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余嫣然:丈夫有腿疾,終身無法入仕,她為什麼這麼慘

余嫣然的不經事,在《知否》原著里,尤其讓人覺得恨鐵不成鋼。盛府設宴,余嫣然被幾個女孩子纏住,取笑她與寧遠侯府的顧廷燁說親。那時候的顧廷燁,性情「乖張」,行為「不堪」,是大家族眼里的反面教材。面對別人的取笑,余嫣然毫無還嘴之力,只躲在明蘭背后羞愧萬分,一句話都不敢說。最后,是明蘭這個比她小兩歲的閨蜜,為她解了圍。而這些女孩子里,沒有一個出身高過余嫣然。她們之所以打趣余嫣然,不過是因為余嫣然性子好欺負,再則是因為嫉妒。

雖說余嫣然的父親只是侍郎,但她的祖父是一代首輔,清譽滿天下,先帝曾親題「克勤慎勉」以為嘉獎。就是這樣的家世,余嫣然才有資格直接與侯爵府嫡次子談婚論嫁。當年華蘭以盛家嫡長女嫁個落魄伯爵府的二子,也是費了姥姥勁兒的。顧廷燁再怎麼不好,也是她們這些家世低的女孩子,難以高攀的夫婿。就是余老夫人的閨蜜盛老太太,一度想把余嫣然討來給長柏做媳婦,但余嫣然的那位侍郎爹認為,把女兒嫁給同品級的盛纮做兒媳婦,都有些浪費了。余嫣然的爹,對余嫣然的期待是高嫁,按家世來論,余嫣然也應該是高嫁。況且,余嫣然生得很不錯,高挑細腰、溫雅可人,典型的白富美、高門貴女,不高嫁的確是浪費了。

可惜余嫣然不止低嫁,還遠嫁了,丈夫還是有腿疾、終身無法入仕的老實男。這樣的歸宿,是余嫣然的幸還是不幸呢?

余嫣然雖出身高,卻軟弱無能、不經事,錯失高嫁是必然。余嫣然生下沒多久就沒了娘,父親續弦后,帶著后母和弟弟妹妹赴任,把她一個人扔給祖父母照管。雖然缺失了父母之愛,但幸而得祖父母百般垂憐、相護,從小到大,她沒經歷過風浪,日子也過得順順利利。但姑娘大了,終究要嫁人到別家去,祖父母不能養余嫣然一輩子,余嫣然要開始面對自己的人生,將來也要學會立起自己的家業,走上漫漫的人生長路。

然而從議親開始,余嫣然就開始不淡定了,一會兒怕這怕那,一會兒又自怨自艾。首先她覺得自己一沒娘,二沒兄弟姐妹,親爹有了后母就變成了后爹,只要能攀高枝對自己有利,就算把她嫁給一個爛人也無所謂。而那個后母,為了早日能促成此事,在還沒說定時,就不顧自己的名聲,鬧得人盡皆知。一想起兩人的狠心,余嫣然就說不下去了,只能傷心地哭起來。哭了一會兒,又覺得親爹總不至于,會坑了自己的閨女,自己終歸要嫁人,也沒必要讓祖父查來查去的,橫豎嫁過去便是。

余嫣然的親爹昏聵,但她的祖父不糊涂,他要自己去細細打聽再做考慮。余嫣然本性善良,不愿看到祖父母與親爹打擂台,便想委屈自己隨便嫁了,換得家人和諧。但她也不想想,女人這一輩子,大抵只能嫁一次,如果這次沒有嫁好,那便是一生的悲劇。只有在嫁人之前,多長個心眼,多打聽一些底細,才能更多地規避未來的風險。余嫣然此時該顧慮的,是自己的終身大事幸福與否,在大事面前,家人一時的和不和諧,是次要的問題。這個時候,不可以太過于賢惠善良,稀里糊涂就把自己給嫁了。如果運氣好嫁得如意了,將來準保有人搶著來仗她的勢,如果運氣不好受委屈了,是沒有人會給她撐腰出頭的。

祖父最終打聽調查來的情況很不樂觀,顧廷燁早就惹了一屁股的爛賬,京城里體面人家的女兒都不愿意把女兒嫁給他,所以只能把爪子伸出京城以外。這下余嫣然更慌亂了,每三五天要請明蘭過府一敘,聽她哭訴并安慰她。要沒有明蘭的打氣,真不知道她怎麼過下去。祖父和親爹再次打擂台,祖父要退婚,親爹死活不同意,還以子女婚事當聽從父母之命,讓祖父別多管閑事。祖父也夠狠,一紙沒有落款的休書寄給兒子,說兒媳忤逆不孝,要兒子簽字休了她。父子倆開火,祖母勸不過,祖父也氣病了。余嫣然又開始哭泣了,自己著實不孝,害得家宅不寧,索性嫁過去算了。

余嫣然的擔心真是多余,她祖父當首輔時,多少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怎麼會在小陰溝里翻船?祖父如此動氣,那她的親爹也不敢太忤逆了,有那封休書壓著,后母也不敢輕舉妄動,這婚事也就訂不下來了。再說一家人總歸血親,這時候鬧僵了也沒關系,不會永遠結成仇人。將來余嫣然好好嫁了人,過個十年八年的,日子過得紅火如意了,難道親爹還能不認女兒。余嫣然不愿意嫁給顧廷燁,是很明顯的。可對于這件事,她既沒想法也無主見,大事臨頭,她除了哭泣、束手無策外,便只能靠祖父替她維權,靠明蘭讓自己安心。 每當事情起變化、風頭轉向時,她頭一個就想繳械投降,她沒有主心骨,也不懂得洞察局勢,若沒有明蘭的貼心寬慰,她便始終處于焦慮彷徨狀態之中。

性子隨祖母,娘家不能依靠,余嫣然不適合高嫁。

說親的事情開始有了好轉,顧廷燁的誠心求娶,感動了余嫣然的祖父母。他們覺得,畢竟是貴胄子弟,如若本人肯悔改,也是一樁好婚事。但有些事情看著安全,其實是有風險的,余嫣然的說親,還是迎來了惡化。顧廷燁的外室朱曼娘,帶著一兒一女,跪在余府大門外,哭著求著要給余嫣然敬茶,要余嫣然可憐他們母子給個名分,不然就跪著不起來。余嫣然的祖父被氣得吐血昏過去,余嫣然的親爹又去了濟南,家里沒有了主事的人,余嫣然性子軟弱,就只能哭了。除了哭,當朱曼娘以死要挾時,余嫣然竟然說: 「妳先起來吧,我……不會讓妳死的……」

這句話還不如不說,說了還助長了朱曼娘的囂張。余嫣然靠不住,可家里還有一位家長呀!余嫣然的祖母余老夫人,怎麼說也是前一品官員的夫人,現五品官員的母親,怎麼說也要有些長輩的經驗吧!可惜不是,這時候的余老夫人進氣少、出氣多,見到明蘭時,還求明蘭這個小官家的庶女,去替自己的孫女撐腰。余嫣然的祖父嚴于律己,一輩子沒有納妾,他娶的是恩師的女兒,因為感恩,他一輩子對余老夫人情意不改。沒有了妻妾之爭,加上丈夫又果敢能干,余老夫人的一輩子,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也不需要耍心機手腕,妥妥活成了溫室里的花朵。

余嫣然在祖父母的呵護下長大,偏偏性子隨了祖母。祖孫倆遇到朱曼娘,沒見識過無賴的陣仗,抗擊打性全無,只能把自己都氣倒了。明蘭看不過這一家老弱被欺,出手擺平了朱曼娘。明蘭常年目睹王氏母女和林氏母女切磋爭斗,對于余家的這點小場面,是絲毫嚇不到她的。其實,明蘭的身世跟余嫣然差不多,都是母親早逝,余嫣然有祖父母護著,而明蘭只有祖母。雖說明蘭也有父親關懷,兄長看重,姐妹情深,但這些都是明蘭自己爭取來的。盛府內宅的彎彎繞,不比余府的簡單。

幼年的明蘭,父親只愛林氏的孩子,嫡母日日防著她,林氏母女不友好,長柏、華蘭和如蘭他們,也是明蘭憑自己的本事,籠絡住了他們的心,保持了還過得去的情誼。 再反觀余嫣然,她不能挽回父親的愛,也不能讓繼母手下留情,那些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也和她沒有姊妹親情。 遇到困境,明蘭會靠自己的本事去改變,就算無法完全改變,她也會把風險降低到最小。所以後來明蘭高嫁,之前不得力的娘家人,都成了她最大的支持者。 而余嫣然的困境,永遠只是困境,她從沒有想過去改變,在困境面前,她除了自怨自艾,就是擔驚受怕、束手無策。

所以,就算是她的祖父精明強干,為她保駕護航,那也只在祖父的有生之日。況且祖父已致仕多年,如果余嫣然高嫁,祖父已有心無力,其他人更不用說,她的將來,大抵是靠不上娘家的助力了。余嫣然的祖父病愈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為余嫣然訂了一門新親事,是他的舊年故交之家。這次祖父是鐵了心,直接要兒子送銀子過來辦嫁妝,否則開宗祠把兒子趕出去。之后,余嫣然遠嫁云南大理,夫婿為當地名門段氏,比她大了好多歲,且有腿疾,但據說人品極好。余嫣然原本可以高嫁,可她錯失高嫁的機會,固然是由于朱曼娘的攪局,更多的原因,還在于她的極度的軟弱和害怕,還有不能經事的性子。而且這樣的余嫣然,注定不適合高嫁。她沒有改變困境的見識,也沒有解決困境的能力。她連一個朱曼娘都無法解決,那些豪門內宅里的彎彎繞,也絕對應付不來。

就是盛老太膝下養大的華蘭,那麼的精明伶俐,還有娘家人的籌謀助力,她在那落魄的伯爵府,苦心經營了十年才能松口氣。 余嫣然幸好是低嫁段氏,如果她真高嫁入顧家,那顧家一大家子的「事精」,加上那擅唱「南曲」的婆婆,想想就覺得活不下去。余嫣然沒能嫁去顧家,後來是性格潑辣的余嫣紅嫁去了顧家,但她嫁入顧家僅一年,就因為自己的強勢和跋扈,失去了生命。盛老太太曾說,女子太銳利了容易自傷。她不希望明蘭太過銳利,但她也把明蘭教養得很能經事。命運的際會,最終讓明蘭成為了顧府的女主人。明蘭婚后麻煩不斷,她全都不緊不慢應付下來了,不僅沒有自傷,反而越過越好,讓別有用心的人,沾不到半點便宜。 余嫣然的婚后日子,過得還算不錯。而這樣的日子,也是靠了祖父得來的。她還是幸運的,出身高,又有祖父護佑。 雖然余嫣然浪費了出身,只怕她親爹心里會罵「敗家女」,但她最終還是靠運,撐起了命運。 但這樣的祖父不多,上天不會給那些軟弱的女孩子,人手配備一個,大多數人的人生,需要靠自己去掌控,所以不管是養女兒的父母,還是身為女孩的自己,都要意識到軟弱的危害性。

女孩子,能經事才好!大事來臨,驚慌失措,人生道路,何其漫漫,以后的事,還多著呢 躲是躲不掉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