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甄嬛傳》我才發現:甄遠道對甄嬛說的這番話,滿滿都是套路!

有人說:「幸運的人用童年去治愈一生,而不幸的人則用一生去治愈童年。」

《甄嬛傳》中,甄嬛最讓人羨慕的,除了美貌和智慧之外,還有幸福的原生家庭。

尤其對比安陵容、皇后宜修的原生家庭之后,甄嬛父母對于她和玉嬈的真摯的愛令人感動,也正是在這樣有愛的環境中,甄嬛才積攢起日后度過人生逆境時所需的強大能量。

但張愛玲也說過:「生活是一襲華麗的袍子,上面爬滿了虱子。」

如果撥開表象,深度探究甄嬛的家庭,就會發現:這個家也并非是完美無缺的。

甄嬛父母看似恩愛,然而,浣碧的存在則是甄遠道曾有二心的最直接的證明。

甄遠道不重男輕女,對于甄嬛和玉嬈寵愛有加。

甄嬛入宮之前,甄遠道叮囑女兒的那些話讓人感動不已。

然而,當我多次重刷這個場景之后,才發現:這位「慈愛的父親」的話中也滿是套路。

01、老父親用一句話表達了三個期待!

甄遠道囑咐甄嬛「為父不指望你日后能大富大貴,寵冠六宮。但愿我的掌上明珠能舒心快樂,平安終老。」

他說之句話的時候,聲音哽咽,使人不禁感嘆「父愛如山」!

而實際上,甄遠道的這句話有三層寓意。

作為一個父親,意識到甄嬛此去兇險,希望她能在宮中平安終老,這只是第一層寓意。

甄嬛聰慧,馬上解讀到了第二層寓意,因此,她說:「女兒不求能得到圣上寵眷,只求在宮中安穩一生,保住甄氏滿門和自身性命即可。」

劃重點:「保住甄氏滿門」在前,「保住自身性命」在后!

甄遠道聽了甄嬛的回復之后,頻頻點頭說「好」!

這是屬于一對聰明的父女之間的默契。

甄嬛知道:父親讓自己凡事求穩,謹小慎微,是為了她本人,更是為了甄氏家族。

如果在宮中言行莽撞,沒有十足把握而貪圖一時榮寵,成為眾矢之的,不僅會害了自己,也會害了家人!

甄遠道說這話的第三層意思,在「掌上明珠」四個字上。

第一次刷這部劇的時候,我就有個疑問:甄嬛明明就坐在對面,為什麼甄遠道不說「但愿你能舒心快樂,平安終老」,非要拐個彎說「但愿我的掌上明珠……」

直到聯系后面的對話,我才明白:「我的掌上明珠」表達的不僅是甄遠道對于甄嬛的愛,還有甄遠道對于其他兩個女兒的愛!

尤其是浣碧,她雖然在甄家以丫鬟的身份存在,但她也是甄遠道的女兒,作為父親,他愛浣碧和愛甄嬛是一樣的。

在希望甄嬛能「舒心快樂,平安終老」的同時,這也是他對浣碧的希望!

02、為了引出浣碧的身世,老父親做了這麼多「鋪墊」!

浣碧的身份是尷尬的,甄遠道當著甄嬛的面提及自己不光彩的往事,內心也無疑是尷尬的。

為了引出浣碧的身份問題,老父親做了很多鋪墊。

他剛一落座,就夸獎甄嬛這幾日照顧「安小主」行事穩妥。

安陵容與甄嬛以姐妹相稱,甄嬛照顧這個沒有血緣的妹妹都能這樣穩妥,想必將來入宮之后,多關照浣碧應該也不難。

之后,甄遠道又說:「按照規矩,你進宮可以帶個貼身侍女,這帶的人既要是心腹,又要是伶俐精干的,可想好了要帶誰去嗎?」

這里,我們可以推斷出,其實甄嬛和眉莊等入宮,按照規矩只能帶一個侍女,后面不知道為什麼,眉莊和甄嬛都帶了兩個侍女。

而甄遠道很明顯是想讓甄嬛帶浣碧去,所以,他故意提了「心腹」和「伶俐精干」兩個條件。

流朱也是心腹,但流朱和甄嬛沒有血緣關系,到底是差了一層。

如果甄嬛說要帶流朱去,甄遠道后面就可以說出浣碧的身份,以「心腹」為由來規勸甄嬛。

至于「伶俐精干」,流朱雖然伶俐,在「精干」方面卻不如浣碧,綜合來看,也還是浣碧更符合條件。

聽到甄嬛說要帶流朱和浣碧兩個侍女一起去之后,甄遠道才緩緩說出:「尤其是浣碧,她到底是你的妹妹啊!」

之后,甄遠道還特意強調了兩點:甄嬛的母親是不知道的;如果事情傳揚出去,對甄嬛自己不好,浣碧也不保。

以此來威懾甄嬛。

03、最難得的是:甄遠道的每一層意思,甄嬛都懂了,且接得住!

聽聞父親說起浣碧的身世,甄嬛也表現出了吃驚。

但她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并在短時間內把父親前前后后說的這一番話聯系在一起,整理出了中心思想,給出了滿分回答。

甄遠道此時最怕的就是甄嬛埋怨他這個做父親的行為不檢點,因此,甄嬛第一時間安撫他:「父親也有父親的不得已。」

之后,甄嬛又向父親做出了兩點保證:

第一,浣碧的身份雖然是個下人,但將來如果有機會,就一定會給她指個好人家,彌補父親對浣碧的愧疚之情。

第二,甄嬛這些年早已與浣碧情同姐妹,入宮后,必然不會虧待她!

話說到這里,甄遠道的眼中已經滿是欣慰。

前階段我看到自己非常喜歡的一個作者寫的文章,她說:甄嬛最大的優點,在于對人性沒有潔癖。

當我重溫甄嬛與父親此番對話之后,對于那位作者的觀點更是深以為然。

在整個對話過程中,甄遠道因為懷著目的,也有利用「親情」、「道德感」來套路甄嬛。

甄嬛當然聽得懂這些「套路」!

所以,父親一番動情的話說出來,自己老淚縱橫,彈幕里一片「感動」、「淚目」,甄嬛的眼睛卻是干涸的。

但她卻能夠很理智地把父親看成是一個「人」,而非一個不能犯錯的「神」,她愿意包容父親,也愿意平靜接受父親的「套路」,滿足老人家的需求。

而劇中這一場景,也使我感嘆:

甄嬛父母能夠給她寵愛,也并非全是因為父母人好,另一方面,是因為甄嬛值得!

不用放大鏡去看人性,不把最嚴苛的標準套用到最親近的人身上,這是甄嬛在17歲就懂得的道理!

而我們許多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明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