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第一場重頭戲太精彩:從顧廷燁明蘭投壺對賭中看盛家孩子眾生相

《知否》開篇的第一場重頭戲,就是盛明蘭大姐華蘭下聘當日,顧廷燁和盛家三郎長楓和六妹明蘭的投壺對賭。

有意思的是,這場戲不僅體現了華蘭婆家忠勤伯爵府袁家的來者不善,也順勢交代了女主盛明蘭家里各兄弟姐妹的性格,更為后來的諸多故事埋下伏筆。

首先,說說下聘的主角大姐華蘭。下聘當天,在盛家六個兄弟姐妹中,華蘭是全程都在祖母屋里,唯一沒有到人前湊熱鬧的盛家孩子。

與之相對的是墨蘭,長大后看到男賓來訪,就忍不住跑到屏風后偷窺。華蘭不僅守規矩,性格也很柔順,聽說三弟差點輸掉了自己的聘雁,雖然著急,但還是表示聽憑祖母做主。不像母親一樣咋咋呼呼卻各種不著調。后來祖母讓華蘭自己拿主意,華蘭思索一陣,便做出決定:

雖然輸掉聘雁很丟人,但未來的婆家袁家縱容他人賭聘雁也丟人,一塊丟人也不礙事,只希望父母不要傷了和氣,淪為揚州城的笑話。看得出,華蘭是個善良大氣的女孩,很有大姐的氣度。而盛家最大的兒子長柏也非常有兄長風度。明蘭和顧廷燁比投壺時,因為事關盛家顏面,父親盛弘和嫡母王大娘子都有些火急火燎,唯獨沒成年的長柏不忘在忙亂中撫慰這個最小的妹妹:輸了也不要緊,真的很暖心了。

其實,長柏本來是在書房用功的。因為長楓投壺丟臉,所以盛弘才命人去把長柏喊出來。而長柏出來時,手里還不忘拿著他之前正在看的邊疆堪輿圖,也是這份圖,拉開了長柏和顧廷燁的友誼序幕。顧廷燁非常執著地想借這幅堪輿圖一看,但長柏卻拒絕了四五回,每一回理由都不同,不僅有理有據,而且格局不小。重點是顧廷燁也被說服了,主動和長柏交友。

(長柏跟著父親盛弘應酬賓客)

要知道說服顧廷燁可不容易。哪怕是顧廷燁未來的妻子盛明蘭,第一次勸說顧廷燁也是鬧得不歡而散。顧廷燁的父親更是被顧廷燁氣死。這說明,長柏不僅用功讀書,而且頭腦清晰。雖然平時待人溫和,但關鍵時候還是有氣性的。當然,長柏的氣性還表現在兩個時刻:新婚第二天主動為媳婦海朝云懟母親王大娘子;在盛老太太被下毒后,向親外祖母王老太太表示寧可自毀前程也要還祖母公道。

至于盛家第三個兒子長楓呢,則和長柏迥然不同。長楓不像顧廷燁一樣有幾分真本事,卻虛榮淺薄,很輕易就被外人拿捏利用,差點害得自家丟人。而且長楓心理素質很差,聽到父親的威脅就立即倉皇逃跑,連退縮的姿態都不夠體面,明顯不能扛事。

沒本事卻容易被人慫恿,遇到困難也沒有迎難而上的韌勁,更沒有體面和形象,這就是林小娘的兒子盛長楓。再看長楓的妹妹墨蘭,因為當時年齡小,所以劇中沒有表現出墨蘭的心機。但勸不住自己哥哥,只能哭哭啼啼地跑去跟母親告狀,墨蘭也是關鍵時候靠不住的。仔細想想,長大后的墨蘭,雖然滿腹心機,陷害嫁禍看似玩得溜溜的,但關鍵時刻,還真不見能有什麼好主意。反而不清楚自己斤兩又自以為是,最終飲下苦果。

至于盛家老五如蘭呢,她雖然是女主盛明蘭的姐姐,但在劇里始終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在長楓丟人差點讓盛家抹黑時,她正在院中蕩秋千呢。當然,后來明蘭和顧廷燁比賽投壺時,如蘭還是站在旁邊觀看,并在明蘭領先后,和明蘭、小桃一起歡慶。后來出嫁前,如蘭和明蘭一起躺在床上說貼心話的畫面,大概是明蘭人生里為數不多的手足之樂吧。

當然,怎麼能漏了我們的女主明蘭呢?其實細看盛弘出面處理顧廷燁投壺的場景,有好幾個時刻可以就此打住的。雖然沒有反敗為勝那麼風光,但也算體面。關鍵是下聘的主角華蘭,已經看淡了。可明蘭堅持比試投壺,雖然明蘭確實擅長投壺,也的確贏了比賽,讓盛家長臉,更讓顧廷燁因此記住了這個小姑娘,為兩人后來的故事埋下伏筆,卻也為衛小娘的死種下禍根。

(盛弘想借話語終止投壺對賭)不過母親衛小娘的死,是明蘭人生第一大的教訓,也是《知否》前半段的主線導火索。可以說,華蘭下聘那天,顧廷燁和盛家兄妹比試投壺這段戲,作為《知否》第一場重頭戲,值得書寫的地方很多,也非常精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