明蘭去請安,還讓康姨母送個貴妾來找事兒;

明蘭臨近產子時,她又教唆余家來給顧廷燁的前妻嫣紅過繼孩子,要過繼的還是曼娘生的昌哥兒,想讓這個外室生的長子,變身成為正室過繼的嫡子;

威脅不成,她便趁明蘭生產時故意縱火,想讓明蘭分心,或力竭而亡或難產而死;

兵亂時,她差人打開后門,放賊人進院,還事先打聽好團哥兒所在位置,只為了取他性命;

她一切的謀劃都是如何除掉盛明蘭讓顧廷燁心死,除掉團哥兒讓顧廷燁無嫡子可承襲爵位,這樣爵位自然就落到了老三的頭上。

可是被她騙得很慘的余方氏一個報復卻毀了她的一切。

余方氏本來做著尊貴的余府正妻,有兒有女,丈夫聽話,受了小秦氏的誆騙,到侯府大鬧一場,結果余家下不來台,只能把她休了給顧廷燁賠罪。

從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就恨死了小秦氏,她借口說自己可以在嫣然送給明蘭的年貨里加些東西,便取得了小秦氏的信任。

她四處收集得了瘟疫之人的衣裳,刮了瘡毒制成粉末,又收買了小秦氏府里的下人,把這些送到顧廷瑋遺留的一雙兒女那里。

結果,小秦氏沒利用余方氏害死明蘭,卻被她害了自己的孫兒孫女。

她精明一世,難道沒有想到余方氏會報復,她能上當,只是因為當時被仇恨和好勝心蒙蔽的雙眼,不在像以前一樣遇事多思多想多謀劃,耳聰目明了。

細想一下,顧廷燁除了占了顧家二公子的身份外,并沒有其他得罪小秦氏的地方,相反,顧廷燁從小就對小秦氏很孝順。

她為何這麼恨他,為什麼一定要毀了他去幫顧廷瑋得到爵位,這一切都是不甘心帶來的執念。

3,

繼妻會起奪嫡的念頭,大多是后來老夫慣得,可小秦氏卻不一樣。

從嫁到侯府那日起,她就咬牙牢記著,自己不能白白委屈十幾歲的年紀做了填房,還是第三任妻子,將來侯府的一切一定要都是她的,顧候也必然要是他生的兒子。

她的生父老東昌侯爺是個喜好風雅之人,可以一擲千金為了一把生銹的青銅門環,生母性子溫柔,不善理家,可夫妻恩愛。

小時候的她明珠翡翠應有盡有,每回出門赴詩會宴請,她的排場穿戴都是最耀眼的。

可好日子只持續到她十四歲,父母接連亡故,不但耽誤了她的婚事,連錦衣玉食的生活也沒了一半。兄長接掌了侯府后,對外還強撐著門面,打腫臉充胖子的后果就是里頭減省再減省。

好在顧家的大姐夫時常接濟,日子還算過得下去,后來大秦氏過世了,秦家嫂子不想失去顧家這個好靠山,就勸說小秦氏去給顧堰開做填房。

「妹子呀,不是嫂嫂刻薄,叫你去做填房,實在是你年歲大了,好人家不容易找。

你大姐夫怎麼對待你姐姐的,咱們全家都清楚,你嫁過去他能待你差?

別提那個卑賤的鹽商之女了,遲早被休!再說了,你大姐姐留下的人能教她舒服?

嫂子也是為了你好,這樁婚事雖然眼前瞧著不美,可好處在后頭呢。

煜哥兒那身體,唉,實在不是個長壽數的,只要你生下個兒子,以后襲爵的還不是你的孩子,白氏生的那個小兔崽子,你還收拾不了?」

秦家嫂子嘴上舌燦蓮花,把小秦氏哄得沒話說。

只是小秦氏心里明白,嫂子是不想出一份體面的嫁妝,如果嫁給姐夫做填房,便能省下很多。

要不然的話,嫁的低了,有損侯府顏面,想嫁的高也不可能,因為秦家女兒的名聲都被大秦氏給毀了。

她在顧家被寵著過得快活,婆婆想給她立規矩讓她伺候洗漱布菜,可婆婆的筷子還沒落到菜上,她當著全府眾人的面就暈倒了,顧堰開火急火燎趕回來埋怨母親刻薄他媳婦。

她是個藥罐子不好生養,進府兩年都沒生孩子,婆婆想給兒子找個通房,為顧家開枝散葉,那邊顧堰開的手還沒有碰到通房的衣服,她就哭暈在房間里,讓丫頭跑過來通報顧堰開回去救命。

為了躲避父母的催生,顧堰開瞞著父母帶著她獨自去關外赴任,一走就是十年。

眼看著弟弟家的兒子都要說親事了,作為大哥的顧堰開愣是一個孩子都沒有。

大秦氏的手段成全了自己的私心,卻把同族的秦氏姑娘的名聲都給毀了,這里面也包括她的親妹妹小秦氏。

外界誰不說秦家姑娘慣會恃寵而驕,又不好生養,所以她才沒有在十四歲之前說定婚事,才會被迫淪為姐夫的填房。

小秦氏不甘心,既然遲早都是給姐夫做填房的命,她就早早開始動手。

每次去顧府看顧廷煜,她都會近距離觀察,發現他的確是個活不了多久的藥罐子,那麼攔在她前頭的就只有顧廷燁了。

所以才有了那些欺騙,捧殺栽贓嫁禍的陰謀。

即便顧廷燁從小敬她,愛她,真心打算一輩子孝順她,她也從未想過要拉攏顧廷燁,而是一心想著如何除掉他。

4,

顧廷燁和小秦氏終究做了十幾年的母子,小秦氏對顧廷燁或許從未有過親情,但顧廷燁對小秦氏卻從未有過惡意,哪怕在知道她的種種陰謀后,顧廷燁從未想過要報復她。

小秦氏從高貴的侯府嫡女變成滿心算計惡毒的毒婦人,都是因為心中的那份不甘心。

她不甘心小小年紀就只能給老男人做填房,就想著要霸占他所有的家產;他不甘心顧廷燁能文能武命又大,就想方設法整死他;她不甘心自己付出了所有卻被迫帶著兒子分家,這輩子都跟爵位無關了,急于報仇才冒失地錯信了余方氏,害死了自己的孫兒孫女。

就像兒媳朱氏在臨走前罵她的那樣,明知道自己的兒子不是那塊料,卻一心惦記著爵位,攛掇兒子去殺人放火,想利用別人報仇,殊不知人家是來報復她的,最終牽連了自己的孫子孫女。

若她能放下心中的執念安心過日子,有龐大的家產傍身,有顧廷燁的名聲護著,別說她的一生,就連顧廷瑋以及那兩個孩子的一生都會平安喜樂的度過,又怎麼會落個家破人亡被族人分家產的下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