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蒞陽長公主與謝玉十幾年的婚姻,到頭來都是一場笑話

有人的愛情起始于欺騙,有些人的婚姻開始時就是一場陰謀。

蒞陽公主和南楚的世子是相愛的,她們私定終身,還有了蕭景睿這個孩子。

但是身份上的懸殊,政治上的制衡,注定兩個人的愛情不會有結果。

南楚的質子被迫離開金陵,而蒞陽公主在太后和謝玉的陰謀下,不得不下嫁謝玉。

謝玉成為長公主的駙馬,一時間飛躍直上,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寧國侯。

十幾年來,蒞陽公主除了有蕭景睿這個兒子以外,她和謝玉還是有了謝綺,謝弼兩個孩兒。

謝玉明面上不參與黨爭,但是實際上卻是太子的人。

這一點別人不知道,但是立誓要為赤焰軍翻案的梅長蘇卻十分清楚。

梅長蘇為了翻案,只能扶持蕭景琰上位,而擺在他面前的兩大敵人,一是太子,一是譽王。

譽王的慶國公很快就被梅長蘇絆倒了,接著是刑部和禮部,這樣偏沉了啊,梅長蘇清楚得很,太子那邊無非一個謝玉而已。

這樣一場針對謝玉的謀劃就開始了。

那一天是景睿的生辰,梅長蘇一早就讓宮羽做準備。而藺晨早在半年前就開始運作了。

宮羽一曲鳳求凰,聽得謝玉都哀傷了。他說今日是喜事,換一曲歡快的曲子吧!

宮羽答應著,可實際上已經沒有時間了。南楚世子三人已經到了,接著謝玉就因為舊事和天泉山莊發生了沖突。

天泉山莊卓鼎風掌握著謝玉許多罪證,如今翻臉,謝玉顧不上多年來的情誼與兩家的姻親關系,決定殺人滅口。

除了卓家,還有宮羽和梅長蘇,無不是謝玉殺人滅口的對象。

只要他把這些人都殺了,明日就是死無罪證,他依然可以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寧國侯。

但是梅長蘇請了譽王,譽王帶著他的伏兵也到了。而謝玉不愧是只老狐貍,他暗中調來巡防營,把譽王的伏兵擋在門外了。

此刻,事態依然掌握在謝玉手里。

但是接著言侯爺也來了。

謝玉口口聲聲不會把豫津怎麼樣,保證明日必將豫津送回去。

可是言侯哪里肯聽他的,他就是來趟這場渾水的。我的兒子在里面,里面發生了絞殺,我得馬上見到我兒子。

謝玉攔著,言侯把臉一沉,硬闖!

譽王跟著言侯,兩人后面跟著府兵,一步一步頂著謝玉的威勢,向前催進。

兩兵戰事一觸即發,謝玉在極端忍耐之下再行忍耐。即將忍無可忍之時,一人站在他面前,用刀架著自己的脖子逼迫謝。

「讓他們進去!」此人正是蒞陽公主。

謝玉紅了眼睛,神情里充滿不可思議的驚疑。

他質問蒞陽,真得要為了景睿,啥棄他嗎?

蒞陽流著眼淚,沒有回答他。只是重復著剛剛說過的話。

謝玉像泄了氣的皮球,終于服了軟。

眾人進去之后,里面的危機便解除了。

謝玉殺人滅口的計劃徹底失敗,等待他的將是明日的宣判,將是階下囚,將是滅族連坐。

蒞陽安頓好卓家,又替謝綺說了情。直到卓夫人答應,謝綺回歸定有她的位置后,蒞陽算是放下了最大一樁心事。

她這才過來找謝玉。

謝玉的事,蒞陽公主從不過問。但今日這樁殺人滅口的戲碼一上演,蒞陽也當然明白,謝玉這些年都做過了什麼。

蒞陽把匕首給謝玉,讓他自裁。

蒞陽說只要他做的那些事,不被翻到桌面上,她就能以大梁長公主的身份,替謝玉保住他的族人。這是她作為公主能為謝玉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也是他們這麼多年來的夫妻情分。

謝玉猛然抱住蒞陽,他傾訴多年來的心聲,他說他是真的愛蒞陽公主,蒞陽公主也流了眼淚。

這便是作別吧,若此事就如此結束了。那無論如何說,謝玉與蒞陽的夫妻關系都算是深情的。

但是,謝玉接著的舉動,卻令所有人都意外。

是的,他拒絕了蒞陽公主的好意。他一把將匕首甩出去,匕首插到墻上。一如蒞陽公主的情誼,被他無情地丟棄了。

他說他謝玉還沒到那個地步!

蒞陽無奈而心涼地說著:「好,好,既然妳已經做出了決定。」

謝玉已經做出了決定,她又何必枉做好人呢?

皇長子蕭景禹在獄中服毒時,自嘲:「子不知父,父不知子!」

如今放在謝玉與蒞陽這對夫妻上,就是夫不知妻,妻不知夫了。

蒞陽自以為為謝玉做了最好的安排,哪知謝玉根本就不是這樣想的。

她們這麼多年來的婚姻,不過是一場笑話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