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華蘭不喜歡獨占長柏的海氏,更親近同病相憐的柳氏一些

眾所周知,長柏的妻子海氏朝云,才是《知否》中最幸福的女子,她自己是高門嫡女,自小受盡父母長輩疼愛,議親時因不讓夫君納妾的家規耽擱了幾年,卻還能遇上長柏這樣的潔身自好的好男人,婚后不管婆婆如何作妖,丈夫都堅定地站在海氏那邊,說不納妾就不納妾,王氏逼急了,長柏就與盛紘通氣兒,讓盛紘去納妾,解了海氏的困頓。

當華蘭再次被婆婆欺壓的時候,前去探望的明蘭就把這事兒說給她聽,本意是想讓華蘭照著學學,不料才說道: 「前陣子,我聽聞家里出了一檔子事,太太她想給大哥哥納妾,大嫂嫂當即就病了。」

華蘭立刻回了一句: 「我那弟妹好福氣,比我強多了,那個妾室也死不了的。」

明蘭見華蘭嘴角輕諷,心里也不禁嘆一口氣,覺得大姐姐真是被逼急了,以往要是聽到這里最多羨慕兩句,如今竟嘲諷起自家人來了,再不開導一下,遲早得讓袁家婆婆給逼瘋了,于是趕緊將盛紘手下王氏給長柏準備的妾室后,王氏再沒工夫去管嫂嫂的結果說了個明白,華蘭立刻茅塞頓開,很快便聯系袁家姑姑親自出馬物色了個良妾送給袁家公公,袁家婆婆果然也騰不出手去針對華蘭了。

不過這件事情之后并不見華蘭對海氏的態度好轉,反倒是對長楓新娶進門的柳氏十分關心,因為自從柳氏過門之后,華蘭每次回家都能看到這個弟妹跟在母親身邊鞍前馬后,哪怕懷孕也要挺著大肚子站在一旁替王氏和幾個回門的小姑子張羅茶水點心,只要王氏不發話柳氏就如雕塑一般不敢坐下,王氏的數落一概聽之任之,饒是受盡了婆婆欺凌的華蘭見狀,也忍不住動惻隱之心為她求情。

后來柳氏頭胎生下一個女兒,因為不是兒子她本些不快,可待女孩兒養了一段時間之后眉眼張開,居然像極了濃眉大眼英氣大方的華蘭,脾氣也和華蘭小時候一樣不哭不鬧還喜歡沖人笑,華蘭瞧著這個比自己親閨女還像自己三分的侄女兒十分喜愛,連著送了柳氏兩份厚禮,比當初海氏二胎生姑娘的時候還要大方,王氏見狀都有些為海氏的女兒抱不平。

其實華蘭的心態倒不難理解,一個在婚姻中吃了十年苦楚的子女,確實很難跟長期獨占長柏的海氏合得來,只有看到同病相憐的柳氏,她才能產生惺惺相惜的感覺,仿佛找到了大部隊似的。而袁文紹分家帶著華蘭出去單過以后,整天只與華蘭膩在一起恩恩【愛☆愛】,王氏見了女兒與女婿像新婚夫婦一樣如膠似漆的樣子都嫌膩歪,直叫華蘭趕緊回家離開自己的視線。

不過華蘭才不管別人的怎麼想呢,她好不容易嘗到「愛情」的甜美,秀起恩愛來比海氏不讓長柏納妾夸張多了,懷上四胎還跑到明蘭面前發揮長姐情懷,狀若無意地炫耀丈夫因為不放心自己而請假,明蘭聽了都想罵人道: 「這檔口,京城里哪處不得用人,你!你!你們就可勁兒的作吧!」華蘭感受到明蘭的恨鐵不成鋼也不在意,反而慢悠悠地說希望墨蘭也能好好過日子,估計這會兒早忘記當初妒恨海氏時是怎樣的心境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