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從不插手宅斗的長柏,其實早就對林噙霜深惡痛絕了

原著里的林噙霜,在盛紘心里根本沒有那麼重要,只是因為王氏脾氣暴躁不能撫慰盛紘的內心,盛紘才一直留著處處討好自己的林噙霜享受溫柔蜜意。當貌若天仙的衛恕意出現之后,硬生生分走盛紘大半的寵愛,林噙霜感覺盛紘隱隱有讓其代替自己的意思,所以才破釜沉舟大干一場,一旦衛恕意生下兒子,她的處境將岌岌可危。

而在衛恕意難產去世之后,林噙霜也沒有毫發無傷,除了失去管家權外,她其實也失去了盛紘的心,本來盛紘是打算追究到底給衛恕意報仇的,可盛老太太覺得這個時候正是盛紘升職的關鍵期,不宜鬧出家宅不寧的事情,就把這事兒給壓了下來,給了林噙霜喘息的機會,拼命在盛紘面前裝可憐,盛紘才決定給林噙霜一次機會。

之后的十多年里,林噙霜除了與王氏纏斗,大部分時候也算安分,因此盛紘繼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直到林噙霜為了墨蘭的婚事,把長楓也牽扯進后宅斗爭中,犯了爺們兒飽讀詩書不該沾染內宅事務的忌諱,盛紘便毫不猶豫收回他送給林噙霜的田地鋪面,還倉促給墨蘭這個惹事兒精定下親事。

此時林噙霜肯收手還有生機,但她卻挑唆墨蘭去勾搭梁晗,還差點搭上全家名聲,當時盛老太太就問盛紘如何處置,盛紘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那jian人死有余辜,便是殺了她,也不過是償了衛氏的命!」于是林噙霜在被審出散播墨蘭與梁晗謠言的當天,就讓盛老太太送到自己名下莊子里,連再見盛紘一面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是翻臉了。

電視劇里的林噙霜死在平嶺莊就下線了,但是原著里的林噙霜命可長著呢,王氏動不了她就吩咐下人折磨她,吃食只給豬油拌飯,活動場地只在方寸之間,硬生生把好好一個風韻猶存的婦人養成一個五大三粗的婆娘,墨蘭再見林噙霜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但想到娘家無人為自己說話,還是去鬧長楓把生母接出來。

長楓也是傻乎乎地去找盛紘求情,盛紘因為王氏去了宥陽也有些心動,不料卻被從不插手宅斗的長柏給嚴辭打回,盛紘心知大道理說不過兒子趕緊逃離現場,留下長楓一個在原地聽訓: 「你也是做爹的人了,倘若將來有個侍妾,也仗著得你寵愛,庶子出息,照樣胡作非為一遍,反正只需幾年,又能殺回來,你當盛家的門楣經得起幾遍糟蹋?」

長柏這一通長篇大論,直接把長楓都訓傻了,抱著大哥的腿痛哭流涕,指天發誓自己絕不糊涂,一定以家門為重,連帶年幼的長棟也不得不一起表態發誓。而長柏自己為了避免步上盛紘的后塵,是完全把后宅交由不可能給丈夫納妾的海氏打理的,直到長柏去世,身邊也只有一個海氏容得下的通房羊毫,膝下四子皆為正妻所出。

不難看出,長柏其實早就對興風作浪的林噙霜深惡痛絕了,只是男子不宜插手后宅內務,所以不管幾個姐妹鬧成什麼樣他都沒有管過,長楓去幫林噙霜和墨蘭還被長柏訓了好幾次。多年之后,長柏的小兒子被王氏寵壞隔代遺傳上盛紘寵妾滅妻的傳統,就被長柏送去西北荒漠歷練,那得寵的妾室也無聲無息地消失了,讀者還是從旁人視角得知,原來長柏此生是最恨的,就是妾室僭越,膽敢插手子女婚嫁之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