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缺失父母愛,不懂夫妻情,至尊至孤獨,始終一個人

弘歷十五歲那年,養到了甘露寺祈福三年歸來的熹妃膝下,之前,他都被養在圓明園,皇阿瑪不喜歡他。

弘歷從來沒有見過生母李金桂,出生的時候她就難產而死。

李金桂是熱河行宮一名粗陋宮女,皇阿瑪還是皇子的時候,酒后亂性,未曾想一幸成孕,這才有了弘歷。為著這荒唐行徑,皇阿瑪受過皇祖父訓斥,也遭受幾位政敵兄弟的嘲笑,因此皇阿瑪從來就不喜歡他,一直把他丟在圓明園。

母亡父不管,宮人們自然怠慢,直到那一晚,他在書房讀書,乳母送來一碗被人做過手腳的綠豆湯……看著乳母七竅流血倒在地上,他嚇壞了。

成為熹妃的兒子后,弘歷有了一段安穩歡喜的歲月。

每天下學,他就愛匆匆到永壽宮,熹妃總會為他備好點心,邊叮囑他慢些兒吃,邊問他今日學的功課。在他胃口不好時,最喜歡永壽宮的白粥小菜,熹妃就每天早起給他備著,還總換著醬菜的花樣,怕他吃絮了。

宮里的孩子,從來都是子憑母貴,雖然熹妃只是名義上的生母,但因著這一層關系,弘歷經常能見到皇阿瑪了。

后來熹妃產下一雙龍鳳胎,皇阿瑪很高興,晉熹妃為熹貴妃。有了親生兒子的熹貴妃,待他一如既往地關愛,那些時候,他多麼希望又得寵又尊貴的熹貴妃就是自己的親額娘。

弘歷那麼用功讀書,終于一點一點入了皇阿瑪的眼,皇阿瑪封他為寶親王,他歡歡喜喜跑去永壽宮告訴熹貴妃,卻又小心翼翼加上一句——六弟還沒有封親王……沒想到熹貴妃一句話就安了他的心——額娘希望,弘曕的親王之位,能由你來冊封。

母子間說開了這一層心思,從此攻防攜手,進退同步,將景仁宮皇后和她的養子三阿哥弘時打得節節敗退,一被囚禁,一被出嗣。

二十五歲的弘歷,終于登上帝位,他的養母身披榮光尊為太后,他的生母受「恩賜」得以太嬪之名葬入先帝妃陵。

弘歷愿以天下之富奉養太后,平日里也算母慈子孝,可翻起和睦的表層,太后干涉前朝,掣肘后宮,一再往他身邊安插旗子,凡事總先想著自己兩位公主,尤其和親蒙古和端淑二嫁兩樁事,弘歷終究心灰,缺了那一點骨肉血親的聯系,到底什麼也不是,親額娘云云,不過是自己一番癡心了。

這樣的太后,弘歷雖然敬而遠之,卻并不懼威勢,因為一個沒有軟肋的人,才能真正強大,而兩位長公主,正是太后最大的軟肋。

生母來不及愛他、生父只看得到他「可繼江山」,而與養母的感情最為復雜,她待他,不可謂不真心,他待她,亦不缺孺慕,可是這深宮里,相互扶持又相互算計的,也免不了她和他。

在母親懷里扭股糖兒似的撒嬌,由父親盯著讀書騎射,這般尋常人家的凡俗溫暖,弘歷從來都沒有,孤寒的少年時光,孤絕的巔峰至尊,從來只有他一個人。

弘歷和富察家的姑娘的親事,是先帝賜婚,當時的熹貴妃和弘歷都極其滿意這樁婚事。

劇版《如懿傳》有一場弘歷贈如意選福晉的戲,這個是電視劇的改編,《如懿傳》原著續的是劇版《甄嬛傳》,所以瑯嬅是雍老爹親選的四兒媳婦,并不是撿了青櫻的漏。

紅燭搖曳成雙的那刻,弘歷也曾真心期盼過,可以得到一位賢惠溫柔的名門閨秀,相伴一生為妻。瑯嬅雖然是皇阿瑪賜婚,卻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他掀起金線綾羅紅蓋的那一眼相遇,瑯嬅曾真心而期待地說過——妾身愿以富察氏的百年榮光,相隨夫君左右,為夫君生兒育女,為賢良妻室。

那一刻,他們都曾真心地期盼,未來的日子可以風光明媚,永無險途。

瑯嬅自閨中起就被教養要如何做一個正妻,相夫教子,主持家事。她自從知道能夠嫁與四皇子,每一日歡歡喜喜,滿懷期盼。

可直到嫁入王府那一天起,她才知道自己的日子并不好過。弘歷有那麼多的寵妾,除了族姐諸瑛,高晞月嬌柔,朝堂上有她阿瑪輔佐弘歷,烏拉那拉青櫻出身高貴性子驕傲,兩位姑母都是皇后。這兩個妾室專寵,瑯嬅身為嫡福晉也不得不敬著她們幾分。還有后來的金玉妍嫵媚,蘇綠筠純稚,瑯嬅從未真正擁有過一個完整的夫君,但個中委屈,弘歷何曾在意過?他眼里的妻妾爭寵,不過是區區小事,而在瑯嬅心里,卻是攸關榮辱的莫大之事。

弘歷看重瑯嬅的門第血統,也滿意瑯嬅的恭順溫和,所以即便瑯嬅不是他最偏愛的女子,一旦登基,他毫不猶豫冊封瑯嬅為后,在他心里,唯有富察瑯嬅才當得起皇后之位。

可是弘歷只懂得當皇帝,不懂得如何做一個好夫君。師傅教他讀書,皇阿瑪指點他治國,太后教會他的是權謀,沒有人教過他,如何去尊重愛惜自己的妻子。

弘歷和瑯嬅的最后一面甚是慘烈,橫遭污水的瑯嬅以富察氏全族百年的榮耀和福祉發誓,她不曾害過富察諸瑛,不曾害過玫嬪和怡嬪的孩子,冷宮失火和如懿中砒霜之毒,更是與她無關。

這樣端正持重的女子,垂死之際,竟會如此凄厲哀戚。可是她的夫君不肯信她,看死了她是個毒婦。卻在她悲憤咽氣之后,忽然悔悟,自此念念不忘,緬懷了大半生。

弘歷實在不是一個合格的夫君,他從未想過,如瑯嬅一般的名門之女,也會如那些出身寒微的妾室一般,婉轉渴盼他的溫柔。

可是哪有一個妻子不希望得到夫君的溫柔關愛?

瑯嬅和弘歷失去過三個共同的孩子。長女,次子,第七子,唯余下一個璟瑟,也遠嫁蒙古,不得承歡膝下。

但這對結發夫妻并不知道,害死他們嫡子永璉的是如懿、海蘭和蘇綠筠,害死嫡子永琮的是白蕊姬、茉心、金玉妍,而將璟瑟排擠嫁去蒙古的最大「功臣」,也是如懿。

瑯嬅死后,弘歷不顧太后反對,立了如懿為繼后,這是瑯嬅活著時候最忌憚的妾室。

其實當初,青櫻是三阿哥弘時不要的人,景仁宮皇后向先帝請求,將青櫻賜給弘歷,只求側福晉之位。當時弘歷很不樂意,三哥不要的人,憑什麼推給他?

熹貴妃勸他——你娶回來好吃好喝待著就是了,又沒人逼你和她舉案齊眉……還不知道誰給誰添堵呢……

弘歷因生母卑微,自小不得皇阿瑪重視,看了多少眉高眼低,年紀輕輕磨煉得謹小慎微。青櫻入府后,她的嬌縱恣意反而對他別具吸引力。再往后,景仁宮皇后在宮中一步步失勢,青櫻在王府也漸漸學會克制忍讓,弘歷倒起了同病相憐之意,這一對原本彼此無意的少年男女,纏纏綿綿滋生出一段花雨鮮秾。

可惜啊,他牽引她走到萬人之上,予她一身榮光,他們卻都活成了彼此討厭的模樣。

她絕望自盡之時,舉刀向胸,在痛楚的蔓延滋生里,忽然憶起一點從前——晴朗日光,綠蔭翠濃,桐花絳紫雪白,散落清甜滋味。弘歷于花葉下,容顏清雋笑容明曜,等著她緩緩走近。她已經不記得,那是真切的往事,還是縹緲的虛幻?

他聽到進忠來報翊坤宮娘娘自裁,心頭掠過一陣深邃的痛楚——她死了?她真的死了?就這樣,走在他的前頭,沒有半分留戀?

活著相看兩生厭,死亡將她帶回少年郎的時光,也讓他可以忽略深宮中步步算計的宮妃如懿,而一心一意懷念歲月最初那個單純美好的青櫻妹妹。

弘歷青櫻的時光,是他一生中最簡單的甜蜜,從前沒有,以后也不會再有。

至尊至貴至孤獨,始終一個人,只能一個人。


用戶評論