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高傲的如蘭婚后受了委屈,為何會一反常態選擇低頭?

很多人看完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都認為如蘭和文炎敬在一起是嫁給了愛情,只有看過原著的人才知道,如蘭是看走了眼的。

雖然如蘭婚前就知道文家有個野蠻婆婆等著她,可當時的如蘭想的是文炎敬會護著自己。

誰知婚后文家婆婆每每找如蘭麻煩,文炎敬就借口工作躲去翰林院,實在躲不過去或者如蘭被氣回了娘家,他才會出面周旋一二,這一點相信大家在電視劇里應該也能看出一些來。

不過原著里的如蘭可不像電視劇上表現的那樣忍讓,她婚前就沒少故意教訓下人練手,把自己不好對付的名聲傳出去,為的就是讓未來婆婆知難而退。

不料文家婆婆是個不輸孫秀才母親的主兒,不僅變著法兒地欺負如蘭,還明目張膽要給文炎敬納妾,好幾次都把如蘭氣得回了娘家。

文炎敬表面上雖是哄著如蘭多一些,但時日一長,婆媳倆鬧的次數多了,他也有些埋怨藏在心里。

如蘭見狀不知怎的突然開了竅,想到從前林小娘向盛紘邀寵的方式,也照貓畫虎地學了起來,比如在雨中哭泣表白惹文炎敬心疼,或者是主動把自己的陪嫁抬為妾室,好歹把文炎敬拉到自己陣營。

這些舉動實在不像是如蘭的作風,明蘭聽后都驚訝了許久,是啊,高傲了十多年的如蘭在婚后受了委屈,為什麼不拿出從前與墨蘭硬剛的氣勢,反而是一反常態地選擇了低頭呢?

其實關于嫁給文炎敬這件事,如蘭婚前就隱隱有后悔的跡象,否則她不會對著高嫁的明蘭大發牢騷,也不會一改之前憧憬愛情的模樣,患得患失擔心文炎敬負了自己。

但事已至此無法回頭,婚嫁之事上連墨蘭都無法相較的她,只能在愛情方面贏過別人,原著里她早對明蘭說過: 「你們一個兩個都嫁了高門,只我一個低嫁了,怎麼也得過得好,不叫你們笑話了去!」

如果文炎敬這門婚事是盛紘的意思,如蘭將來過得不好還能怨父親,但這門親事是她要死要活求來的,以后要是真的越過越差,除了王氏估計沒幾個會真的心疼如蘭,所以如蘭絕不能輸,過得好就是她唯一能夠維持的臉面了。

再加上有王大娘子這個前車之鑒在,如蘭深知不能與丈夫離心的道理,比起被妾室越俎代庖的日子,如蘭更希望過上夫婦一心的生活。

既然文炎敬和盛紘一樣都喜歡嬌嬌弱弱的女子,那如蘭還是愿意低這個頭的。

可惜的是,如蘭委曲求全的法子也沒能奏效一輩子,番外里從華蘭口中多少能得出文炎敬中年納妾十分寵愛,雖然不至于到寵妾滅妻的地步,但也讓那個女子在后院有了與如蘭分庭抗禮的能力,活脫脫就是林小娘的翻版。

如蘭唯一比王大娘子強的,大概就是沒有與文炎敬生分吧,只是不知道當她看著與自己年少時兩情相許的文炎敬寵愛別的女人時,心里有幾分后悔當年無知的決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